影视寒冬 投资方上演“敦刻尔克大撤退”

演员无戏可拍

打开抖音,经常能看到一些外形不错、吐字清楚的主播,他们通常会讲讲在普通人心中颇具神秘感的我国最大的影视实景拍摄基地横店,拍的小段子也会收到很多点赞。

这些人是长年驻扎在横店的群众演员,演护卫的站一小时10元钱;演鬼子的一天要死十几回;演古装剧的直接带着上一部剧的妆发奔向下一个剧组……做群众演员虽然收入微薄,但却总能给他们心中的演员梦提供支撑。

从今年开始,这些群众演员的主战场却变成了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因为横店开机机组寥寥无几。“如果勤快点,一天拍上10来个小段子,一个月收入能有一万元,比做群众演员赚得多。”一位群众演员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个冬天,不仅让群众演员感到深深的凉意,就连明星们也无法报团取暖。

日前,演员迪丽热巴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说自己已经七八个月没有拍戏了,公开喊话导演,自己有时间;在今年IRST青年电影展上,演员海清直言自己“没有戏拍”;此前,姚晨在《星空演讲》上说自己在最成熟的状态下,事业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霍建华、明道等明星也都曾表示“今年空窗期很久了”。

2019年似乎进入了娱乐圈影视寒冬期,很多曾经大红大紫的艺人作品播出几乎为零,更多从镜头前见到他们的机会反而是在综艺节目中,整个2019年65%的演员无影视剧播出。

聚光灯外,演员们只能自己给自己打气,咬牙坚持下去。

投资方不再撒钱

今年是陆帅(化名)从事影视剧拍摄的第九年,“仿佛回到了刚开始的那一两年,没有活干。”

2017年,一部由潘粤明主演的网剧大火,作为该剧组重要的工作人员,陆帅迎来了自己的事业巅峰期,“感觉这么多年没白坚持,我在北京工作,晚上要回到廊坊,说实话,这些年挺苦的。”陆帅对新金融记者表示,但从此,陆帅在业界打开了知名度,“从前演员招不上来,我自己也要去演一个小角色,有名气了之后我只要一在朋友圈发招演员的消息,立刻‘手慢无’。”

陆帅表示,整个剧组,上到导演,下到群众演员,一大群人每时每刻都需要花销,“钱只能从投资方来,一个剧本写得再好,如果没有人投资,那它永远也出不来。”

“明显感觉到,今年投资方不再撒钱了。”陆帅说道,“因为风险太大。”

陆帅所说的“风险”,指的是政策风暴——今年前三季度,由于备案审核困难,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同比减少27%,以往电视剧“注水”的情况,受到严厉控制,剧集数量下降了30%。受到“限古令”的影响,古装剧只占到一成左右,下降最为明显。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早在2018年1月,被称为影视行业四大税收“洼地”之一的霍尔果斯,开始暂停增值税返还和个人所得税优惠两项地方性政策。4月,霍尔果斯再次要求企业注册“一址一照”,即要有实体注册地址和办公场地。同时,霍尔果斯当地税务部门开始对发票进行限制,一下子戳中影视公司回款周期较长的痛穴。于是从6月开始,霍尔果斯出现影视公司“注销潮”。

与此同时,浙江东阳、江苏无锡、上海松江区的税收政策出现调整。直接导致的后果是,注册在四大税收优惠地影视公司的税收支出大幅提高。这也直接导致很多影视公司在2018年下半年后减少项目投资,开始准备过冬。

在监管趋严的态势下,今年已有多部电影改名、提档甚至撤档。资本市场对影视行业的态度也已发生大转变,上千家影视公司倒闭,几家头部影视公司的市值平均萎缩70%以上,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

业界格局生变

把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11年,彼时,对标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中国民营电影公司“五大”概念被首次提出。这五家民营电影公司分别是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光线、博纳、星美与小马奔腾。

数年之后,华谊、光线、博纳继续保持民营电影公司头部地位,而小马奔腾随着创始人李明的离世开始衰弱,星美旗下的嘉映专注文艺片逐渐掉队。新加入竞争的是拥有强大发行和院线的万达影视,以及背靠乐视网(300104,股吧)的乐视影业。

至此,华谊兄弟、光线、博纳、万达、乐视成为大众熟知的五大民营电影公司。原中国电影(600977,股吧)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厂等8家单位组成的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则成为国资电影势力代表。

2015年,五大民营电影公司最辉煌的时刻。当时中国电影总票房440.69亿元,国产电影票房271.36亿元。国产电影票房前十部电影中,五大民营电影公司占有八部。水涨船高的票房业绩,刺激着各大上市影视公司股价。在资本市场的大力追捧下,华谊兄弟的市值一度接近800亿元。

不过,时间仅隔一年,中国电影市场便出现风云突变。

2016年中国电影总票房457.11亿元,只比2015年同期增长3.73%,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和观影人次增速首次出现下降。紧接着,从2018年开始,小荧屏又开始“剧荒”。

影视行业的座次有旧人下降,就有新人上升。

从2014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巨头开始入局影视行业。

在互联网影企中,腾讯影业重视内容,而阿里影业则更加注重基础设施搭建。过去3年多来,腾讯影业先后与漫威、华纳、派拉蒙等好莱坞大厂联合出品影片。今年3月,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的重要出品方之一也有阿里影业,这是国内传统电影公司还没有做到的。

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巨头已成为影视行业不可或缺的部分。BAT背后掌握的腾讯视频、爱奇艺和优酷掌握了互联网播放渠道,猫眼和淘票票成为电影市场最重要的网络分销渠道。相关数据统计,电影院卖的票90%是从互联网上买的。随着互联网影企开始深度参与电影项目投资、出品及发行,开始逐步具有了独立制作影视作品的能力。

寒冬还未结束,未来影视业是经过洗礼后自行优胜劣汰,还是沦为BAT的“打工仔”,抑或等待官方出面整合,每一种都有可能。

来源:新金融观察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