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文摘:当代文学病得不轻

当代文学病得不轻

有几个20世纪80年代的数据:《人民文学》发行120万以上,《上海文学》发行50万以上,《湖南文学》发行30万以上……当时没有因特网,几乎没有电视,所以文学家都有天王、天后级的声誉,走到哪里都可能遇到“粉丝”在尖叫。这种情况至今让很多作家怀念。但现在去问这些杂志的编辑们,问问杂志的发行量多少,他们大概都会守口如瓶,就像大姑娘的年龄不能问。以前一本《青春之歌》或《铁道游击队》,可以诱使孩子们逃学和旷课。有时得一个晚上读一本,第二天就急着把书流转给别人。当时读小说就是人们最大的娱乐呵。但时至今日,文学的娱乐功能已大量地转交给电子产品了。报纸上“娱乐”、“娱乐版”、“娱乐圈”这些词基本上与文学没有关系了。

再看几个数据:中国现在拥有电视机是5亿多台,以三口之家算的话,平均每一家都有一台电视机。网络游戏用户是2500多个,而且这个数字在继续高速增长。这意味着什么呢?5亿多台电视机:如果一个电视片的收视率是10%,那就意味着全国有近5000万人在收看;如果每台电视机前有两个观众,那么就有近1亿人在同时接受这个作品。游戏用户是2500万个:如果一个游戏软件有10%的在线使用率,那就有近250万个用户在使用它。可以比较的是,作家余华前不久的小说新作发行,放了一个卫星,也就是40万,相对于电视和电子游戏的市场占有量来说,也许连个零头都不到,但已被我们的出版界视为奇迹。几年前,我在海口看到一个聚集着农民工的录像厅。我很好奇,看这些民工在看什么,就走了进去。这时一个武打片放完了,店主拿出王朔的片子来放,但农民工一齐起哄,说我们不要看这个什么王朔,我们要看艳情猛片!王朔是谁?20世纪90年代的大玩家,流行通俗文学的代表,曾经被很多严肃文化人大摇其头。也就是几年、十几年的光景吧,连王朔都被很多人看作大闷片,在录像厅里被人起哄,不大能满足观众的娱乐需求了。苏童也曾是20世纪90年代阅读的一大热点,《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等红遍中国光照世界。但他最近对记者说得有点悲壮,说哪怕是只剩下几千个读者,我也得坚持自己的写作追求。批评家李陀在海南见到苏童,说你别得意,你的读者也在减少,你知不知道?苏童说:咋不知道呢?不是一般地减少,是一个零一个零地减少。

更不用去说那些诗人。他们发表的机会越来越少,因此活得有点像地下黑.社.会.团.伙,偷偷摸摸,暗中串联,相濡以沫。我说这些,不是说这些作家和诗人“黄花菜凉了”,其实他们可能写得比以前更成熟了,但时过境迁,文化生态在剧烈变化,娱乐功能从文学里流失和转移出去,带走了大批受众——这大概是不争的事实。

——以上文字节选自韩少功:《当代文学病得不轻》一文

版权属原作者所有,仅用于学习交流!

来源:三江潮杂志社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