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long:现实主义网文注定不会那么“爽”

近年来,现实主义题材网络文学备受关注。其中一部直面国企改革主题的小说《复兴之路》风头正盛:先是于2016年获得首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特等奖,此后入选“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上海图书馆“中国网络文学专藏库”等,成为当代现实主义题材网络文学的代表之作。

《复兴之路》的作者是“60后”网络作家、国企员工Wanglong。已过知命之年的他几乎每天都是两点一线,一年四季鲜有变化: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坐到办公室、晚上最少有两小时用来读书或写作。除了新闻、音乐、中文国际等几个频道,就没有别的喜欢的电视节目。不喜交际,即使是工作中必要的应酬也是能推就推。

“比起广大网络作家,我绝对是 ‘非主流’了。因为像我这个年纪的写网文的实在是太少了。”近日, Wanglong就自己的创作故事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

1d97c738ca1615adee01396943490a58

“60后”网络作家、国企员工Wanglong

一直想写一部大时代背景的书

“其实,我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

Wanglong是家中长子,下面还有弟妹。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和恢复高考,他很可能会扛起锄头去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毕业后,他分配国企,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如果非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从小喜欢文学。记得少年时拿到什么书都欢喜异常,因为书实在太少了。最早读的是小人书,是祖父用捡破烂挣的钱给我买的,算是读书之始。祖父念过几年私塾,毛笔字写得极好,对我要买小人书的要求,从来不拒绝。陆陆续续买了上百本,给我的童年带来无穷的快乐。”

虽然是工科生出身,但Wanglong无意透露了相当大的阅读量:他能背《三言》中许多“打油诗”,对《红楼梦》中的建筑、服饰、饮食、宗法、诗词如数家珍;他因为喜欢《资治通鉴》拓展阅读了《通鉴纪事本末》和《续资治通鉴》,还读过《曹操传》《唐太宗传》《朱元璋传》《明成祖传》《曾国藩》《拿破仑传》;他既看过《青春之歌》《红岩》《铁道游击队》《战斗的青春》,也看过《战争与和平》《复活》《静静的顿河》《卡拉马佐夫兄弟》;他喜欢王朔和余华,欧美作家中则最喜欢海明威,尤其是其简洁如照相机般的文风。

2006年网文之风已兴起,Wanglong彼时正担任分党委书记,工作相对清闲。他在起点中文网上看了几部小说,自己也试着在铁血军事网上写了一本架空军事类的《英雄记》,不想书很容易就通过了审查,顺利上架,顺利完本,反响还不错。2009年后,备受鼓励的他在起点陆续开始了第二部小说《荣飞的梦幻人生》、第三部小说《蒙山军》。“第四部就是《复兴之路》,这本书给我带来了很大荣誉,但当时真的没想到会获奖。”

“可能受了苏联作家西蒙诺夫的影响,我一直想写一部大时代背景的书。西蒙诺夫写过一部以苏德战争为背景的三部曲,《生者与死者》《军人不是天生的》和《最后一个夏天》。这套书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出版的,书中用几个互有关联的虚构人物将那段血火历史写了出来,非常动人,非常传神。前方与后方,统帅与士兵,生者与死者,勇敢者和怯懦者……我看过不少军文,感觉超过这部书的没有。”Wanglong感慨,我们有过无数的大时代,但没有太出色的反映大时代的作品。“那需要深厚的历史认知和卓越的文学才能,我想过创作该类作品,但目前还做不到。”

在国企干了三十多年,素材太多了

《复兴之路》讲述的是大型国企红星集团在重重困顿中改革、复兴的故事。写这部小说时Wanglong正逢企业班子调整,以国企为背景写一部书的念头就这样自然而然冒出来了。

“连大纲都没有,我就动笔了。因为自己在国企干了三十多年,素材太多了。

58ddf35fc65a1dc518446da1efe2f3c8

《复兴之路》于2016年获得首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特等奖,此后入选“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优秀作品”、上海图书馆“中国网络文学专藏库”等

Wanglong坦言,写书时他抱定的念头就是写实,除了人名、地名、企业名、产品名、发展数据是虚构的,其他大部分情节都是真实的。“那些场景几乎都印在我的脑子里,花样繁多的会议、清退临时工、应对上访、修订制度流程、推行精益管理、压缩管理费用、杜绝大吃大喝……当然,行文时增添了一些理想化的因素,比如反腐的内容。”

在他看来,“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这十六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很多大型国企就是一个完整的社会,承担了比民企重得多的社会职责。以我供职的单位讲,员工曾戏称公司除了没有火葬场什么都有。像职工大学、职工中专、技校、子弟学校、职工医院、托儿所、物业公司,统统都有。这些年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子弟学校移交给当地政府了,近期将 ‘三供一业’(家属区供电、供暖、供水及物业管理)也移交了,使得企业大幅度减轻了负担,降低了管理成本。”

“这些都是好的方面,受到了员工的欢迎和支持。但国企和民企最大的不同就是国企肩负着更多的社会责任,不会也不能像民企一样只顾利益。比如近期办的 ‘三供一业’移交,当地政府的领导就不止一次说过,还是国企好,有大局观。什么是大局观?我认为就是社会责任。”

Wanglong认为,国企盈利,受益的是全民,不独企业的经营者和员工。“国企,特别是央企,目前还必须承担更多的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国企现在是,将来也是国民经济的中流砥柱,是民企无法替代的。”

“国企改革的另一个目标是摆脱人治走向法治。国企已经建立了无数的制度来约束一把手的权力,目的正在于此。但我认为,就目前而言,国企的主要领导仍是决定企业兴衰的关键人物。如果企业有一个奉公守法且经营艺术高超的一把手,企业走向兴旺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没有这样的领导,那就糟了。”Wanglong直言,《复兴之路》其实就是讲了这么个“老套”的故事,主人公上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其实没有做什么轰轰烈烈的事,他不过是履行了自己的基本职能,不过是做到了先公后私、遵章守纪,企业的正向变化就出现了。

写长篇,必须拥有生活的积累和沉淀

尽管小说写起来无比顺畅,但《复兴之路》的编辑曾直言题材偏小众,尤其主要角色都是中年人,难以让大多网文读者产生代入感。

“我说没办法,题材本身决定了主人公不能是刚走上社会的青年,必须是有一定阅历的中年。因为想改变一个国企,必须从高层改变,底层是无法做出有效变革的。”Wanglong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本书没有任何天马行空的玄幻,即使如书中主人公陶唐手握大权,也不能为所欲为,必须按照国企的规则办事,该上会的必须上会,该集体决策的必须集体决策,跟民企是不一样的。”

“当然,责编的判断也很敏锐,《复兴之路》确实是完本的四本网文中 ‘粉丝基础’最差的。”

Wanglong笑言,现实主义题材作品目前在网文圈仍不属主流。“阅读网文的大多是青少年,他们更喜欢爽文,大概从中可以获得更多的愉悦吧。但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注定不会那么 ‘爽’,必须脚踏实地,否则就不是现实主义了。生活就是这样,总是有更多的无奈,更多的责任和痛苦,就像古人所说的——不如意者十八九。”

但Wanglong也看到,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正越来越受到网文界的关注。“或许阅文举办现实主义征文大赛就是一个明显的开始吧,之前我没有注意到有类似的奖项推出。”他说,“我个人没有系统学习过文学理论,最多算一个文学爱好者。在创作《复兴之路》时,也没有给自己的书贴上现实主义的标签。但我承认,几乎所有的名著——我对名著的理解是那些能够经受时间检验而存活下来还被读者记着并反复阅读的书籍,都是现实主义的。作者取材于现实,歌颂或者鞭挞现实,从而给读者以启迪甚至震动。就文学的社会意义,来源于现实生活的现实主义作品肯定比武侠、玄幻之类的作品有更强的社会意义。”

无论是哪一种类型的小说,Wanglong都认为最重要的元素就是故事。“用故事展现人物的命运,其他如文字、情节、细节一类的东西都是为故事服务的。讲故事是作者的能力,区分作者的优劣主要在于故事讲的好不好,能不能打动人,不在于辞藻的华丽与否。”

除了故事,他认为细节是第二重要的。“我对好小说的评判标准之一就是拥有大量的细节,从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写出令读者感叹的细节需要生活的沉淀,关在书房里是想不出细节的。即使写出来也经不起检验。所以我不认为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可以写出一部名著来。写诗歌或者散文可以,拥有天才就行。但写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必须拥有生活的积累和沉淀。”

来源:澎湃新闻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