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现代地质学家,带队进山科考时遇到泥石流,穿到古代变成了偏远小山村的农家贫女,爹娘早逝,家徒四壁,还带着一个哑巴妹妹在刻薄亲戚的围绕下讨生活。但女主毫不气馁,在逆境中勇往直前,绝对不惯着那些极品亲戚,该出手时就出手,一路打脸下来爽点连连。而后女主更是不囿于农家那一片小小天地,凭借自己的现代智慧做营销,开铺子,用地质学知识发现了一片无人踏足的商机,最后将生意做到了京城,也发现了自己跟妹妹的真正身世……
 
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作品简介
作品类型:古言种田文
作品标签:种田、宅斗、女强、经商、追妻火葬场
作者笔名:西兰花花
作品字数:100万(预计200万字完结)
作品状态:连载中
作者简介
西兰花花,四月天女频畅销作家,2013年开始创作,代表作《田园小王妃》,《田园小针女》,《农门小王妃》等。《田园小王妃》自发书开始,霸占各大榜单前十,女频新书榜第一,女频畅销榜第一,各项数据久居排行榜前列。在各大渠道也是十分畅销,一书封神,深受广大读者喜爱。
新书《农门小王妃》一经发书,反响便十分热烈,成绩喜人。新书畅销榜前三名,点击榜前十名。作者始终保持初心,愿与读者共赴一场书中的故事盛宴,不负人生大好时光。
《农门小王妃》的题材优势在于目前娱乐大环境下,比较推崇体现独立自主新女性奋斗不息独立自强的题材。本文虽说是以古代为背景,但同样也是以一名独立自主敢爱敢恨的新女性在艰难困苦环境下的成长为切入点,不仅仅是成长,其间的亲情,友情,爱情,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善意相待,都会引起人心底最为柔软的共鸣。相信能得到不仅仅是女性受众的喜爱。
作品卖点
合理性和创新性   
本文写了一名地质学家,因为遭遇泥石流重生到了古代,前期经商积攒财富,后期以地质学家的知识勘探矿产做首饰买卖为卖点,体现了女性的独立自强,艰苦奋斗。
代入感和话题度   
女主敢爱敢恨,嫉恶如仇,又冷静克制。文章以一系列包括家暴赌博拐卖人口等社会痛点话题为切入点,既能引起众人对女主的共鸣,又能很好的切合社会痛点。
全民情绪与普世价值   
文章宣扬了一种惩恶扬善的真善美,每个小人物都有自己的善与恶,美与丑。作品中处处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贯穿全文。
人物简介
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阮明姿   
本书女主,生得一副绝世容颜,性格冷静自持,善良又很坚持自己的原则,有恩必报有仇必还。前世是孤儿院出身的地质学家,穿越到古代后利用现代知识开起了店铺,并利用前世的地质知识,开采锆石矿,利用锆石做成了古代第一首饰品牌,富甲天下,人称“阮半城”。后来又阴错阳差的发现,她的身世,另有秘密……
 
桓白瑜(阿礁)   
本书男主,皇帝的弟弟,丰亲王。样貌冷隽,性子淡漠不爱说话。遇险失忆后被女主所救,在失忆期间与女主发展了一段谁也没点破的感情。但恢复记忆后又忘了失忆期间的那段记忆,在女主前往京城后,从而跟女主展开了一段有虐有甜的爱情。
 
阮明妍   
女主妹妹,小时候受惊发烧,高烧过后导致丧失了语言功能。性格羞涩腼腆,聪慧又乖巧,极为依赖姐姐阮明姿。
 
燕子岳   
宜锦县富商燕家的大公子,性子温润,洞晓世事。与女主相识于微末,但因为知道女主是个克己守礼的人,若是迈出了那一步,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他选择了默默守护女主。
 
舒雅婵   
京城平阳侯府的嫡小姐,看上去一举一动无不是礼仪典范,端庄淑雅,实则是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起初因为跟女主撞衫,便记恨上了女主。尤其是当女主的真实身份掀开之后,她便天然的矮上了女主一头,更是记恨在心。
 
故事梗概
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女主在现代是一名地质学家,带队在深山考察时遭遇泥石流,睁眼后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古代,成了一名身世凄苦的十一岁农家少女,正在被亲奶奶赵婆子赶出家门。女主化解困厄,并反向敲了赵婆子银钱,作为带着哑巴妹妹独立生活的启动基金。
 
女主发现村中孩童正欺负妹妹,设计让他们吃了亏,还重新修了她家的篱笆。
 
女主通过村子里的木匠,打造出了新时代的弩弓,并以此为武器,开始进行狩猎,进行了原始资本的积累。
 
见女主日子越过越好,女主的两个堂妹跟奶奶屡次来找麻烦,被女主直接以武力镇压了,且没有落人话柄,日子越过越顺心。
 
女主历经了一些生活琐事后,自己按照现代流传下来的法子,垒了个面包窑,开始售卖古人从未吃过的烤面包。她又利用漫山遍野没人要的野果,做出了果酱,作为烤面包的内馅。这烤面包大获成功,风味深得县城里的人们喜欢。女主有了一笔资金积累,开了铺子带领村子里的乡亲们奔向致富路。
 
铺子是女主用现代理念经营,主打精品路线,又有手办等诸多周边加持,一经开业便十分火爆。女主迈出了自己商业帝国的第一步。
 
时间一晃两年过去,在这两年中,女主的奇趣堂蒸蒸日上,稳居宜锦县第一。
 
女主追逐猎物的时候,在后山一处浅滩上碰到了受伤昏迷的男主。因为女主生怕男主是有家室的,一直按捺着自己心中的感情。男主是有情而不自知,两人相处中诸多甜蜜与酸楚。
 
女主跟男主的感情在一件件小事中不断升温,最后女主决定带男主去庐阳道做生意。在去庐阳道的路上,碰到了程家嚣张跋扈的千金对男主一见钟情,非要搞到手,女主自是不肯,因此产生了不少纠葛。
 
在庐阳道,女主先后经历了种种生死劫难,最后在回县城的时候,被丧心病狂的权贵派了豢养的死士截杀。为了救女主,被滚落的巨石砸中,伤到了脑袋,醒来后男主恢复了记忆,却忘了失忆那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第二日便悄然遁走。
 
女主决定忘记男主迎接新生活。机缘巧合下,女主通过自己的地质学知识,看到了新的商机,决定远走琼崖,开展新的生意。
 
时间一晃而过,女主成立了一个专攻各类精巧首饰的遗珠阁,用她新开采的锆石,以及一些伴生矿石来主推她设计的首饰。
 
遗珠阁一经推出,便因为设计款式的新颖,以及锆石独有的光芒而迅速走红。
 
女主奶奶家眼红,便非要借着女主长辈的身份,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把女主嫁给女主奶奶家一个空有一张好脸的混混侄子,甚至还下了药。女主设计将那混混同另外一个混混两个男人凑做了一堆。女主奶奶被气得中风后遗症越发严重。
 
为了拓展生意,女主只身去了京城,打算生意稳固一些的时候再接妹妹上京。
 
在权贵遍地走,名门多如狗的京城中,女主一个商人备受歧视,但因着女主的聪明智慧,以及遗珠阁首饰上好的质量,逐渐在京城中站稳了脚跟。
  
与此同时,女主真正的身世也慢慢揭开了一角。
  
女主真正的奶奶跟爷爷对失而复得的嫡孙女疼宠备至,慢慢也拉开了当年那场意外的真正底细。
 
在这过程中,男主女主在接二连三的误会中重新发展出了感情,男主同时也慢慢记起了先前他失忆时发生的一切。
 
随着皇家的诸多纠葛慢慢揭开,女主发现看上去和睦一片的皇家也并没有表面的那般祥和,内里暗流涌动着什么……
 
开篇试读
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第1章
 
  乌黑的天空低坠坠的,仿佛要压垮人的脊梁。风似刀子般的往人脸上剐,直吹得人睁不开眼。
  坑坑洼洼的地上正平躺着一个紧紧闭着眼的少女,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连那干裂的唇,也没有半点血色。
  少女身上还趴着一个更为瘦小的小女孩,正在那无声的哭着。
  突然,地上昏迷的少女动了一下,但她却无法睁开眼,也无法动弹。
  她明明正带领地质队在深山考察,突然遭遇了泥石流,怎么醒来却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
  周边这些叽叽哇哇的人又是谁。她沉了沉心,一边听着周遭的动静,一边消化着脑子里突然出现的一段莫名其妙不属于她的记忆。
  “真真是丧尽天良啊!老婆子我善心,把这一对克死了爹娘的天煞孤星接回家好吃好喝的养着,结果呢!这小鳖崽子竟然害得我大孙子从山上滚了下来!”一个吊梢三白眼的婆子满脸凶戾,指着地上生死不知的少女怒吼着,“我们阮家不养这种杀千刀的白眼狼!老三,把她俩给我扔出去!”
  阮家老三应了一声,先是提小鸡崽似的把少女身上趴着的女娃娃给拽着胳膊拎了起来,女娃娃吓得满脸是泪,张嘴哭着,除了“啊啊”的气音,却没有半点声音,竟是个哑巴。
  阮家老三又去拖躺在地上破了头的那个少女。
  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忙劝道:“……金财家的,这俩好歹也是你孙女。姿丫头也摔得重,头都破了,流了忒多血。实在不想养了,也等她伤好了再说吧?”
  赵婆子重重的冷哼一声,那双吊梢眉高高的竖了起来,刻薄的讥讽道:“这就是个破门的扫把星!让她在家里养伤,谁知道会不会又妨了我家!他三婶,你要是不怕,你就把这俩扫把星领家去呗?”
  说话的那妇人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这年头粮食都紧着,自家都吃不饱,哪里再养得起两个半大的孩子!
  见那妇人不说话,那赵婆子便又不屑的哼了一声:“充什么滥好人!”给阮家老三使了个眼色,让阮家老三赶紧把人拖出去。
  阮家老三刚要去拖,手甫一碰到那破了头的少女的胳膊,触电似的立即缩了回来,有些难以置信的骂了一句:“……他娘的,这丫头,好像都凉透了?”
  赵婆子脸色一变,脱口而出:“晦气!赶紧拿个破草席子一卷扔后山上去!”
  阮家老三脸色也难看得紧,然而还没等他转身回屋去拿草席子,就见着乌蒙蒙的天空横劈过一道惊雷,轰隆隆的,映亮了大半个天空。
  而在滚雷劈过天空之时,阮家老三口中“凉透了”的少女却慢慢的爬坐了起来。
  又一道惊雷伴着狂风劈过,映亮了少女那苍白的脸,脸畔是被血打湿的成缕的发,分外可怖。
  红的血,黑的发,白的脸。
  众人一时间都僵住了。
  少女眼里似闪过千万星芒,不过也只是一瞬,再定睛一看,好似一错眼间,她又成了那个顶着满头血的虚弱瘦削少女。
  她幽幽的看向赵婆子,声音沙哑:“奶奶,你好狠的心啊。”
  赵婆子骇得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鬼,鬼啊……”
  阮明姿是在雷声响起的那一瞬,发现自己能动的。她这会儿已经消化完了脑中莫名其妙出现的那段记忆,知道自己这是穿越到古代一个同名同姓的可怜小姑娘身上。
  这儿民风愚昧尚未开化,不能让这些人认为自己是“死而复生”的!
  她没有时间伤春悲秋,自己既然得了这么一次机缘,就要好好的活下去才是!
  “奶奶,同样都是您的孙儿孙女,”少女瘦得惊人,越发显得脸上那双眸子大得吓人,她眼睛轻轻一眨,便落下两行泪来,“您眼里只有章哥儿,就不管我跟妍妍的死活了吗?”
  赵婆子又骇又疑,只听说过鬼流血泪,可没听说过鬼跟人似的落泪!
  她不由得看向阮家老三,刚才是他说人“凉透了”的!
  阮家老三亏心事做多了,自然是怕鬼的,他说话都结巴了:“方才分明,分明,分明胳膊都,都凉了!”
  阮明姿幽幽道:“风这么大,侄女儿穿得又薄,胳膊怎么可能不凉?”说着,她还搓着胳膊抖了抖,似是冷极了。
  阮明姿三言两语的就打消了众人关于她是鬼的怀疑。赵婆子底气又上来了,叉腰骂道:“既然没死,就赶紧带着你那哑巴妹妹给我滚出去!你爹早就分家了单出去的,哪来的厚脸皮赖在我家!”
  听听这话,不知情的,还真当她跟她妹妹是白吃白喝赖在阮家的!
  阮明姿目光如水,心底冷笑一声。
  “行,我会带妹妹回我们自己家。”阮明姿拉住寒风中冷得直发抖的阮明妍的手,声音沙哑又低沉,“……只不过有桩事可得跟奶奶说道说道。半年前我跟妹妹来奶奶家,住的是放杂物柴火的低矮茅房,吃的是自家带来的两麻袋粮食,还带了一吊钱。粮食也就算了,当时带的那一吊钱,奶奶可得还我。”
  赵婆子眼睛都瞪大了,她万万没想到一向怯懦的孙女儿竟然敢跟她开口要钱!
  “你这个小憋崽子,还敢跟你奶奶要钱?!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你爹娘早早就没了,老娘跟你爷爷指望不上他们一口饭一块布的孝敬!你不孝敬你爷爷奶奶,反而掉过头来问你奶奶要钱?!”赵婆子一双凶戾的三角眼往上吊着,唾液横飞的骂着阮明姿,看那架势好像下一秒就要冲过去掐死阮明姿,“挨千刀的,刚才的雷怎么没劈死你!”
  寻常小姑娘被长辈这么指着鼻子骂早就哭了,阮明姿八风不动,镇定从容的很,老神在在的,任由赵婆子唾液横飞。
  等赵婆子一长串骂完了,她这才顶着一头染血的头发,脸色苍白神色镇定的幽幽开了口,却是换了个话题:“奶奶,你知道我这头是怎么磕的吗?”
  说到这赵婆子就想起来她那还在屋子里间躺着的大孙子章哥儿,脸色霍然又变了,上前两步便要找棍子揍阮明姿:“你还有脸提?老娘打死你这个瘪崽子!”
  阮明妍急得就张着小手往阮明姿身前挡,阮明姿拉住阮明妍,不慌不忙的扬声道:“是阮成章推了我一下,结果恶有恶报,自个儿没站稳也摔了下来!”
  赵婆子拿着棍子的手堪堪的停在了半空中,眯着眼,冷笑一声,满是戾气道:“推你下来又如何了!章哥儿就是打杀了你也是你命贱!”她说着,重重的往地上啐了一口,“自个儿摔下来也就罢了,还害得章哥儿也摔了下来!真真是个扫把星!”
  赵婆子这说辞在阮明姿意料之内,她笑眯眯的将沾了血的头发往耳后别了别,露出头上那已经凝住了不少鲜血的狰狞可怖伤口来:“是,孙女烂命一条,比不得章哥儿金贵……孙女听说章哥儿这金贵人,似是要去拜隔壁牛家村的高秀才为师了?”
  提到章哥儿,赵婆子先是有些得意,听到后头脸上又露出几分警惕之色来。
  好端端的,这个鳖崽子提这个做什么?
 
更多精彩,未完待续……
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IP推荐 | 《农门小王妃》:地质学家变古代农家贫女,种田养妹撩王爷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