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作者 | 赵天成

自借壳上市以来,欢瑞世纪就一直麻烦不断。从2016年开始,几乎每年都会被监管部门“地毯式”问询,甚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长期和监管层躲猫猫。

财务造假、坏账、艺人出走、创始人辞职、实控人股权被冻结、逾8亿债务违约……到2020年,问题似乎愈发严重。

作为赶上资本盛宴末班车的明星公司,短短几年间,欢瑞世纪从巅峰跌入了低谷。如今更是身陷泥淖、困难重重,再加上疫情和行业调整等外部环境的挑战,不管是业务层面还是资本层面,能否顺利挺过低谷期,答案不容乐观。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欢瑞世纪的业务困境:明星出走、作品积压

业务层面,欢瑞世纪对自己的定位有三个:“大明星”“大制作”“大格局”。

在影视行业,“大”意味着竞争力,但也意味着大风险。

曾经的欢瑞世纪,确实星光熠熠,得到了杨幂、何晟铭、赵丽颖、李易峰、杜淳、贾乃亮等一众明星的支持,拍摄了《古剑奇谭》《盗墓笔记》《宫锁珠帘》《大唐荣耀》等一大批热门的影视作品。

但是随着杨幂、李易峰、赵丽颖的陆续出走,如今的欢瑞世纪成熟明星仅剩杨紫一人独撑大梁,情况已大不如前。以至于,2019年欢瑞世纪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下滑 42.17%。

欢瑞世纪曾经主打古装剧,但近年来受”限古令“影响,其多部古装剧集遭遇积压。其中《天下长安》《封神之天启》因政策原因,售出后一直无法播出,这也导致了一系列的提应收账款坏账。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截至2019年末,欢瑞世纪应收账款余额为 12.63 亿元,报告期营业收入的 233.89%,占公司总资 产的 35.58%,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 2.93 亿元。

其中《天下长安》应收账款余额 4.41亿元,坏账准备期末余额为 1.82 亿元,而《封神之天启》则导致9828万坏账。

更要命的是,按照售卖合同的约定,截至 2020年10月31日,如果《封神之天启》仍无法上线播出,腾讯视频有权利退片。

一旦退片,则意味着巨额投资血本无亏。

欢瑞世纪近年来的困境,固然跟政策、市场环境有关,但最大的问题还是成熟明星的离巢和影视作品的积压。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IP授权面临到期,昔日优势正在丧失

对于欢瑞世纪来说,最看重的除了明星,大概就算是IP了。

这些年,欢瑞世界笼络了一大批热门IP,其出品的《古剑奇谭》《青云志》《大唐荣耀》《锦衣之下》等热播剧均为IP改编。

从欢瑞世纪过去的模式来看,基本上可以总结出一个标准模板,那就是“IP+流量明星=爆款”。IP是欢瑞世界整个影视布局的根本。

但是伴随着这一简单粗暴模式逐渐“失灵”,和大IP纷纷过期之后,欢瑞世纪的IP优势也在退散。

2016年,欢瑞世纪借壳星美联合上市时,曾公布了其IP储备情况,总计花费4500万元储存了27个IP的改编权。截至 2019 年底,欢瑞拥有小说改编权、剧本、开发权等版权储备合计43项。

有业内资深人士估算,一家公司若有数十部IP储备,按正常速度,要全部转化成影视剧作品,少说也要5年到10年。而快餐式打造IP剧,必然无法保证质量。

欢瑞世纪至今手上仍然囤积了43个IP,因为大量囤积,这些IP注定不可能全部实现影视化改编,不少作品无法在授权期内完成改编。

在购买IP时,欢瑞世纪获得的往往只是5年至8年可进行影视化、游戏化改编的授权,若无法在授权期内进入影视化流程,就相当于白白浪费了当初购买IP的钱。

比如,《画壁》《吉祥纹莲花楼》《盗情》《诛仙 I》《失恋阵线联盟》等IP的版权到期未再续约。

最大的IP《盗墓笔记》,则因为改编权的纠纷跟南派三叔对簿公堂,导致银行账户被冻结。目前处于一审阶段,因疫情原因具体开庭时间还未确定。

据欢瑞世纪年报显示,2019年,影视剧版权、IP改编权到期形成的损失约714万元。

接下来,时间更加紧迫,前几年低价囤积的大IP都将陆续到期,而新IP的影响力又远不如老IP,欢瑞世纪手上真正有市场的IP存货已经不多了。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基本面并未完全恶化,但已命悬一线

欢瑞世纪的困境,远不止业务层面那么简单。业务层面的失利早已在资本层面凸显,这更令实控人头疼。

2019年,欢瑞世纪营业收入5.4亿,同比下滑 59.3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1 亿元,同比下滑 269.79%。

2020上半年,欢瑞出品的《锦衣之下》《秋蝉》《我在北京等你》等剧集陆续播出。但是欢瑞世纪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0上半年预计净亏损为1.22亿元。

据欢瑞世纪介绍,上半年已完成影视剧《迷局破之深潜》的拍摄、《天目危机》的后期制作,2020年1月《不说再见》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鬼吹灯》《权与利》《山河月明》《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下)》《迷局破之深潜》项目也正在后期制作及申请电视剧发行许可证阶段。

客观来看,欢瑞世纪的基本面并没有完全恶化。但考虑到此前欢瑞世纪连续数年业绩造假,被监管局罚款警告,再加上实控人质押股份无法按时赎回,欢瑞世纪要想翻身并不容易。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7月21日,欢瑞世纪发布公告称,欢瑞世纪的实际控制人钟君艳、陈援及一致行动人浙江欢瑞所持有的欢瑞世纪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截至公告披露日,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1.2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100%,占欢瑞世纪总股本比例12.40%。

而在此之前的6月份,钟君艳已辞去董事长之职,原副董事长、总裁赵枳程当选为欢瑞世纪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

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给欢瑞世纪的年报问询函中有这么一句:请你公司补充披露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被平仓的风险;如发生违约处置风险,你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

而欢瑞世纪的回复是:存在被冻结或平仓的风险;没有履约或追加担保的能力。

也就是说,面对实控人股份被冻结的局面,欢瑞世纪并没有任何办法。

虽然目前实控人尚未发生变更,但上述被冻结股份存在被司法处置的风险,如后续发生司法拍卖等情形,将导致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比例被动降低,进而可能导致欢瑞世纪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END·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造假、坏账、创始人辞职,欢瑞世纪能否挺过“低谷期”?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 yinane

 转载 | 加入社群 | 投稿

请联系微信 netwdj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