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如何面对历史?

从哲学历史看,官方哲学或学院哲学往往在内容上保守、腐朽、堕落,在形式上晦涩、冗长和诡辩,某种程度上阻碍了哲学的发展。而真正为哲学作出巨大贡献的是民间哲学,很多哲学家也是在走出官方或学院背景后,才取得巨大的成就。

这个原因不难理解。因为哲学是推动人类进步的核心力量,它往往是和当时的主流观念相对立的。而身处于官方和学院背景下,难免因为利益和地位的局限,影响哲学学术的独立性。

一、历史学以公认的官史为基础

不过,历史学和哲学不同。哲学是在抽象意义上探索真理,而历史学的主要任务是真实叙述历史事实。一个抽象,一个具体,决定了它们的分析基础有所不同。

历史的最大问题就是不好确切验证,而且涉及了大量的人物事件,十分宏大复杂。我们无法穿越回去,也不可能到达那么多详细的指定地点,也通常没有足够的考察资源,说穿了大部分都是阅读记忆、道听途说和胡乱揣测而已。所谓绝对客观的历史事实,实际是一个物自体的概念。

但是既然我们要讨论历史,总得找到一个共同的基础。否则各说各话,所谓的“历史事实”都不同,又如何去评论和分析历史呢?

这个基础就是官方的史书。毕竟官方有更多的人力物力等考察资源,也具备更好的专业性。这比起不规范的民史和荒诞不经的野史,总体还是好一些。

二、反对讨好官方,还原历史真实

所谓“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官史不时被统治者及其御用学者篡改,这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这就涉及到一个真实还原的问题。应该以最严谨的方式去看待历史,只认可那些符合逻辑和可以相互印证的记载,否则相关的内容应该被排除。对于立场过强、感情色彩突出的记载,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不应轻易采纳。

毫无疑问,还原历史真相,比直接考察和记载历史更加困难,这就需要专业的历史学家。而且必须注意,那些和政治权力过度靠拢的历史学家,他们的东西也十分值得怀疑。

同样,维护宗教及信仰的也会修改古老的经典,甚至还推出新的版本。这固然比原教旨的要好一些,但是掩盖不了其内在的根本性问题。这些人还把信仰在历史上造成的重大灾难加以淡化甚至美化。他们继续在撒谎,但这只不过是以一个谎言掩盖另外一个谎言而已。

三、反对讨好民间,不应胡编乱造

现在很多人对历史的分析,不是建立在公认的事实基础上,而是建立在野史的基础上。这样得出来的结论当然是匪夷所思。

也有一些伪学者他们热衷于历史的细节,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学识。他们绘声绘色讲述历史故事,就好像亲身在现场一样。历史考察能够达到那样的精确度吗?尽管他们口头言之凿凿,但是其内心深处也知道是不靠谱的。

既然有这么大的不确定性,为什么还那么信心十足地宣传所谓真实的历史呢?这些人之所以敢于这么大胆地扭曲历史,是因为言论是自由的,而历史的验证非常困难。所以你随便怎么说,只要不触及政治敏感,也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利益,只要根据听众的立场和喜好,说出一段符合他们愿望的历史就行了。

四、建立真正的历史哲学需要耐心

讨好官方和民间,都不是历史学应该的态度,我们应该力求客观中立。现在世界上还有多少国家,在美化他们的历史教科书呢?不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又怎么能真正进步呢?几千年来的剥削压迫,战争、奴役和屠杀,是否就是所谓的文明呢?历史学的研究应该加强民间合作、国际合作,还原一个真实的人类历史。

对于历史哲学,不应该过于向历史学靠拢。原因很简单,人类的所谓文明史不过才几千年,这个样本太小了,也几乎来不及有效验证。才研究了几个社会类型,就想总结出铁定的历史规律,这实在是太狂妄自大了。从科学归纳法上看,黑格尔及其后来者,显然犯了严重的急躁症。加上采用了非科学的辩证法,缺乏形式逻辑演绎的配合,得出来的所谓历史规律不是笑话就是祸害人类的教条。

黑格尔辩证法为了配合自己的“正反合”三步走,竟然强行可以把中国和印度的几千年历史抹杀。其实弄成四部曲或许还行,最终却搞成了四不像。黑格尔鼓吹的日耳曼帝国最高理想阶段,最终却变成了希特勒法西斯,这是一个最大的戏剧性讽刺。

实际研究人类社会这么宏大而复杂的体系,应该用大数量的多元法,用二元的方法是严重不足的。即便退一万步,单纯从正反两个方面讲,正正合、正反合、反正合、反反合,也有至少4个组合。而黑格尔只看到其中一个组合,就敢断言是人类历史的规律,实在是过于狭隘和狂妄了。

目前看人类社会的历史只有概率没有规律。就连智慧超一流的诸葛亮,也只预见了三分天下,最终还是无法实现统一的理想。事实上,社会科学领域里面的规律性往往低于自然科学。以心理学为例,得到认可的心理学都有几十种,也找不到一个总的规律。在心理学上的典型效应,据说也有一两百个。

好大喜功的人热衷提出各种假设,不知谦逊地命名为规律,还急于拿出来宣传,这应该是一种僭越,我看最好还是叫某某概率吧。反对他人理性僭越的康德,自己却理性爆棚,他一口气发明了几十条的公设、公理、原理、定理和推论,还下达了命令。但是可悲的是,几乎没有一条能够得到普遍认同。

还有现代流行的伪规律,如墨菲定律、蝴蝶效应、二八定律等,从哲学上看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以墨菲定律为例。其原句是: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其根本内容是: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从它的举例看,实际上所谓的灾难就是坏事,并不一定达到灾难的那种程度。也就是说只要逻辑上可能,哪怕坏事概率再小,也必然会发生。

其实这个一点也不稀奇。所谓好事坏事,实际上已经进入了社会领域,不是纯粹自然界的事。那全球的人有几十亿,再小的概率也完全有可能发生。但是对于一个人或者少数人就不一定适用了。比如说跳下悬崖通常不是一件好事,也是概率很小的。但有的人一生都没有跳过悬崖,却没有按照墨菲定律必然发生。

补全了,哪怕好事概率再小也会发生。或者说不管好事坏事,任何一件符合逻辑的事都完全可能发生。这与好事坏事其实无关,所谓的墨菲定律只是在伪装有用而已。

历史涉及的人是庞大数量的,相互作用下极为复杂,由于人有自由意愿和不同的思想,所呈现的规律性更低。或许再过几万年,我们才敢说可能找到历史的规律,现在还是保持耐心吧。

从普通意义上而言,历史可能有规律,但仍然需要漫长的时间才敢确信已经发现。而从根本意义上而言,历史是没有规律的。不仅历史没有规律,一切规律都是假象。

来源:终极哲学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