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2019年底,中国网络文学创作者已达1755万人,从长远来看,作者和平台已经形成一种共生关系,彼此之间急需建构一种合作共赢的模式。而解开这个难题的重担,自然也就落在了平台身上。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作者 | 宿艺
出品 | 子弹财经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黄晓轩(化名)都称得上是网络文学的重度爱好者,十几年的坚持让黄晓轩对各时期网络文学的精品如数家珍。黄晓轩对于网络文学的坚持有一点从没变过:免费。

从免费到付费再到免费,网络文学产业经历了几个轮回,但黄晓轩谈起网文的付费还是一脸茫然。也许他不知道,正是黄晓轩们的坚持,让网络文学在轮回之中充满了颠覆的可能性。

曾经,南美丛林中的蝴蝶扇了一下翅膀,在德克萨斯造就了一场风暴。黄晓轩不知道的是,在他吐露网络文学的免费观时。在另一个角落,一只“蝴蝶”恰好也挥了一下翅膀:触宝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未经审计之2020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触宝营收1.3亿美元,实现扭亏为盈。财报中营收主要来源于内容型应用,网络文学产品疯读小说的亮眼成绩,成为触宝新的战略增长点。

1

蝴蝶如何收获风暴

翻开中国互联网的历史,我们会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算在强手林立的细分行业,一样会有闯入者借机突变,改变市场的格局。

在京东与淘宝之间,拼多多凭着将降价进行到底的决心,硬生生闯进了三强;在视频网站林立的网络视频领域,号称“小破站”的B站,也凭借视频种类齐全,最终实现了“长大”的进程。

如同蝴蝶需要在特定的时机挥动翅膀一样,闯入者要实现破局,就必然需要一个行业的突变时机。

拼多多抓住的是电商市场的消费降级和消费者的社交属性,B站则崛起于良好的社区氛围,通过提升UP主收益,就有大量用爱发电的UP主,自制优质内容并源源不断输出。

从这个角度分析,在网络文学行业内部,可谓是变机已现。原因就在于以往以输入法和电话称雄于互联网江湖的触宝,对于网络文学行业而言,是个不折不扣的闯入者。

与B站建立良好的社区氛围相类似,触宝旗下的疯读小说,以大数据和AI技术,加强与读者、作者的联接,同样造就了一个网文江湖。这样,网络文学行业已为一场可能到来的颠覆做好了准备。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2

网文江湖的变局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网络文学市场规模在2014-2018年的四年之间,市场规模提升至80.8亿元。专家预测2019年网络文学的市场规模会突破100亿。

然而,一年之后,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研究报告》中的数据却出人意料,因为此时中国网络文学的市场规模已达到了204.8亿元,并且这个数字来自于7.4亿用户的贡献。

网文江湖这种宏观成长,并不是黄晓轩感兴趣的话题,但他却明显感受到了网络文学发展的另一个趋势。在他背后的书架上,摆满了《传国功匠》、《长干里》和《中国铁路人》等“严肃类”图书。

细聊之下,才知道这些全是最近流行的网络文学作品。黄晓轩能多年坚持热爱网络文学的原因,就在于网络文学的题材跟黄晓轩一样,在不断成长和进化。

中国网络文学脱胎于传统神话体系及文学经典,又融合西方奇幻文学的创作元素,巨大的想象力成为网络文学创作的重要特征,幻想类也因此成为主要创作类别,这显然更受年轻人偏爱。

近年来,一些网络文学作家迎难而上,试水现实题材,尝试创作转型。在国家政策和行业的倡导之下,网络文学与纯文学之间的距离正在被拉短。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尽管对网络文学喜爱有加,但黄晓轩不明白,自己的这种变与不变,正在让中国网络文学走向一个不确定的十字路口。

一方面,由于用户付费意愿持续降低,免费阅读再度复兴。但在免费阅读模式之下,大量网文作者因为付费用户量下跌,需要靠流量换钱,当流量变现不顺畅时,作者会因拿不到钱而坚持不下去。

另一方面,网文题材的多样性,乐了读者却苦了作者,让作者面临创作内容选择上的烦恼。

这些因素叠加到一起,就要求免费模式必须在创作和阅读之间形成一个良性促进。

2019年底,中国网络文学创作者已达1755万人,从长远来看,作者和平台已经形成一种共生关系,彼此之间急需建构一种合作共赢的模式。而解开这个难题的重担,自然也就落在了平台身上。

3

投喂行为的魔力

我们今天已经习惯了在网络阅读中,加入“辅助投喂”等行为,这样便于我们更快找到我们喜闻乐见的内容。在网络文学产业内,有一家平台却做起了“投喂”的逆向工程。

并且这种投喂的魔力已经显现:根据中国移动市场上的专业商业智能服务提供商Quest Mobile的数据,触宝旗下的疯读小说在免费在线文学市场MAU排名第三。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对于网络文学来说,内容是整个生态的源泉。

因此,对于网络文学平台商来说,可谓是得作者得天下,而这也正是疯读小说成功的原因:站在作者的角度,解决作者的实际困难

对于网络文学作者来说,一方面网络文学的题材呈现多样性,另一方面,新兴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在展现出强劲发展势头的同时,现实题材的网文创作却越来越与传统写作趋同,网络文学创作的赋能缺乏更多有效的新手段。

在大数据和AI技术大行其道的今天,推送却只集中在了用户端,通过用户画像,用户可以获得精准的喜好作品。网文写作者却只能如盲人摸象,猜测读者的喜好。

而疯读小说却通过大数据和AI技术透彻了解用户的观看习惯和喜好,能更准确地预测内容趋势,并直接将内容趋势的数据服务于网文作者。

对于优秀的网文作者而言,一定是意在笔先。这样,当网文作者提前掌握了读者喜好之后,创作出优秀网文的难度就被大大降低了。

在网文江湖中,一将功成万骨枯是一个多年都颠覆不破的公理。但网络文学之所以能吸引到大批作者,其根本原因在于它会给予人更多的机会。从作者到受众,参与的人多了,网络文学才能最终成为一种主流文化。

近日,以上海图书馆成立网络文学专藏库为标志,网络文学的新文化现象已开始萌芽,网络文学正在向主流文化靠近。

因此从网络文学的本质上来看,广泛的参与性是其一大特质。

曾靠《明朝那些事儿》收获两千万稿税的当年明月,本职工作却并非作家或写手。这说明,在传统的5%的头部作者之外,可能一直隐藏着金矿,只不过一直不被人所知。

在这一点上,疯读小说反其道而行之,通过对加速腰部作者的创作效率和写作准确率,撼动庞大的95%长尾市场,让网文市场爆款不断。

最终疯读小说通过打破头部作家对内容的垄断局面,打造了新的作者生态圈,触宝也因此获得了行业立足的基础。

4

网文作者的造血红线

在中国网络文学发展史上,2019年是一个应当被记住的年份。

在这一年里,IP开发更加注重对改编作品的精打细磨和全产业链运营,不仅涌现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长安十二时辰》这样的现象级IP,而且《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和《少年的你》等现实题材改编剧,也都激发了对相关社会话题的热烈讨论。即使到了年末,还有《庆余年》用热播给网络文学写下了2019年的最后一篇辉煌。

但在头部的辉煌之外,成千上万的创作大军以及千万部作品,却因为流量转化的不顺,而无法成就自己的价值。太多“叫好不叫座”的作品,让中国网络文学产业在付费阅读增长停滞的大背景之下,充满了不确定性。

相较于付费阅读的模式,免费阅读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简单而言就是用流量换广告,最终实现流量变现。这种免费策略,也是现阶段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选择的盈利变现手段。

不过,白金作家毕竟只有那么多,畅销的网文(值得改编为影视剧)也很有限。对于头部之外的网文作家,辛苦创作之余,还要把收成托付在靠天吃饭的流量上。

对网络作家而言,诗和远方都需要费用,往返的路费也不便宜。流量转化,这一次真成了网文作者的造血红线。

从网文平台的角度来看,虽然“免费+广告”的商业模式已经跑通,但免费平台还是暴露出很多问题。特别对于版权受制于人的平台来说,当内容重合度高,内容成本也越来越高时,因内容生态不完整而造成商业链断裂的事件,也不时发生。

在这一点上,触宝财报中反映出的扭亏为盈给出了一个良性的信号。

触宝财报二季度全球内容系列产品MAU为8,350万,较2019年6月的6,510万增长28%。在疯读小说实现高速增长之后,触宝又上线疯读小说极速版,不断地扩大自身业务边界,共同加码拓展潜在流量。

在这样的布局之下,疯读小说利用深度学习技术对每本书的内容做出精准描述,利用数据的反馈代替了传统编辑,避免了和各大App千篇一律的推荐同样的内容。这样就实现了从“人找书”到“书找人”的转变,也满足了用户定制化的阅读需求。

在此基础之上,疯读小说极速版一方面对准更加垂直细分人群,成为流量抓手;另一方面极速版可以有不一样的玩法来吸引更多不同需求的用户,与主产品疯读小说形成协同配合,成为触宝拓展免费阅读市场的又一新入口。

触宝牢牢把控住了流量入口这一兵家必争之地之后,业绩提升是显著的。本季财报显示:触宝全球内容型产品全面开花,都实现了同比增长,尤其是网络文学产品疯读小说的亮眼成绩,成为触宝新的战略增长点。

更为难得的是,触宝在收获流量的同时进行了生态布局:受益于网文小说业务的增长,触宝的游戏业务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实现了爆发式增长,本季度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45%。

而在收获流量和业绩之后,也让触宝更有余力去反哺网络文学作者。至此,一个包括平台、作者、读者及流量广告商在内的超级内容生态已经形成。

网文浩浩荡荡,疯读已在路上nn

对于触宝来说,游戏与网络文学的用户拥有高度重叠,游戏与网络文学之间形成很好的IP互通,可以有效助推IP增容。

触宝不断拓展和探寻更多元的商业变现场景,尤其是网文与游戏的联动,使触宝在IP衍生的更多商业化方面具有更大的空间,内容生态上的融合和互通,为触宝多元化商业化道路提速。

对于读者来说,也许黄晓轩的这番话,最能代表读者对这个超级生态的认同:“玩游戏我愿意花钱,因为充钱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装备和道具,这些东西除了充钱没有办法获得。看影视视频我也花钱办过会员,因为那些视频平台的会员内容虽然网上也能找到,但是弄起来特麻烦,有时候(下载)还容易中毒。但小说不一样,充不充钱都能看到,找起来很简单,也就是网站不一样而已,这样的话我自然是选择免费的。”

对于网文作者来说,更重要的是多了一把破解流量转化难题的钥匙。

走过了22年历程的中国网络文学,在几番从免费到收费的轮回中,行业在变,用户也在变,不变的只有一件最难的事情:如何去帮助平台上成千上万的创作大军以及千万部作品,去获得更多的价值并以此成就自己的价值。

在这方面,闯入者触宝却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并且收获了用户的认同。接下来,我们需要关注的,也许就是这位闯入者能否成为中国网文界的“拼多多”了。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