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叙述中的“身体”问题反思

就网络文学的生成方式来看,它带有明显的技术特性。网络之于人类精神的技术性解构、自由性建构,与文学由来已久的诗意性结构等,共同形成了网络文学的基本张力。网络文学在情感生命力的抒发、心灵交互性的提升、言说自由度的解放、叙事多元化的尝试等方面,已对传统文学形成了有效的补充与重构。同时,网络文学还受到大众消费文化逻辑的规约。在整个消费文化体系中,鲍德里亚认为,有一种比其他一切都更光彩夺目的消费符号:“身体”。国内学者陶东风则更直白地认为,消费社会的文化就是身体文化。这意味着从逻辑上讲,“身体”必然会是网络文学所描绘和叙写的核心;而从现实来看,“身体”问题的凸显与网络文学的萌生发展几乎同时同构亦是不争的文化事实。但毕竟,网络文学所依凭的技术手段、文化土壤与传统非网络文学判然有别,它在面对“身体”时有其独特的存在方式:塑造更多别有异趣的身体景观、编织更多导向消费的身体符码、营造更多表面自由的身体幻象。

网络文学的身体景观

与传统文学的身体叙事相较,网络文学在身体形塑方面有以下三个明显特征:

一、游戏化。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多是长期“栖居”在网络空间中的“网虫”,大部分创作者同时又是网络游戏的拥趸,众多网络文学读者亦是网络游戏的爱好者,于是,由网络小说改编网游的现象屡见不鲜。这便导致网络文学,尤其是仙侠、玄幻类的网络小说中的身体叙事,往往带有明显的游戏化特征,凸显为“戏仿”游戏升级的“身体进阶”。如《斗破苍穹》中将身体修仙之路划分为斗者、斗师等13个境界,而主人公萧炎原本丧失了修仙能力,经过各种机缘巧合,最终达至最高境界。还有去年热播的《庆余年》,小说主人公范闲本是肌肉萎缩症患者,而穿越到庆国却成为了绝世高手。这种从“身体虐”到“身体爽”转变的身体叙事方式,潜在迎合了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愉悦减压的心理宣泄。

二、中性化。当代文学中,“女性文学”的出现尽管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文学叙事中“男权中心”对女性身体的观看与打量,但它似乎仍只停留在女性身体的自我解放,尚未将目光翻转到男性身体上。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情况则大为不同。一方面,网络女性作家开始更加大胆地对女性身体进行彻底的呈现;另一方面,网络女性作家开始颠倒传统的“男→女”凝视结构,男性的外貌形象、躯体欲望等均成为了可任意打量和塑造的新对象,并塑造出了一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体修长的阴柔型美男子。如《花千骨》中将白子画描写为“白皙透明,莹如美玉”的美男子,甚至将其洗澡的场面取名为“美人出浴”;再如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热播剧《陈情令》里的魏无羡和蓝忘机,也都是“唇红齿白”的花样美男。如此,与男性作家可以塑造种种女性“美色”一样,网络女性作家也可将“男色”作为塑造的对象。

三、欲望化。身体的欲望化在网络文学中不仅呈现为肉身情欲,亦表现为躯体物欲、身体名欲。网络文学沿着上世纪90年代非网络文学所开启的“个人身体书写”(如陈染、林白),再经由“私人身体书写”(如卫慧、棉棉)的转换,最终走向了“私密身体书写”(如木子美等)。如此一来,身体书写似乎与国家民族、意识形态、启蒙精神等再无相关,甚至与“灵魂”也无涉,而走向了纯粹娱乐的、游戏的肉身情欲。此外,网络文学在身体形塑时又十分偏好躯体的“装饰”修辞,如《极品公子》《霸道总裁爱上我》等网络小说中,从服装到配饰、从饮食到起居等,都尽显躯体享受奢华之能事;同时,奢华的躯体物欲多半还配备有高端的身体身份,主人公不是公司老总便是名门显贵,从而形成了网络文学“肉身—身体—身份”全方位的欲望修辞。

然而细心的人自会发现,无论是身体的游戏化、中性化还是欲望化,皆是网络文学身体叙事所营造、绘制的表象化图景。人们在阅读与接受这些“生命充盈”之游戏身体、“绝色美男”之中性身体、“白美富帅”之欲望身体的同时,也会渐渐迷失于琳琅满目的身体景观中而丧失了对本真生活的渴望和要求。进言之,人们也将因为对身体景观之华丽与丰富、补偿与宣泄的迷恋,而心甘情愿地陷入现代资本的消费逻辑。

网络文学的身体符码

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最大的不同还在于其借助网络技术形成了庞大的文化产业链。从“付费阅读”到“全版权”,从线上体验到线下出版,从动漫游戏仿改到IP改编,中国网络文学形成了一套颇具原创性的泛娱乐化产业模式。然而正像尼尔·波兹曼提醒的那样,稍纵即逝却斑斓夺目的娱乐,决定了它必须舍弃严肃的思想来迎合人们对身体视听快感的追求。鲍德里亚持有相同的观点并进一步认为,秉持享乐主义效益的“身体”必然会导向消费符码。所以,网络文学泛娱乐化的产业模式也必然会以身体景观的暗示链条来编织“身体爽”的符码逻辑,具体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身体美丽、身体情欲与身体权力。

一、身体美丽本是女性的“宗教”,但正如上文所讲,经由网络文学身体中性化的景观式编码,致使“美丽”一词对男性也同样适用。网络小说的女主角多是“白富美”,而男主角多是“高富帅”。“白”“美”“高”“帅”皆是网络文学为身体消费设定的价值追求和暗示,如此一来,面部的保养、线条的形塑、器具的使用、配饰的选择等便成为了人们消费的追逐方向;美容美发店、高档会所等也成为了不少网文爱好者喜欢出入的场所。

二、正如鲍德里亚发现的那样,身体美丽的律令里包含了作为欲望赋值的色情。换言之,身体情欲消费是身体美丽消费的暗示意义链,正如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发问,为什么要塑造美丽的身体?美丽的身体所为何用?亦如前文所讲,网络文学借助数字化媒介手段,借助泛娱乐产业帝国、借助图像化技术,将身体的欲望景观推向了极致,这也蛊惑了吊带装、露脐装、超短裙、修身裁剪等躯体装饰消费的大行其道。当然,人们潜在看重的并不是这些“装饰物”的使用价值,而是附之于上的“欲望解放”之意义。

三、如果说身体美丽、身体情欲的消费符码多以女性身体作为展开图景,那么身体权力符码则更多指向男性。无论是宫斗类网络小说中的“至高权力”,还是都市言情类小说中的“无限资本”,抑或是玄幻类网文中的“绝世神力”,网络文学都旨在营造一种男性身体消费的权力象征符码。在“万人瞩目”“至高无上”的消费符码价值怂恿下,便会出现名牌手表、名牌西服、高档汽车等“伪欲望”的消费选择。

网络文学的身体幻象

网络文学及其下游产业在身体叙事方面确有先天性的优势。数字化多媒体融文字、声音、图像为一体,为人们的欣赏体验提供了一个动、感、视、听等集成的信息世界,极大调动了人的各种身体感官,为网络文学“爽文学观”逻辑提供了技术支撑。也正因如此,网络文学中的身体问题显露出了以下幻象特征:

一、身体解放幻象。网络文学中情欲的露骨呈现、物欲的直白描写、隐私的公共抒发等,似乎为身体带来了某种解放,但这种“解放”或许只是一种幻象,因其至少要受到以下两种逻辑的导引和规约:快感逻辑与消费逻辑。一方面,对创作者来讲,身体的欲望叙事更多带来的是游戏和宣泄,而对接受者来讲,它带来的更多则是娱乐和补偿。这种无关乎政治、历史,与灵魂无涉的叙写与阅读,或许在某个“白日梦”破裂的时刻会浮现出更多的空虚和无聊。另一方面,正如前文所讲,快感逻辑背后还有消费逻辑的导引,遑论有一些网络文学的创作者为攫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而主动迎合读者的猎奇心理。

二、身体自由幻象。表面上看,网络为网络文学的创作者提供了更多言说的空间和叙事主题,亦为接受者提供了更多阅读选择与生命体验,但这些民主和自由似乎也只是一种身体幻象,内里要接受技术逻辑的制约。游弋于赛博空间的网络文学创作者与接受者看似可以通过数据传输而自由穿越,但在物理空间上讲,他们的身体不是更自由了,而是更拘囿了。文学的创作与接受实际上都需要身体的切肤体验,需要肉身的亲临其境,需要生命的现场感受,需要身体真正地融入世界、体味世界、思考世界,而这一切,在网络技术的世界里已消弭殆尽。

三、身体交流幻象。网络技术为网络文学的创作者和接受者搭建了一个身体交流的便捷平台。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作者与读者的交互似乎更为直接与融洽,甚至出现了“接龙”式的交互小说,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幻象?就文学存在的基本规律和现实情况来讲,网络技术究竟是拉近了还是推远了作者与读者之间、作者与作者之间、读者与读者之间的距离尚不好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交互本应是有温度、有情感的,换句话说,应该是有身体现场感的,如此才能达到真正的情感交流、生命交互与心灵沟通。互联网上通过论坛、个人主页、聊天室、BBS、即时通讯等手段的文学交流恰是去除了身体的“在场”,即便是线下交流,也多半是围绕着网络文学的下游产业而展开的,身体的缺席难免会造成交流的幻象。

在经历了五四时期短暂的文学身体觉醒、革命时期严苛的文学身体规训、新时期伊始矛盾的文学身体纠结之后,网络文学中的“身体”似乎迎来了最终的自由。但正如所有“自由”都是有限度的一样,网络文学也应考虑其自由的限度,它理应遵循文学的基本规律,面向新时代,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谱写出更多为人民服务、为时代发声的好作品。

来源|文艺报 李占伟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