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爽文?女频网络作家童童这么说

童童,作家,编剧。番茄小说签约名家,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2006 年起从事网络文学创作,长期霸占网文平台销售榜前三,位列中国移动读书榜前十,累计出版简体、繁体言情小说 38 册,签约影视改编 7 部。代表作《冬有暖阳夏有糖》《与帅弟同居的日子》《男神来了》《一朝为后》等。

如何写爽文?女频网络作家童童这么说

关于如何写爽文,童童提到了简·奥斯汀以及她的经典作品《傲慢与偏见》。

简·奥斯汀是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女作家,1817年去世,到现在已经超过两百年。听起来年代似乎已经很久远,但她留下了六部长篇小说,影响力历久弥新,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叫做——《傲慢与偏见》。

到现在来看,《傲慢与偏见》的故事与人物可能有些乏善可陈,无非是一个乡绅之女与一个贵族之子的误会恋爱故事,最后也是庸俗的大团圆结局,并无发人深省的灵魂震撼。然而它却风靡了两百多年,打动了无数豆蔻少女的心,一次次的影视翻拍,每一次都引起热议。

因为这本书里头,有个年收入一万英镑,英俊霸道痴情的达西先生,他几乎可以说是霸道总裁文的鼻祖。

不要看不起达西的一万英镑,当时的一万英镑换算到现在,绝对数以亿计。达西是全英国前几的富豪与大贵族,他可以天性凉薄,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拯救女主及其姐妹出苦海,他不顾世俗眼光,谁也不放在眼里,偏偏会为了女主的几句话而耿耿于怀,做出不理智的行动。这个设定,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我们不需要比较同时代的小说,就说在简奥斯汀去世三十年之后出版的《简爱》,女主同样遇到了一位高富帅——很可惜,这是部虐文,不但男主已婚,男女主地位悬殊感情纠结,最后结局也是大火毁去了罗切斯特先生的财产和双眼,简爱与罗切斯特两人才得以重逢。

简·奥斯汀创作的达西先生,是划时代的,日后所有的总裁文,或多或少都有达西的影子。

过去的小说讲求文学性,世界名著大多厚重。不像简·奥斯汀这么日常与轻灵,《傲慢与偏见》何以成了流传两百年的经典?

这里最大的关键,就是从维多利亚时代开始,精英文学与大众文学的审美开始分野。这也是爽文的由来。想要写爽文,就要从中理解爽文的本质。

何为爽文,下个不怎么精确的定义就是满足大众正面幻想的一种文学形式。或者说由于其接受度高,可能会是大众文学中最主流的形式。这与精英文学所追求的曲折、体验甚至悲剧感、宏大感是背道而驰的。

而爽文的发展历程,是在这个分野之后,不断下沉的过程。这也是市民阶层、大众审美开始崛起并占据主流的时代。在简·奥斯汀的时代,即使她写的是爽文,她的女主角仍然是年收入两千磅的乡绅阶层,她拥有仆人和庄园,唯一的问题只是英国法律不承认女性的继承权而已。

在那个时代,主流审美是属于精英的。大部分的普通人与市民阶层,并无购书的经济能力,更无法反馈市场以引导创作潮流,只能为精英审美所左右。所以在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更多是厚重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家不但得享大名,同样大部分还是畅销作家。

但从十八世纪开始,到二十一世纪的消费时代,大众的力量和声音一直在不断加强。不仅仅是文学一个艺术形式,各种艺术形式都潜移默化地发生着变化。古典的精英审美体系,在不断崩塌。

从绘画形式来观察,更为直观。文艺复兴时代之前,绘画和雕塑是古典流派的时代,恢宏、壮美、细腻、完整、和谐。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市民阶层的崛起,精英集团的进一步精英化,这种传统的古典艺术形式无法满足任何人,它就不得不向两个方向进行分裂。

一方面是向精英化的方向,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立体派、巴黎画派,乃至于后现代派的风格主义、达达主义、抽象主义、超现实主义等等。这一方向就是植根于精英,要不断超越原有的窠臼,直击灵魂,目标客户是曾经受过完整的精英审美教育的那一小波人。

另一方面,则是服务于大众的装饰画,乃至于演变为各种设计,越是庸俗直白,越是符合大众审美,就越有生命力。

文学同样如此。先锋派、意识流等流派是面向于受过精英文学教育的群体。而大众文学,则以网文崛起为代表,形成了爽文为主体的新的艺术形式。大众的崛起,他们的经济能力与声音开始越来越大,进而反馈在作家的创作上。

所以爽文的最大创作前提,就是下沉。必须实现与大众的审美呼应,你才是真正的爽文,否则爽度就会降低。

由于下沉,你必须在人设上确定主流读者的接受度,要比他们的接受度和认知层次略高,却不能高过太多。有一个比喻其实相当恰当——就是“皇帝的金扁担”。你所创造的总裁、富人,不需要是真正的富人,而必须是大部分人认知中的富人。

你也不能夸张到超越认知层次,也不能低过认知层次。所以,为大众创作爽文,第一就是与大众完全同命运共呼吸,想他们所想,求他们所求,这样你所创造的东西,就能够准确地符合大众需求。

为什么许多作者第一本书非常成功,到第二本的味道就不对了?因为第一本赚了钱,作者脱离了大众的生活与思路。想要找回这个思路,就得去了解大众,尊重大众,从别人的书和生活中寻找共鸣的情感。并且继续下沉。

在可以看见的将来,大众文学的下沉仍然是必然趋势,能够把握住这趋势的作者,就能成为出色的爽文作家。

不要歧视与嘲笑新事物,而是要去思考,为什么这些作品的出现能够火?那必然是因为有更多的读者在接受。从简奥斯汀到现代,内核不变,故事却已经下沉了几个维度。

接下来新时代在大众中成长起来的新爽文作家,必将带来更新维度的挑战,务必要把握这一点。

如何写爽文?女频网络作家童童这么说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