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网络文学这一片高地

□曾衡林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网络文学是这个时代的新文学样式,也是最有传播力、最有影响力的文学新业态。       湖南网络文学处于中国网络文学的第一方阵,长沙是中国网络文学的一片高地,省市共建的国家级网络文学小镇——马栏山“中国网络文学小镇”,将成为湖南省的又一张新文化名片。

2019年12月22日,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颁奖典礼暨作品研讨会在长沙枫林宾馆举行。

长沙市文联于2019年8月启动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评选工作,经公开申报、专家评审等程序,最终评选出8部获奖作品:《贞观大闲人》《放开那个女巫》《极限拯救》《降龙觉醒》《荣耀之路》5部网络文学作品获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奖,《三尸语》《少女心永不毕业》2部网络文学作品获优秀网络文学新人新作奖,《一碗粉温暖一座城》获优秀网络微电影奖。颁奖典礼对获奖者进行了表彰,让人们记住了一群年轻的写作者的名字:关云(贼眉鼠眼)、陈睿(二目),周健良(最后的游骑兵)、黄雄(妖夜)、王敏(何许人、罗拉)、罗文(洛小阳)、刘蓓(柒柒若)……他们是长沙众多网络文学写作者的代表。

随后举行的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研讨会,来自全国的10多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对这次获奖作品进行了深入研讨。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出席并讲话。

1. 中国网络文学:当今世界四大文化现象之一

《何以笙箫默》《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芈月传》……这些电视剧,总有一部是你看过并喜欢的——它们,都是由网络文学改编的。

网络文学是以网络为载体而发表的文学作品,其本身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发端于1998年的网络文学跟传统文学的区别在哪里?长沙市文联主席汤素兰认为:传统的文学作品在发表、出版时,都有一个守门人,即有一位编辑,有一个编审、把关的过程,而网络文学可以直接上传,写作门槛较低;且网络文学是基于点击量、流量、付费的,与传统文学比起来,更商业化,也更大众化,更流行。

中国有8.4亿的网络用户,其中网络文学用户2018年已突破了4亿;中国有超过640万的网络文学作者,截至2017年已写出了1160万部文学作品。而在此前一年半的时间内,仅在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阅文集团下的网络文学作者,就已更新章节3360万章,615亿字。

随着网络文学的快速发展,其衍生产业链开始进入快车道。基于网络文学的影视剧、游戏、动漫、有声书等多管齐下,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2017年,网络文学第一股阅文集团一上市便大涨86%,成为港股10年来最火的IPO,现市值已达327.49亿港元。商业化运作给网络文学写作者带来了丰厚回报。2018年网络文学作家收入排行第一名的唐家三少,版税收入高达1.22亿元。

这已经不仅仅是属于中国的文化现象了。中国的网络文学,与美国的好莱坞、日本的动漫、韩国的电视剧,被并称为当今世界的四大文化现象。

2. 湖南网络文学:处在中国网络文学第一方阵

湖南是文学大省,网络文学湘军与传统文学湘军一样,在全国有地位、有影响。

中国作协2012年首次统计的全国最具影响力的617位网络作家名单中,湖南占有34席。我国第一个年薪超百万的网络写手是湘籍作家血红(2004年)。近年发布的全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排名前十榜单,湘籍网络作家连续三年占据两席(梦入神机、血红),其中梦入神机2018年版税收入高达2700万元,排名第7。湘籍网络作家静夜静思、血红、蝴蝶兰、丛林狼等都在外省任网络作协主席或副主席,足见网络文学湘军的不凡实力。

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认为:无论从网络作家作品的数量,还是大神作品的影响力,湖南网络文学都处于全国网络文学的第一方阵。

3. 长沙,我国网络文学的一片高地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在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研讨会上高兴地说:长沙的网络文学发展水平高于全国。长沙有一大批辨识度非常高的网络文学写作者和作品,湖南省委省政府、长沙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网络文学的发展。长沙,是我国网络文学的一片高地。

目前,湖南在全国有影响的网络文学大咖,25%以上都在长沙,长沙从事网络写作的签约写手超过3000人,其中年收入100万以上的有两百多人。

对于网络文学写作,“80后”“90后”甚至“00后”有着先天的优势。每天上千字的更新,完结本动辄上百万、数百万字,这样的写作,需要年轻和体力,更需要激情。因此,数量众多的文学青年始终是网络文学创作的主体。

我面前这位胖胖的小满哥,就是二目。戴着深度近视眼镜,一脸的腼腆,一副典型的工科男模样。

二目本名陈睿,1986年出生在长沙市河西渔湾市。有记者采访他时,问他喜欢什么?他说他喜欢吃,最喜欢烧烤,平时出门也大多是为了吃。难怪这么胖乎乎的。

大学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学的土木工程,二目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望城区高星物流园的工地,第二份工作,是在上饶高铁站。他回忆道:“我那时候待在荒郊野外,娱乐活动寥寥无几。其他人打牌,我就看网络小说,看完后心里就会格外痒痒,最后便干脆自己动笔。”二目是幸运的。他告诉我,他写作网络小说才3年。2016年,他的《放开那个女巫》一放在起点文学网上便好评如潮,阅读量当年就破亿。他也登上了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公布的“2016年网络文学十二天王榜单”,被誉为奇幻人气王。2017年、2018年,他连续两年进入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最具潜力男作家前三十。2017年更凭当时尚未完结的《放开那个女巫》,被中国网络文学评论家委员会授予“一书封神”桂冠。这部书还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在国外小说网站同步连载,反响热烈。

二目说,网络写作虽然自由,但他对自己的要求是:尽可能积极向上。

光头、大高个、一副硬汉的形象。周健良说他小的时候曾经是长沙荷花池出了名的浑小子。“荷花池”这个地名,一下拉近了我们间的距离,因为我工作的地方就在荷花池旁。青春期的周健良曾是一名叛逆少年,初中毕业后他就没再上学了。16岁周健良进入了父亲工作的长沙重型机器厂,做了一名车工。19岁周健良在长沙的歌厅唱了两年歌。21岁,他远赴新疆当兵。从部队回来后,周健良打过一些零工,但总不如意。2003年的一天,失业一年多、身体状况欠佳的周健良,怀揣着20元钱走进网吧,打开起点中文网站,给自己取了个网名“最后的游骑兵”,写下了他的第一部军事题材小说《终身制职业》,代表作品还有《愤怒的子弹》《使命召唤》《极限拯救》等。周健良说,他是“生计无着,为求温饱而尝试卖字换钱”。他还有一个网名“流浪的军刀”,也很出名。

1972年出生的周健良,在这个以年轻著称的群体里已经不算太年轻了。他算是较早涉足网络文学写作的,被称为网络军事文学的扛鼎作家之一,他新当选为长沙市网络作协主席。

许多长沙和湖南的网络作家都是这样走上写作之路的。

愤怒的香蕉,原名曾登科,1985年出生,湖南衡阳人,现定居长沙。性别男,不过一般读者都管他叫蕉姐,因为他经常来“大姨妈”,一个月就写两三章节几千个字,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更新。而他则说:凭手艺吃饭,不敢敷衍读者,一定要自己满意才上传到文学网站。有人说,愤怒的香蕉是个死硬派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个社会,很多年轻人,从一开始的理想主义,后来因种种现实问题而放弃而妥协,但愤怒的香蕉不是。

读小学4年级时,坐在愤怒的香蕉前面的同学写了一篇圣斗士的小说,让他羡慕不已。于是,写作的种子在他心里扎下了根。中学时,他读遍了学校外面4家书店里的书。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那时候觉得自己这么聪明,有什么做不好?” 愤怒的香蕉说。2003年他去广东佛山打工。每次发了工资,就去买名著读。他也开始尝试写网络小说,写完就去网吧传到网上。“纯粹是出于兴趣去写,从来没有想过靠写作赚钱,现在成了网络作家,是无心插柳。”直到2007年,起点中文网与他签约,他才决定全职写网络小说。

愤怒的香蕉2017年获得第二届“中华文学基金会茅盾文学网络文学新人奖”; 2018年,入选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百强大神;2019年,入选阅文集团“2019原创文学白金作家”名单。代表作有《异域求生日记》《隐杀》《异化》《赘婿》等。

4. 长沙网络文学创作特色:千姿百态,百花齐放

由于网络平台的趋利性,网络文学难免有低俗和媚俗化倾向,但长沙的网络文学创作,主流一直在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行,产生了大量影响广泛、健康优质的作品。长沙的网络文学创作,几乎涵盖了网络文学最热门的类型,如玄幻、都市、历史、二次元、言情、军事、幻侠等等。陈崎嵘说:长沙的网络文学创作,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那就是千姿百态,百花齐放。

洛小阳(本名罗文)的《三尸语》2019年1月19日首发,完本时间为2019年4月11日,发表在“火星小说”网站上(非独家全平台),字数111万。这部作品连续三个月霸占销售榜、推介榜、打赏榜、追书榜、勋章榜、评论榜第一。评论家们认为,《三尸语》的出现是一个惊喜。有趣的是,洛小阳还因《三尸语》的维权,与厦门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打了一场官司,获得胜诉,在业界引起了轰动。

这部小说书写了一座楚地村庄的百年灾患秘史。第一届长沙市优秀网络文艺作品评选颁奖词说:这部作品“文本构思精妙,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画卷般呈现村庄内部嘈杂而沉重的生存格局。作者沿袭传统志怪笔法,状怪见人心之叵测,写鬼显人性之幽微。作品立足个性化地理文化空间,是当代网络文学在地性书写的典范。”

民间传说中,济公是降龙罗汉投胎转世。妖夜(本名黄雄)的《降龙觉醒》,便是以济公的民间传说为依托展开的幻侠故事。这部书首发于2018年11月,完本于2019年5月,发表在“起点中文网”,全本字数20万,被改编成了同名电影。本次评选颁奖词认为:《降龙觉醒》言语干练,文脉劲直,张弛有序,书写了渡人之济公在前世的“被渡”。主人公历经“四斗”:与妖斗、与人斗、与爱情斗、与戒律斗,以旁观者身份观人间百态,以亲历者身份呈自我蜕化。以玄幻写侠义,寓思致于荒诞,是一篇有一定境界和高度的幻侠文。

关云的笔名很引人注目:贼眉鼠眼。他的《贞观大闲人》描写了现代青年李素梦中穿越到了贞观年间一寒门庄户家中,从在乡间试治天花开始走上了仕途。他既是一个旁观者,观察着大唐的风土人情,又是一个参与者,努力建设着他心目中的大唐。这部网络小说首发于2015年2月,完本于2018年6月,发表在“起点中文网”,全本达328万字,各网站渠道浏览量共计一亿以上。

为了写好这部书,贼眉鼠眼特地去陕西体验生活了几个月,书中的地方特色包括陕西方言都比较地道。

在这次长沙优秀网络文艺作品评选中,评委们更欣喜地看到了网络作家对现实生活和时代热点的关注与表现。王敏(笔名何许人、罗拉)的获奖作品《荣耀之路》极富现实关怀,紧扣“一带一路”的宏大背景,将慷慨激昂的家国情怀与波诡云谲的商战竞争、波澜壮阔的国际外交、细腻深沉的儿女情长熔于一炉,塑造了具有开拓精神与创新气质的当代中国商界人物形象,展现了中国建工行业深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的艰难历程和国企改革的深层嬗变,风骨志气与使命担当坚实凸显。湖南网络文学创作中,出现这样充满家国情怀和现实关切的作品,充分显示了湖南作家的精神气质。

5. 马栏山“中国网络文学小镇”:省市共建国家级网络文学小镇

长沙月湖公园北面,临水一排占地约1640平方米的建筑,是即将挂牌的马栏山“中国网络文学小镇”一期的主体工程。

在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一个新兴的文化产业,网络文化社区建设方兴未艾。2017年,“中国网络作家村”在浙江杭州市滨江区挂牌,唐家三少、辰东、血红等一批国内顶级的网络作家入驻,从作品创作、改编,到版权交易、项目孵化、影视动漫、游戏衍生开发等,形成了产业生态链。园区入驻了100多家文化公司,加速了IP作品商业价值的开发和变现,10个月就实现版权交易收入过亿元。江苏网络文学谷、天津网络文学小镇等也已挂牌。重庆、上海、广东、四川等地也都在创立产业园区。

湖南网络文学大神因此流失严重,大批重要的湘籍网络作家被“挖走”。尽快在长沙组建网络文学社区,留住人才,吸引流失的人才回湘,服务于我省的经济、社会、文化建设,已经是迫在眉睫的要求。

长沙建设网络文学小镇,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长沙有大批优秀网络文学写作者,产生了大量非常有影响的网络文学作品。湖南省委省政府、长沙市委市政府正在大力推动文创产业发展,加大了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负责运营的中南天使传媒,为上市公司中南传媒参股企业,在相关领域深耕长达10余年,拥有唐家三少、辰东、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蝴蝶兰等国内一线网络作家作品的实体出版权,已出版作品市场占有率高达90%,稳居全国网络文学出版第一的位置。该公司在动漫、影视等方面也具有较强优势,2017年全年销售码洋6.3亿元,2018年超过了10亿元。

2018年8月,湖南省委宣传部召开了集省作协、长沙市委宣传部、马栏山文创园管委会等在内的相关单位协调会,引导并推进“中国网络文学小镇”在长沙的落地和建设,并将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予大力扶持,助推我省网络文学全产业链开发,推动区域IP经济的发展。2019年1月,中国作协批复了湖南有关部门申请在长沙建立“中国网络文学小镇”的报告。小镇将由中国作协、湖南省委宣传部指导,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网络作家协会)具体执行,长沙市有关部门、马栏山视频产业园、“中网文正”、“中南天使”等负责建设和运营。小镇建成后,将集聚八方文化资源,吸引全国网络文学大咖,让相关公司注册落户马栏山,形成集网络作家入驻、工作室注册、作品IP孵化、交易、授权衍生及海外文化输出为一体的多功能产业园区。

在社区发展良好的情况下,第二期还将扩大小镇的规模和园地,建设一系列配套设施,如网络文学阅读体验馆、网络作家创作区、动漫高科技VR体验馆、动漫影院等,加强用户线上线下体验。

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湖南省网络作协主席余艳说,小镇一期建设工程将于今年3月完成。一期已遴选了妖夜、愤怒的香蕉、流浪的军刀等12位网络大咖级作家入驻,同时向湘籍网络作家开放。“中国网络小说周”也正在申办中,将于2020年上半年与小镇挂牌仪式一同举行,并永久落户长沙。

建网络文学小镇,将和湖南网络作家协会的工作一起,将我省单打独斗的网络作家团结起来,抱团激活,使他们从单纯的作家,变成版权创造者、运营者,为我省文化产业提供优质的IP内核。

这个省市共建项目,将成为我省的又一张新的文化名片。

来源:湖南日报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