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转自上海网络作家协会《网文新观察》2020年第04期”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

文/雷成佳

网络文学在二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呈现出昂扬恣肆、高歌猛进的蓬勃样态,我国网络文学作家、作品和读者的数量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峰值,网络文学读者数量已达4.55亿,创作者已达1755万,仅阅文集团旗下作品便累计超过1170万部,覆盖了200余种内容品类[1]。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网络小说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读者的阅读选择,在海外读者心中的人气也越来越高,用户规模不断增长。海外读者尤其喜欢阅读言情、玄幻奇幻、武侠仙侠等题材的中国网络小说。在国家“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战略方针推动下,各网文集团积极译介国外读者喜欢的网络题材作品,从依赖海外翻译网站到自主筹建网文海外网站,部分网络小说已翻译成英、法、俄、日、韩、印尼、阿拉伯等十几种语言版本,从单纯的网络小说“出海”到与其相关的影视、动漫等多元衍生品内容的输出,中国网络小说已从最初的主要输出地东南亚扩展覆盖到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艾瑞咨询提供的《2019年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研究报告》[2]显示,网文“出海”翻译作品已超500部,如《鬼吹灯》《诛仙》《盗墓笔记》《我欲封天》《三界独尊》《莽荒纪》《一念永恒》《武极天下》等作品均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并获得良好的反响,网络小说IP改编的影视剧《择天记》、《扶摇》、《天盛长歌》和《全职高手》动画版、《指染成婚》漫画版等也在海外市场创下不俗成绩。据统计,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的区域包括东南亚、欧洲、美洲,潜在用户总计超8.5亿,潜在市场规模高达300多亿元。在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发繁荣和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的新时代使命下,其所负载的文化传播意义也逐渐被重视起来,“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文学文化舞台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类型化创作指征,以及具有广泛认同的丰富多样的内容表达。作为人类文明进程中的新生事物,网络文学当之无愧地成为时代发展的弄潮儿,从民间到主流,从国内到国外,形成了蔚为大观的文化现象”[3]。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热潮,是政策的扶持引导、网络小说的自身魅力、海外市场的需求和网文企业的积极布局等多方共促的结果。

一、网络小说本体特质的发力

中国网络小说形成“出海热”源自于其轻松娱乐的风格特点。近几年来兴起的网络类型小说早已摆脱了“痞子蔡”式的清新稚嫩而呈现出狂放野蛮的井喷式魔力,囊括了玄幻、穿越、架空、后宫、同人、悬疑、职场、黑道、魔幻、推理、盗墓、异形、末世、丧尸、百合、美男、校园、竞技、轻小说等21种类别,不仅如此,目前海外网络小说类型还在不断细分,以求更加周全地满足海外读者的阅读偏好。它们与文学网站的商业运作市场化为主导,呈现当下中国网络文学写作的新阶段和新特质,其语言的直白性、故事的传奇性、人物经历的曲折性、文体风格的娱乐性、主人公升级打怪的“爽”性等都成为了吸引海外读者的元素。相较于严肃文学和古典名著等给海外读者带来的语言翻译和文化理解上的巨大鸿沟,网络小说的生动有趣、浅显易懂,“一视同仁”地连接起了海内外读者的“快感通道”。

中国网络小说能吸引海外读者的追捧还源自于颇具魅力的东方文化元素。以玄幻小说为例,国内玄幻小说与国外魔幻小说具有异曲同工之妙。自《魔戒》从20世纪60年代风靡欧美后,众多作家开始创作类似题材,西方现代魔幻小说得此蓬勃发展。中国的玄幻小说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其中的玄想、幻想质素与西方的魔幻小说有共通的地方,一定程度上打通了海内外读者的壁垒,又因东方玄幻小说中特有的玄学、道学等东方文化因子迥异于西方文化背景,在一定共鸣的基础上又超出了海外读者的经验积累,其带来的具有神秘色彩的距离感极大地吸引了海外读者的阅读和探索兴趣,他们饶有兴趣地探索东方玄学和道学的奥秘,并彼此互称“道友”。童之磊认为,“网络文学不止是用太极、八卦、武术、工艺等东方神秘文化吸引海外读者,更重要的是作品中所承载的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思考和情感”[4]。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网络小说的“海外热”除了具有海外传播的天然质素外,还与其赖以衍生和传播的载体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冲决了传统报刊纸媒的拘囿后,又随着网络的迅速更新迭代产生出与之相契合的博客文学、微博文学、微信文学等形式内容,在手机读屏如此方便而又普遍的海内外,无疑为中国网络小说的插翅出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网络小说作为大众通俗文学的重要样式,以非凡的想象力构成了影响广泛的话语体系,又带着极大的传播力“出海”腾飞。

二、提升文化软实力战略下的政府助力

随着经济与科技的迅速发展,中华民族距离世界舞台中心越来越近,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国的外交策略之一。网络文学以其强大的大众感染力和传播力成为传播中国文化精髓的有力名片。有学者称,中国网络文学已成为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齐名的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拳头产品”。

自2011年以来,国家尤其重视文化建设,对文化发展的顶层设计为网络文学的“出海”添砖加瓦。2011年10月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充分表明了促进中国文化的输出是国家意志,也是一项重要的国家策略。接下来的几年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会议上发表了有关文化建设的重要讲话:2013年12月30日《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提出“我国要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就必须使当代中国价值观念走向世界,要加强提炼和阐释,拓展对外传播平台和载体,把当代中国价值观念贯穿于国际交流和传播方方面面,综合运用大众传播、群体传播、人际传播等多种方式展示中华文化魅力”;2014年10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文艺工作者要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声音、展现中国风貌,让外国民众通过欣赏中国作家艺术家的作品来深化对中国的认识、增进对中国的了解。要向世界宣传推介我国优秀文化艺术,让国外民众在审美过程中感受魅力,加深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理解”;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贺信中提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为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提供了宏观的理论支撑;2018年8月《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要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向世界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5]。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发出后,各部门、各级政府纷纷制定了更加具体的指导文件。2015年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了《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网络文学作品积极进入国际市场,在世界舞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发中国精神、展示中国风貌”;2016年,国务院发布了《“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首次将数字创意产业纳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2016年12月,文化部印发的《文化部“一带一路”文化发展行动计划》中提出“面向全球的合作理念,构建文化交融的命运共同体”的发展目标,把“一带一路”文化产业繁荣发展作为重点任务之一;2017年4月,文化部出台了国家层面首个针对数字文化产业发展的宏观性、指导性政策文件《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丰富网络文化产业内容和形式,推动优秀文化产品网络传播”。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开幕式)

在具体文件精神的指导下,各具体实施部门纷纷行动起来。2017年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成立,除了做好网络作家的联络和组织、研究作家作品、建构评价体系等创研性质的工作外,同时负责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对外交流等外联方面的工作;2018年9月15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以“世界舞台·中国故事”为题的“网络文学走出去”论坛召开。论坛上发布了“传播中国新时代网络文学出海暨激励计划”、发布启动网络文艺海外传播奖、发布了“网络文艺英才国际研修计划”,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与阅文集团、纵横文学、阿里文学三家网络文学领军企业联合成立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此次论坛以相当大的力度搭建了网络文学的国际交流与传播平台;2019年8月10日,以“网络正能量文学新高峰”为主题的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开幕式暨高峰论坛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举行,会议研讨了“文化出海,向世界讲好中国好故事”的重要议题,为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提出了新思路新表达;2019年11月15日,首届海南岛国际图书(旅游)博览会举行“自贸港背景下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输出”主题论坛,论坛将网络文学的对外译介、海外落地、对外出版业务转型创新等议题提升到了新高度;已经举办两届的“中国网络文学周”将在2020年升格为“2020中国国际网络文学周”,它将在引导中国网络文学健康发展、搭建国际网络文学高端平台、扩大国际文化创作交流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三、增强“载道”开源竞争力下的平台借力

2007年以前属于网络文学“出海”的萌芽期。起点中文网的前身“中国玄幻文学协会”早在2001年就有意促进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传播。发展到2004年,起点中文网开始向全世界出售网络小说版权,先后在泰国、越南、韩国等国家输出历史和言情类中国网络小说,逐步打开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大门并收获颇丰。受网文走红海外的鼓舞,不少中文网站跃跃欲试,都希望能在海外市场分得一块蛋糕。2015年前后,俄翻网站Rulate、英翻网站Wuxia World、Gravity Tales等纷纷崛起,为与更多中文网站合作、助力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作为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领军企业的阅文集团于2016年提出了“海外传播2.0”的战略模式,以2017年5月推出的中国企业开创的第一家正版网络文学外语平台“起点国际”(后升级为Webnovel)为标志,由出版授权为主的传播模式升级为以线上互动阅读的集合版权授权、开放平台、原创文化建设等举措:

其一,海外授权。阅文集团已向全球授权300余部作品的数字出版和实体出版版权,与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并向其授权百余部版权作品。

其二,与GravityTales等海外翻译网站达成战略合作,开创性地实现网络小说中英文双语版在海内外同时发布、同步连载,缩短了中外读者的“阅读时差”。

其三,建立并投资原创文学网站。阅文集团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具有国际属性的原创文学网站,让网络文学成为国际化的文学创作和阅读范式,目前,平台上拥有了5000余位海外作者,发布的英文原创作品共10000余部。

其四,主办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全球研讨会、粉丝见面会。先后于2017年和2018年在泰国、新加坡举办“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高峰论坛”暨“网络文学国际传播全球研讨会”、在菲律宾举办粉丝见面会,就作者的创作、出版内容规范、两国人民阅读偏好、引进题材选择等议题进行了热烈的探讨。阅文集团还承办了“网络文学走出去”论坛,发布《2018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发展报告》,为推动网络文学、中国文化走出去建言献策。

其五,携优质作品参加国家书展。携《全职高手》等优质作品积极参加伦敦书展、纽约书展及法兰克福书展等各大国际展会。

其六,投资海外原创网络文学平台并发布“星创计划”。阅文集团战略投资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株式会社文笔雅),布局韩国网文市场,亦携手发布“星创计划”,在联合培养作家、打造优质原创文学作品方面发力。

与阅文集团丰富的海外翻译网站合作经验不同的是,2015年开始聚焦海外市场的掌阅科技海外版(英文名为“iReader”)主要通过产品项目投资的方式打开阅读市场,利用少量的资源来实现海量IP的国际化,延伸网络文学IP的海外生态链条。不仅如此,“掌阅”在积极参加各种国际交流活动的同时大力挖掘海外本土化内容,以文化差异吸引本土用户,先后与马来西亚彩虹出版集团有限公司(Pelangi Publishing)和韩国英泰公司(INTIME)等多个国家的权威出版社签约。“iReader”目前已覆盖14种语言的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40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海外项目累计用户已超2000万,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中国网文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第一部被翻译成外文出版的网络小说《隋乱》是全球最大的中文数字出版机构之一的中文在线所运作的。以传承文明为使命、致力于打造世界级文化教育集团的中文在线于2019年全面启动品牌升级,在国际化和多元化的发展上增加砝码。提及中文在线的文化出海战略,童之磊介绍道,“中文在线独创业务内生和投资并购双轮驱动的‘文化出海’模式,公司旗下英文世界最大中文网络文学网站Wuxia World和自主研发的视觉小说平台Chapters,已成为网络文学出海的最强音”[6]。在业务内生方面,Chapters在吸纳中国众多优质IP作品后,以视觉化、交互式等代入感颇强的多元形式推动作品传播,是推动中国网络文学作品打入国际市场的全新尝试。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业务越来越专业化,出海的足迹逐渐遍布全球,海外读者的人数以28.4%的速度逐年增长。网络小说出海的规模化、行业化、市场化发展将得到深层次扩展,其已经成为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展示中国形象的重要端口之一,至于能否长期在海外站稳脚跟,则要看中国网络小说能否保证优质内容的持续性输出了。

(雷成佳,中央民族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网络文学、新媒体文学。)

参考文献:

[1]中国作家网,《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220/c404027-31595926.html。

[2]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出海研究报告》,http://www.199it.com/archives/895664.html。

[3]肖惊鸿,《出海,是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必由之路》,文艺报,2019年12月25日。

[4][6]童之磊,《文化出海,向世界讲好中国好故事》,http://stock.591hx.com/article/2019-08-09/0001090924s.shtml。

[5]http://cpc.people.com.cn/xuexi/n1/2019/0110/c385474-30514168.html

雷成佳|中国网络小说“出海”的机缘探究|2020年04期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