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面存在的真实 ——从《择天记》看网络玄幻小说的影视改编

异面存在的真实

——从《择天记》看网络玄幻小说的影视改编

网络文学IP产业自2015年兴起,如今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且随着消费文化以及互联网文化等因素的不断融合,进入了更加繁荣的阶段,而玄幻小说作为最具特色且受众最广的门类,与之相关的文化产业也在与时俱进。目前,玄幻IP已凭借其本身的戏剧基础完成了与游戏、动漫等的多态开发,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然而,并非所有的网络小说都可以产生轰动的连锁产业反应,因为影视公司会从社会文化、作品质量以及点击率等方面进行考量。小说和影视虽然是不同的艺术门类,但二者却因为叙事的共性能达到互相转化的效果,从而实现小说与影视作品的双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由众多新生代演员演绎的、改编自猫腻同名长篇玄幻小说《择天记》的同名影视剧就值得重视。本文试图以《择天记》为例,探讨网络玄幻小说影视剧改编的策略及其引发的思考。

为什么是《择天记》

(一)创作思想的游戏性

  游戏,即与现实针锋相对的能力。它蔑视现实,试图击溃现实,让生命浮出沉重的现实之海,摆脱实际经验的束缚,呼吸自由轻盈的阳光。作家猫腻生于70年代末期,成长于80、90年代,在技术尚未开始“狂飙突进”的青春期,游戏成为猫腻这样的少年们最热衷的娱乐活动,街头游戏机电子屏幕上的枪战和赤手空拳的搏击都给这群青年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那是一种暂时摆脱学业压力的奇妙乌托邦,作家们心中的“游戏机情结”反映在小说创作中便是主角们一路开挂的操作,似是游戏人生。

《择天记》讲述一群少年英雄并肩战斗与黑暗势力展开生死搏斗的故事,在故事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技能和装备。比如主角陈长生虽外表柔弱,实则学习能力极强,三千道藏尽收眼底甚至学会龙语;白落衡作为白帝城唯一的妖族公主受尽宠爱,落雨鞭、千里扭等百器榜上价值不菲的武器都归她一人所有;即使是凡人唐三十六也被作者大方地赋予富可敌国的唐门公子身份。除此之外,网络玄幻小说的修炼升级也类似于网络游戏中的等级制,随着经验的增加,人物的等级也越来越高。以主角陈长生为例,这个身世坎坷注定活不过二十岁的少年,自从到了神都便开始了逆袭模式,先是重振国教学院,随后又点亮了自己的命星,在大朝试中夺得了第一名的成绩,继而进入周园,获得了周独夫的帮助之后,顺利逆天改命最后成为新一代的教宗。

《择天记》作为典型的架空式玄幻小说,既有传统神魔小说的影子,又受到西方奇幻故事的影响,整部作中所包含的人物形象,色彩画面以及故事情节都十分符合网络游戏的运行规律。阅文集团营销授权总监谢正瑛曾指出,凭空架构故事创造角色和背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网络文学IP资源的直接应用不仅可以带来资深粉丝,对于缩短开发周期、降低推广风险等也有特定优势。由腾讯游戏研发的同名手游《择天记》自公测初期就受到广大粉丝的追捧作为角色扮演型的网络游戏,玩家可扮演天机阁、离山间宗等门派职业与陈长生一起维护人妖魔三族的平衡,重新认知整个世界。因此,《择天记》因其游戏性特征而伴随着的巨大商业潜力,也使版权商把目光投向了影视市场。

(二)“逆天改命”的哲学性

成长是一种在叙事上制造力量的积蓄,令作品中的主角在成长的同时接受磨难和挫折的考验,在接触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的同时,反复拷问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主角历经重重磨难最后在心灵上达到一定的升华和成长。《择天记》是一部典型的成长小说,之所以选择这个名字,显然包含了作者深刻的写作意图——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要强求。

主角陈长生从一开始就注定无法长生,但他不相信命运,拿着一纸婚书来到神都,为了求生,潜心修炼加上天赋异禀,使他在各种各样的比试中拔得头筹,逐渐开始了成长模式,最后逆天改命,并且和神女徐有容长相厮守,完成了所谓的“屌丝逆袭”之路。另外,书中的其他角色也始终践行着这一深刻的命题,比如被圣后囚禁在寒潭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小黑龙,她自知自身力量薄弱无法摆脱牢笼,但从未轻言放弃,多次逃跑未遂也并不因此消沉,以至她等来了陈长生使她重获自由。即使是大反派教宗,也能够隐忍二十年,处心积虑为了自己的私利布置阴谋诡计,企图执掌整个大周的政权,结局当然惨淡,但是他所携带的与命运抗争的勇气仍旧显而易见。

由“情节曲折”和“篇幅漫长”共同构建的成长题材大受欢迎,其背后隐藏着的是作者与读者的共同追求,后者下意识的代入感使得虚拟人物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一种同步行为。陈长生的成长历程充满了真实的艰难,一连串的冒险拼搏之后带来的人生价值实现,让读者为之一振。自古以来,命运天定的宿命论和人定胜天的励志哲学一直相争不下,前者能够带给失意者一剂安慰的良药却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正能量背道而驰,而充分鼓励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与命运抗争的励志哲学成为了一种主流思潮。《择天记》在这一方面做得很出色。

影视剧改编策略

英国文化学者泰勒对文化持这样的观点:“(文化)乃是包括知识、信仰、艺道法律、习俗和任何人作为一名社会成员而获得的能力与习惯在内的复杂整体。”当前,影视文化作为最受欢迎的大众文化类型之一,具有娱乐性、通俗性的特点,而改编剧《择天记》引起的激烈争论,表明对影视剧改编策略的研究是十分有必要的。

(一)尊重原著

魏毅东在《“视觉殖民”与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中提出影视作品改编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对原著的尊重,否则便会产生背离原著真正意蕴的负面效果。将故事从文本拉到电视屏幕这一过程中,影视剧就已经产生了潜在的观众,也就是所谓的原著粉,这些粉丝在知道版权被买下之后就一直追踪电视剧拍摄进程,因为他们希望心目中的小说能够更好地展现和推广,因此如何在推陈出新的基础上尊重原著成为电视剧制作所要考虑的问题。

以2011年走红的宫廷大戏《甄嬛传》为例,该剧根据流潋紫同名小说改编,但是其评价却远远高于后者,甚至连书粉都不禁表示,“电视剧拍的比小说精彩多了。”主要原因即在于郑晓龙及其团队对于原著的尊重:不论是甄嬛与玄清玄凌两兄弟的爱恨缠绵,还是和年妃、皇后之间的后宫争斗,全都是按照原著有条不紊地进行,当然一本百万字的小说压缩成76集的电视剧,其中对支线人物和情节的删减也变得有必要,只是这些改动都无伤大雅。

反观《择天记》,其改编后的人物关系被设置成一团乱麻,比如圣后身边的女官莫雨原著中喜欢陈长生,最后嫁给了一位王爷,而电视剧却将她和男三号唐三十六牵扯在一起;又如主角陈长生和师父计道人的关系并不是电视剧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温情,师父喜欢的是余人师兄,真正的婚书也是余人和陈有容的,计道人只是把陈长生当作棋子。诸如此类在电视剧中有很多例子,根本原因是剧组在作者猫腻尚未更新完结作品就开始筹备开机,不尊重原著,既损失了书粉,又加上制作不够精良,连剧粉也所剩无几,反招骂声一片。

(二)内容映射当下社会生活

网络玄幻作家高楼大厦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抛开版权不提,仅仅只是读者受欢迎程度,玄幻小说排第二名,都市小说才是第一名,因为读都市小说,读者先天有代入感,我们大多数读者生活在都市里。”玄幻小说构造的博大宇宙与异次元空间一方面确实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暂避现实的乌托邦,但与此同时,书中所提及的洪荒、命星等等抽象的词汇却很会使读者的想象与作家原始的构想发生偏离,所以当一部玄幻小说被计划改编成影视时,就要考虑到它与现实的联络。

以同类题材《花千骨》举例,当其被影视化之后,最引人关注的其实是女性话语意识的凸显。传统影视剧中,女性题材往往都是迎合着男性的欣赏习惯,以男性审美为中心,而剧版《花千骨》的矛盾焦点全都围绕着女主角而展开,女性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来塑造心目中的理想爱情,这与当下社会中女性意识的不断增强不谋而合,所以,2015年的夏天,影视剧版《花千骨》成了热门话题。

在这一方面,剧版《择天记》也同样有着可圈可点之处。在影视改编上,制作方用庞大的叙事映射当下生活,更是将现代职场生存的相关理念纳入其中。以陈长生为代表的普通读者,从一开始的默默无闻到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神都就像是一个公司,陈长生从一个小职员最后成为了CEO,这让“社畜”们大呼过瘾,也算是在工作之后聊以慰藉的精神食粮。

IP热下的冷思考

信息技术迅猛的当下,玄幻小说本身所具有的包容性使得此类文本成了影视改编市场炙手可热的对象。然而,一大批爆红的玄幻题材作品被搬上荧幕之后表现得却不尽如人意,其繁荣的背后仍在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妥善处理和解决这些问题,就能使得网文界与影视界的联姻走向更为健康的道路。

(一).重流量 轻质量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影视剧作品质量之所以参差不齐与如今社会对“IP+流量明星”的盲目推崇是分不开的。慈文传媒文化CE0马中骏认为,“因为IP热,大家都来拍,一些不能影视化的也做了影视化的工作,它的效果不会太好,拍摄过程中还有很多急功近利的现象,以为抓到一个流量小鲜肉,以及有了一个IP,一下子就会火爆,结果不是这样的。”

2016年5月电视剧《择天记》正式开机,滑稽的是,此时的原著尚在创世中文网更新连载,直至一年之后猫腻才宣布小说已经真正完结,也就是说所谓的影视改编只是借用了原著的外壳,整个剧组并没有沉淀下来好好地打磨剧本。这不仅让作为观众的原著粉手足无措,更会引起对原著篡改的嫌疑。相比之下,郑晓龙导演《后宫甄嬛传》走的便是精雕细琢道路。郑导不急不躁,光是研究原著和小说就用了三年的时间,参演的也都是娱乐圈有名的演技派,无一“流量”的影子。《择天记》的创作团队不仅没有吸取经验,反而选择当红小生鹿晗和95后小花古力娜扎来饰演男女主角,无非是试图借着idol们的超高人气来弥补自身制作的不足,这一设想无疑是失败的,豆瓣4.2的低分直接宣告“制作不够,明星来凑”的投机取巧已经没有多少说服力。

在原本的故事中,神女徐有容眉眼清秀却气度不凡,“站在崖畔被晨风吹拂,竟给人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是人间独一无二的雏凤。”反观电视剧,古力娜扎的生气伤心喜悦的表情都只有一种,全然没有小女儿家的姿态,除了貌美几乎与原著再无和谐之处,唐三十六从豪门少爷又演成了聒噪不懂事的小徒弟,尽管有陈数、张兆辉等娱乐圈资深前辈的加盟,也拯救不了整个剧组的粗制滥造。诚然,明星效应与粉丝经济的结合确实能为影视业带来一定的收效,然而过度依赖粉丝经济势必会携带相应的风险。

(二)制作水平受限

除此之外,文字与影音分属不同的传播媒介,影像虽可以将文字留白的空间具体化,但是却很难堆砌数据。素有“编剧教父”之称的罗伯特曾经说过,“摄影镜头是可怕的X光机器,任何虚假的光都逃不过它的透视,它将每一个脆弱无力或虚张声势的故事转折剥脱的一丝不挂。”比如在《择天记》原著中,猫腻叙述陈长生一路成长的过程,写他的坐照、通幽,每一次升级之后相对应的力量等级都清清楚楚,电视剧却只能一笔带过,不能清晰地呈现主角的升级过程,无法说清升级之后功力具体发生的变化,却仍然保留了原著中的升级主题,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逻辑上的悖逆。

观众批评最为激烈的在于电视剧的后期功底不足,比如作为全剧最后一个高潮的人妖魔三界大战,却只有区区几百个群众演员,所谓“收尽天下宝藏的周园”也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再不过的原始树林,“五毛特效”比比皆是。仙侠奇幻类题材本身就需要高科技制作团队的支持以及最大程度地对原著充满想象力画面的还原。《择天记》的例子说明当下网络玄幻小说影视改编的制作水平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对玄幻小说影视改编的建议

(一)注重剧本质量

影视改编作为二次创作,切记对原著的生搬硬套。网络玄幻小说体量惊人,动辄几百万字,要把所有的故事情节全都通过镜头转换出来绝不可行,所以需要创作团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根据现实的需要,深化改编剧的内涵,提高作品的质量。对比《择天记》的爆冷,2019年改编自猫腻同名玄幻小说《庆余年》一登陆卫视就火爆荧屏,获得豆瓣该年度评分最高华语剧集第十名的好成绩。该剧对原著进行了恰当的取舍,比如原本的主角穿越戏码,为求过审,换成了大学生张庆对导师讲述自己创作的小说,以此展开故事情节。再加上导演邀请原著作者猫腻亲自操刀担任编剧,保持原著特色和改编创新之间需要一个平衡,而作者作为最了解小说的人,最适合担任这一职位。

(二)提升制作水平

另外,我国社会经济、多媒体等近年来一直处于迅速发展的水平,信息技术人才也源源不断地出现,这是玄幻剧团队所面临的机遇。然而现下的问题是,一部耗资千万甚至上亿的仙侠剧,其中有将近一半的成本用作演员片酬上,导致后期制作只能缩手缩脚,导演用年轻演员来投粉丝们所好,结局只能是以粗制滥造为代价草草收场。故而,要改变当前创作困境,就要最大限度地将成本运用在技术的开掘。玄幻类影视作品不同于都市言情,它超脱现实,架空的宇宙空间必须要用技术来呈现,制作团队应该学习先进的拍摄技巧与后期制作技术,合理利用超媒手段提高影视制作水平,推动影视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结语

    网络小说为匮乏的影视艺术带来了新鲜血液,也给整个网文界获得了新的发展空间。因此,玄幻文学IP产业作为文化产业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其发展前景是十分光明的,只要坚持创新、坚持正确的价值导向,网络玄幻小说将来势必会更有作为。

(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