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近一年来的网文观察 | 付与时人冷眼看

听雨/文

2021020112570834

  听雨,本名孙毅,武汉大学文学学士,陕西户县人,陕西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为十二章纹内容合伙人,曾任咪咕数媒总编辑,哎呦文学副总裁,纵横文学内容运营总监。听雨 :近一年来的网文观察 | 付与时人冷眼看

笔者自2020年3月从咪咕数媒离职后,进入的是动漫行业,这是一个与网络文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但又保持一定距离的行业。从自身从业十余年的网络文学圈子跳了出来,笔者却也有了旁观者的时机与角度,看到的网文行业与之前有所不同,借此机会将自己这一年的观察分享给大家。

笔者以为“焦虑与变革”当是2020年网络文学行业发展的关键字。其实这种苗头从连尚重塑免费模式之际便已经展现些许,而以2020年4月底阅文集团管理层变动为标志,可以说整个行业的焦虑与变革之态显露无疑。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行业的焦虑感便逐步呈现,具体表现便是多家网站股东或者管理人员的变动。

仅管理人员或者说是内容负责人、内容操盘手的变动,以笔者现在不太靠谱的记忆回想,阅文集团、书旗小说、掌阅文化、番茄小说、连尚文学、中文在线、纵横文学、翻阅小说、爱奇艺文学、米读文学等多个企业的管理人员发生变动。

同样多家网站股东变动有:老牌网站网易云阅读卖身平治信息,凤凰新媒体出售塔读文学,这是塔读文学近三年来第二次被出售。字节跳动入股含掌阅在内的多家网络小说公司。腾讯阅文联手百度七猫入股中文在线。

行业在焦虑中也蕴藏着变革。这些变革在笔者看来有以下三点:免费、付费阅读竞争加剧,新媒体渠道的浴火重生,小说衍生形态的爆发。

免费阅读模式其实一直存在,但2018年连尚读书、追书神器等APP以免费阅读为宣传口号,通过看书赚钱的噱头及海量的广告投放,使得大量下沉市场的用户被掌握流量的机构和公司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手段框成小说阅读用户,原有的免费阅读得到了变革,网络小说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成为流量聚集工具。

因此米读、七猫、疯读等新兴平台快速跟进,直至2019年下半年字节跳动下场成立番茄小说,免费阅读呈现出气吞万里如虎的姿态,大有颠覆网络文学之势。这些公司传递的以互联网思维改造网络文学的姿态,市场的竞争是残酷的,新的模式出现必定会打破现有的局势,引起原有网络文学公司的焦虑,也可以称为对于现有模式和市场未来的焦虑。

2020年网络文学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也是一场付费阅读与免费阅读的较量。而番茄小说的出现,因其巨大的流量红海,番茄小说快速的占领了行业市场,甚至免费这一方针让网文的老大腾讯看到可以和字节进行一场局部战争并且从字节处攻取阵地的可能性。在战略方针与具体战术上,腾讯与阅文原有管理层出现较大的分歧,这种分歧其实至今依然普遍的存在于免费阅读与付费阅读的争论之中。但资本市场给出了答案,阅文集团的股票从25的低点涨至70。

免费与付费阅读之争将长期存在,但是现有的免费模式确实将小说的用户群体变得前所未有的庞大,这里所蕴含的变革可能性,给行业带来更具想象力的空间,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然而任何一种手段都是利弊共存,免费模式里所造就的小说也会有一些缺陷,例如:本身的故事性、文学性被忽略,小说的同质化、空心化越发严重,都是我们需要直面的问题。免费模式的变现能否持久,能否建设较为完善的作品作者生产机制,能否解决愈演愈烈的行业痼疾,依然是值得每一个从业者思考和探索的。当然笔者还要强调一点:就是——内容为王。

近一两年,虽然免费阅读模式如火如荼,但是在付费阅读方面也有着变革之机。新媒体渠道和新媒体小说于近一两年浴火重生,再度让诸多从业者感到惊艳。多部小说的付费流水超过千万,甚至达到亿元,让诸多行业从业者纷纷投身其中。

其实伴随着微信公众号带来的庞大用户,新媒体小说在2015、2016年有过爆发,书丛、哎呦、平治等公司吃到了这波红利。再往前追溯的话,可以追到黑岩、酷匠等网站借以安身立命的贴吧文等形态。他们依托贴吧、微博、QQ空间、QQ部落、陌陌等阵地进行小说传播,但是在17、18年因为这些阵地的疲惫以及用户的饱和,成为存量市场,而导致新媒体小说声势大不如前。

自2018年下半年起,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带来全行业新的流量红利,不仅使得免费阅读模式被重塑,也让新媒体小说获得了新生。老牌公司点众、新兴公司掌中云抓住了这一机遇,获得了快速地成长。然而变革中也有着焦虑,比如点众虽然业绩获得爆发性增长,但是至今没有成功上市。同样,也不排除一部分新媒体渠道结算的不透明、小说内容的同质化、部分内容存在三俗、部分小说三观扭曲等痼疾也依然让新媒体小说毁誉不一。但是笔者仍然坚信,在网文领域内容为王这个不变的定律。

2020年最大的变革其实是网络小说衍生形态的爆发,这里指示着网络小说或者可以夸大地说昭示着网络文娱未来的方向,有着极大的想象和拓展空间,因为我们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全球领先。

小说衍生方面最为显而易见的是听书的爆发,小说音频已经养活了产业链上的多家公司与诸多从业者,成为各家网文公司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其次便是网络小说转化的短视频剧崭露头角,各短视频平台与新兴的网络小说平台都纷纷试水,与小说形成了良好的流量互动。而基于小说IP改编和衍生而出的网剧网大依然保持着良好的上升势头。

我们打开腾讯动漫、快看漫画、B站、小明太极,便会发现小说改编的漫画、动画已经占有了这些平台极大的空间。这些依然够,因此阅文新团队号称要启动300部小说的漫画工程,爱优腾B四家平台毫无保留的向业界展示自身对于动画IP及产能渴求的司马昭之心。由于《斗罗大陆》动画带来的良好示范效果,以及动画产业技术的进步,行业工业化的逐渐完善,泛动漫化用户的不断扩大,消费能力不断的增加,这些行业巨擘纷纷在动漫上加码。而无论漫画还是动画,本质依然是讲一个有趣有爱的故事,这些是网文20来年积累下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因此网文的动漫化在现在及可见的未来一定是越发蓬勃发展的态势。

网文的出海虽然在近几年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甚至可以说横扫泛中华文化圈的通俗文化,在欧美地区也有了一定的拥趸。但是众所周知文学的翻译与传播,对于非母语文化的人而言是具有较高门槛的。而图片、影像的转化难度更低,对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而言接受度也更高。因此我们阅读欧美小说的人远远少于观看好莱坞影视的人。我们更熟悉的是韩国明星、日本漫画,对于日韩小说却知之甚少。

网络文学作为我们通俗文化的代表,通过不同的题材讲述内核是中式伦理的故事,本身已经有足够庞大的内容储备且持续不断产出的生产机制,现在需要我们做的是把这些有趣有爱有品的故事快速且全方位的转化为具象化的东西,传递给全世界,因而动漫与影视化也是必然的趋势。

在笔者看来,咱们处于一个伟大变革的时代,中国民族的全面复兴,再次屹立于世界民族之巅,一定是观看此文的诸位能够看到的,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文化的影响力一定是不断增强的,而网络文学作为通俗文化或者说通俗文艺一定是文化对外传播的排头兵,在互联网时代,网络文学正一步步迈向主流,正在一步一步让更多的人接受。围绕着网文所衍生的文娱也更是传播效能比较高的形态,并且容易被年轻人接受。为了能够参与这样的盛事,并且享受到其发展壮大过程中的红利,笔者想说,不论是从事网文写作还是网文所衍生的文娱行业、希望大家可以坚守自己的梦想。昨天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的征途注定是星辰大海。

感谢陕西省网络作家协会的邀约,惫懒如我秉着为我们陕西网络文学贡献绵薄之力的念想,将自己的第一次公开的关于业界的长文给了陕西网络作家协会的公众号。赶工一晚上,全凭记忆与日常积累,文中若有谬误,还望各位同仁海涵,敬请各位方家指正。

2021年1月29日1点草就于杭州西溪里

来源:陕西省网络作协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