袍袖之美—— 看朱文颖小说

zziqian0134_b

▌王超

《生命伴侣》是朱文颖新近出版的中短篇小说精选集。十则故事,十种不同的隐秘、伤口和冒险。这些故事大多发生在古典的苏州和摩登的上海,朱文颖以沉静冷峻的笔调,描写了一个生机勃勃又哀婉凄凉的南方。在这些南方故事中,有爱情中的相守与疲惫,有女性之间的友谊与计较,有欲望的升腾与破灭,也有突如其来的死亡和绵长的忧愁……

若干年前和人聊中国当代文学,我说:“70一代作家的小说更趋向文学的主体性。”理由也说了,认为这拨作家的小说更突显了个人史在时代叙述中的坐标点,更低调、也更幽暗地潜入当下现实处境中的私人内部。聊这些的时候,是在我读了阿乙、田耳他们那些早期的小说后不久。今年初,因为电影的机缘,认识了朱文颖,读了她的小说,觉得早些时候我的评述更应包括70一代中的女性作家。

朱文颖在70一代作家中出道算早,彼时在50,以及60一代作家的光芒下,不成为阴影部分也不正确;她的江南身份和语调,更让人听不清她内心用劲儿喊的是什么,她好像也不太在意别人听清了没有。几个月前,我才看到她的处女作《金丝雀》,听到了她许多年前的声音,不仅还在,贴耳去听的话,简直就是一声尖叫,发自性灵底层,被长久积压,被锤炼成一把漂亮的利刃,却安静得可以入眠,甘心躲过文学的战役。

朱文颖小说确如乱世中的江南女子性感而冷清的绣花袍,内里暗藏着的家传利器,仿佛随时会闪现在柔若无骨的玉手中,但更多的时候却始终不现,即便有良机出手,足以致命,也甘愿有意无意地静候着,呈露她小说独特的张力和诗意。

还有出色的《戴女士与蓝》《繁华》和《凝视玛丽娜》。中囯当代文学若论时代潮流中迷惘和颓唐的格调及境界,这几个小说应是能放在高处来谈论的。这与所谓“女性作家”没多大关系,《戴女士与蓝》和《繁华》的叙述视点都不是女性,前者更如男性的忧郁之花,败在形而上的都市,是我读到过的中国最好的都市文学之一。而这些显然不是中国当代文学史论喜好的时代传奇剧,朱文颖小说中出色的篇章,更像是无调性的现代室内乐,不断地飘移,躲避重心,化解力道,却往往有着更加动人的杀伤力,蔓延在一种可疑的,颇令人怀念的人性的气味中……

来源:北京晚报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