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网络文学正在实现新超越

“网络文学一定会出大作家”

今年1月,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该社第一本网络文学作品《吾辈当关之百步识人》,影视孵化也同步进行。这是一部描绘当代海关人真实工作和生活的小说,1992年生的作者猎衣扬正是天津海关的工作人员,“我将目光聚焦到我身边的人,讲海关人的故事,比我们的海关卷宗有意思”。

“2018年至2019年,网络文学迎来了现实题材的大爆发,《吾辈当关之百步识人》就是其中的一类‘行业文’。”网络文学评论家、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许苗苗说,“行业文”是现实题材网文中的一种喜人的新现象,是网络文学现实题材探索的成果。因为网文作者很多来自不同行业,真正做到了在一线在基层,进行的是平视的描摹,所以创作中采用类似非虚构写作手法。

网络文学的长项与短板常常在专业文学编辑的眼中暴露无遗。摆在许多文学编辑面前的第一个特征往往是篇幅长。与“长”相伴的,是网路文学语言的口语化及随意性。

《牵风记》,13万字,刚刚达到茅盾文学奖的字数下限;《庆余年》,377万字,已经达到网络文学的字数高峰。显然,胡玉萍编辑的这两部作品,在字数上有些悬殊。

数据显示,网络文学作品平均篇幅为65万字,有近一成作品字数在200万字以上。篇幅长是网络文学作品的一个重要特点。胡玉萍轻松地举出了几例网文中有悖常理的措辞。比如,有作品写道“握好火车的方向盘”,但火车并没有方向盘。有作品描述“背着一人多高的枪”,显然是脱离实际的夸张。相比之下,许多纯文学作家的文字则非常考究,“比如作家张炜的文字,编辑基本不需要修改。”胡玉萍说。

挑剔却不保守,对待网络文学作品,胡玉萍的编辑“秘诀”是特别注意去看一个作品的长项是什么。文学作品会有弱点,也会有长项。网络文学的长项就是特别会讲故事,网络文学作家的长项是没有太多束缚,构思天马行空、大开大合,充满想象力,对读者有一定的吸引力。

在一篇题为“洞悉读者,预知时潮”的编辑手记里,胡玉萍写道:“出版业发展到今天,对编辑的要求再也不是仅凭经验闭门造车地做一些案头事务,现在的编辑要注意洞悉读者心中价值的改变、预知时潮的需求。”

“未来,网络文学一定会出大作家。”这是胡玉萍望到的潮水方向。

精品化是大势所趋

回看2019年有关网络文学的重要新闻,人们会发现,网文世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2019年3月起,“扫黄打非”部门针对网络文学领域存在的低俗色情问题,大力开展专项整治;2019年,三部网络文学作品首次荣登年度“中国好书”。

来源:光明日报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