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一季度33万人成网文作家,湖北人写出1.3万本小说

每经记者 杜蔚    每经编辑 杜毅

疫情加速了“宅经济”时代到来,大家不仅在家宅吃喝、宅养生、宅旅游,甚至还宅健身、宅办公、宅学习,全面打通了线上线下的互动消费市场。

“宅经济”撑起了今年春季档消费“半边天”,宅家不出的日子,也刺激了大众的创意写作的灵感。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对爱读书的和爱写书的人来说,这天都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近日,阅文集团发布了《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33万人选择成为网文作家,并生产了52万部网络文学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湖北地区新增作家数量首次跻身全国第六,写出了逾1.3万部的网络小说。

这些新涌入的网文作家,都喜欢写哪些题材的小说?接下来,网文市场将呈现怎样的趋势?每经记者对话阅文集团及5位湖北网文作家。这些作家中,有人是专职写作、粉丝近百万的大神,也有人是跨界兼职的企业高管、白领。

通过他们的讲述,每经记者试图还原这一部部网文的背后,那些用文字传达战“疫”力量的感动故事。

33万人选择在一季度成为网文作家 同比增长120%

据《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显示,2019年网络文学用户数量已达4.55亿,网民使用率达到53.2%。这意味着,五成以上网民都是网文读者。020年一季度33万人成网文作家,湖北人写出1.3万本小说"

大量网文阅读的需求,为网络作家人数的增长提供了沃土,《2018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国内网络文学创作者已达1755万。

可见,巨大的内容消费需求与内容生产产能共振,创造了庞大的网文市场容量和发展潜力。作为网文行业的龙头公司,阅文集团的作家、作品数一直深受行业关注。阅文集团2019年财报披露,2019年平台入驻作家810万位,作品数量达到1220万部。

2020年伊始,受疫情的影响,大家集体开启了足不出户的“闭关”模式,尼尔森关于疫情期间的调研数据显示,55%的消费者将阅读作为居家隔离的娱乐活动之一。长时间宅家,也让大众创作网文的热情空间高涨。

根据阅文集团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平台新增作家数量超33万人,环比增长129%,30岁以下作家占比超过七成;带动一季度新增作品数量超52万部,同比增长约1.5倍。

“2019年Q1,我们新增作家数量约为15万人,产生作品数量超20万部。”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一季度同比上年增长了120%。

在谈及为何今年有大量网文作家加入时,上述负责人坦言,“阅文平台上的作家、作品数本身就一直保持比较不错的增长势头,而今年一季度因为宅家的特殊原因,在网文作家和作品数量的增长上产生了一定的助推作用。”

其中,玄幻类题材是大多数作家创作的“心头好”。“这段时间,大家尤其喜欢阅读幽默、温馨、写实类的网文,这也显示了全国人民在面对疫情时的积极与乐观。”上述阅文集团人士告诉每经记者。

湖北新增作品总量超1.3万部 环比增长170%

今年一季度,诞生的52万部网文作品,全国有6大省是创作“大户”。

据《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显示,广东、江苏、山东、河南、四川人民最爱网文创作,湖北省则首次跻身排行榜Top6。

020年一季度33万人成网文作家,湖北人写出1.3万本小说"

图片来源:《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

作为此次疫情的重灾区,湖北省备受大众关注。“宅家写文成为湖北人民自娱自乐、谋求第二收入的重要途径,新增作家数量同样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并在今年第一季度新增作家排行中首次排名第六。”阅文集团分析认为。

数据显示,在“封城”期间,阅文集团旗下湖北作家新增数量近万人,湖北地区新增作品总量超1.3万部,环比增长170%,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创作题材方面,“短篇小说”题材则是湖北新作家的首选。

据了解,今年一季度,网文作品中的“短内容”呈现快速崛起态势,短篇小说的数量同比增长近5倍。“大多数新晋网文作家之前并不是职业作家,因此短小精悍的内容成了大家尝试网文的首选。”对此,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向每经记者解释道,如今网文行业已成“斜杠青年”的重要创收渠道。020年一季度33万人成网文作家,湖北人写出1.3万本小说"

图片来源:《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

此外,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湖北地区网文用户的数量同比增长28%,用户阅读时长环比提升43%。

“在接下来的内容题材上,短篇内容可能仍然是一个持续的热点,以及现实主义题材或具有较强表现潜力的作品都会是创作热点。”就二三季度网文市场将呈现的作品趋势,上述阅文集团负责人如此向每经记者透露。

25万字记录12小时的疫情快递故事

2020年一季度,湖北人总共写出了1.3万部网文作品,意味着平均每天就有143部小说诞生。每经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这些问世网文的背后,都有着令人感动的故事,一个个平凡的身影不约而同地用文字传达战“疫”力量。

武汉人梦风(本名肖亮),是国内一家快递公司的高管,只要有时间,就会更新自己的网文小说,他告诉每经记者,这既是一种娱乐也有一种使命感。

“武汉是这次疫情最严重的地方。看到很多人在为我的家乡出钱出力,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置身事外。就想利用自己的专长为疫情做一些事情,写一篇关于疫情的文章来鼓舞大家的士气。”梦风说,他便决定以自己从事的快递行业为元素写网文。“尽管和一线的医护人员相比,快递从业者只是后勤保障人员,但是后勤保障成功与否也关系到前线能否打胜仗。”

虽然被激发了以配送紧急物资为主线的创作灵感,但梦风坦言,写起来并不容易,远比想象的要艰难。“一是作品本身的难度,要用25万字描写12个小时之内发生的故事。情节是否跌宕、元素是否丰富、人物是否饱满,都是要殚思竭虑思考的。”梦风无奈地向记者笑言道。其次是写作的难度,“因为我是武汉人,请好的月嫂拒绝疫情期间来我家。无奈之下,我又当月嫂又当奶爸又做家政,就连写小说也是一边抱着婴儿哄睡觉一边拿手机写,等家里的事处理完了之后再拿电脑形成正式文字。”

因此,每天要完成3千字到6千字不等的写作任务,成了一项巨大的挑战。

“目前我写网文带来的衍生收入还比较有限,但我会将写作作为生活工作的一部分,因为我对于写作是有情怀的。期望近期能写出几部叫好又叫座的作品。”让梦风深感欣慰的是,家人非常支持他,并会分享梦风创作过程中的成就感。“接下来我还是将创作的重心放在现实题材方面。”

疫情期间 网文稿费成了一项稳定收入

和梦风一样,兼职写网文的,还有生活在武汉、在漫画行业做内容监制工作的薪意(本名谢佳奇)。

“疫情期间,公司无法如往常一样上班,只能在线办公,所以,也给了我一个用来更好创作网文的时间。”薪意告诉每经记者。

不过,与以往主要是写的玄幻类的题材不同,在疫期间薪意创作了一部现实类的题材作品,主要讲述一个社区的工作人员,就是俗称的网格员,在武汉封城后与疫情对抗的故事。

“疫情期间的创作还是相当艰苦的,初期因为武汉封城,外卖什么的基本上都停了,所以会有一些压抑,不过,有一次我去了超市,看到各种物资都有保障,心情便慢慢的平复了。”薪意告诉每经记者,写作中又发生了一件事情,“我的岳父岳母也被感染了,当时的心情一下就变得非常难受。不过,因为国家的力量,岳父岳母都到了救治,武汉的疫情渐渐得到了控制,心情渐渐就变得好了很多。”

薪意向记者透露,疫情期间他在工作上的收入有一些动荡,不过,持续的网文写作已让薪意拥有了21万粉丝,稿费成了生活的一项稳定收入,“除此之外,一年中还可以(用稿费)带着家人一起出国旅游一两次,可以适当的解压,放松。”

“接下来,我应该还是主要创作现实和玄幻这两类的题材,玄幻算是主流,而现实则是书写生活中的所见所闻与经历。”薪意说。

身在疫情中心 每天写网文成了一种支撑

兼职的网文作家们,在疫情阶段用点滴时间坚持创作,而全职网文作家则全副身心地投入。

_____20200422161125

图片来源:摄图网

“我是湖北人,疫情期间基本上是不能出门的。所以我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安心创作的。”晨星LL(本名李陈鑫)是一名90后网文作家,他告诉每经记者,在疫情期间,主要在更新自己的科幻小说。

每经记者注意到,晨星LL在起点平台上已有88万粉丝,微博上有15万粉丝,堪称网文大神,“我去年税前收入大概在200万~300万元,不管有没有疫情,我都会将文学当做一项终身的事业去做。”晨星LL向每经记者透露,接下来还是会继续创作科幻题材,“不过在考虑读者受众的情况下,我会尝试尽可能地将科幻写的贴近生活一些。”

同样在湖北生活的网文作家冬天的柳叶(笔名)、吱吱(笔名),都是全职写作者。疫情期间,他们均在照常更新个人的连载小说,但心情却经历了跌宕起伏。

“我就在疫情中心武汉,开始的那个阶段压力挺大的,所以适量减少了写作的字数,但每天依然坚持更新。在这个特殊时期,每天有个事情要做,也算是一种支撑。”冬天的柳叶向每经记者坦言道,最初写网文是兴趣爱好,疫情期间一直坚持码字也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

冬天的柳叶擅长书写构思精巧、布局庞大的古代言情类作品,成为网文作家后,“经济上还是改善了不少,但因为作品开始连载后几乎节假日无休,所以陪伴家人的时间减少了。”冬天的柳叶说。

吱吱则告诉每经记者,在疫情的特殊时期里,自己曾一度无法安心写作,“比较担心疫情,又要坚持写作,还好社区负担了基层的一些管理,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生活也恢复了正常,写作的状态也就出来了。”

经历疫情,让吱吱有了很多感悟,被封为网络文学古言天后、庶女宅门小说先驱者的她,也想尝试一下新题材。“接下来,我会试着做个现代题材的小说。”吱吱告诉记者。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