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腾讯数字文化生态,推动网络文学穿越第三个十年

4月23日,腾讯音娱(TME)宣布长音频作为一项战略将持续发力,其中,原创文学内容作为长音频最主要的内容形态之一,也将成为腾讯音娱的发力重点。

腾讯音娱重仓长音频格式的底牌之一,是来自阅文集团的五年优质内容授权。作为腾讯系数字内容生态中的两个重要独立玩家,腾讯音娱与阅文在今年3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腾讯音娱有权将阅文平台的文学作品制作为长音频有声读物,双方将共有在各自平台发行这些有声作品的权利。

阅文+腾讯数字文化生态,推动网络文学穿越第三个十年

与TME的战略合作,是阅文与腾讯数字文化生态打通的最后一个版块。在打通长音频内容后,阅文已经打通包括游戏、视频、动漫、长音频等最主要的

与TME的战略合作,是阅文与腾讯数字文化生态打通的最后一个版块。依托腾讯数字文化生态,阅文正推动网络文学穿越第三个十年。

这并不是阅文首次涉足有声内容市场,拥有最多头部IP的阅文集团旗下有“懒人听书”这个长音频渠道,并投资过被认为目前长音频领域份额最大的喜马拉雅FM。通过此次战略合作,阅文继在影视、动漫、游戏等腾讯数字文化形态战略携手后,在长音频领域也展现了网文IP对腾讯数字文化内容的底层支撑价值。

阅文IP与腾讯数字文化深度融合,新的玩法被提出来。腾讯数字文化生态有两个相对独立的内容业务——音乐与文学,有高度相似性。在各自领域拥有50%以上头部IP;同时,在付费订阅和IP多场景落地方面,二者都非常有战斗力,亦并非都完全依靠腾讯流量优势取胜:了解IP生意的本质,立足优质内容,让IP链接不同消费形态、技术形态,给予足够的自由度和改编方法,从而触达陌生用户的参与;但二者均能很好的与腾讯数字文化协同,实现生态内不同场景下用户衔接。

以2019年大热剧集《庆余年》为例,是阅文白金作家猫腻创作的朝堂成长小说,阅文旗下影视剧制作品牌新丽传媒将其改编为剧集,联合TME创作该剧主题曲;再由腾讯视频、爱奇艺等渠道触达给用户,获得用户共情,《庆余年》小说即重登热销榜榜首、TME有声书重登音频畅听榜榜首。其中,《庆余年》小说在起点中文网获得超1015万张月票,酷我音乐上的有声小说累计播放量达到3900万次,腾讯视频+爱奇艺双平台播放量累计超过150亿次。

这是阅文IP放至整个腾讯数字文化生态层面才能得到公允评价。今天全网视频用户催更《庆余年》的场景,其实复刻了当年全网读者催更猫腻的《庆余年》小说的场景。

阅文+腾讯数字文化生态,推动网络文学穿越第三个十年

《庆余年》曾在非常早就被引入过台湾并成为畅销书

从另一个IP创作及孵化层面看,目前很多大热的数字内容如果摊开看,不少都能溯源到文字IP,[企鹅生态]听过的最夸张数据是,最高峰时百度曾有近30%的搜索关键词与网络文学作品有关。阅文IP之所以能获得腾讯文化用户公允评价的原因在于:阅文能够在二十年时间中持续产出和孵化优质内容IP,并且为中文互联网提供了最早的网生娱乐内容。

文字IP之所以能够一直扮演着大文娱源头角色的原因,除了阅文拥有大量的优质IP库存外,也在于其独特的内容特性。文字内容创作门槛和试错成本极低,IP筛选池充分竞争、充分创新,工业化体系完整,产能充足。此外,网文自诞生之日起就具备极高的互动性,一切故事情节都经过用户真金白银地验证。

这充分说明,IP不是一蹴而就,是一个孵化及反复校验的过程。阅文IP的业务逻辑清晰——阅读价值是第一道,随后的影视化改编及再创新、漫画及动画、音频、游戏,帮助一个头部优秀数字内容完成“从零到一”的过程,并且能够源源不断地提供新血液。

[企鹅生态]此前也说过,在腾讯看来一切优质内容IP源都是被低估的。像阅文这样拥有和持续产生优质文字IP的源头,装入腾讯庞大的数字内容生态中,就能够发挥出被市场低估的战略价值和协同价值,一切始于IP,又回到IP本身,二者时间是一个共生的生态。

共生关系帮助阅文获得更多可能,面对来自异业竞争,当下阅文与网络文学走到岔路口:创作如何与时进步、如何加速IP诞生,及面对新技术形式的跨领域竞争。应对挑战需要阅文回归到腾讯庞大的数字内容生态中。

阅文与TME的合作,在帮助TME构建长音频业务同时,也使得网络文学内容能够以更多元形式触达到用户。尤其随着阅文与腾讯内容生态更进一步打通,新生代的网络文学作品能够更加贴近后端改编市场。以影视、长音频、动漫或游戏改编价值衡量底层文字IP的时代到来了。

来源:企鹅生态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