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20年,无人再识榕树下

网络文学20年,无人再识榕树下

北岛说,那梦已长成参天大树,像墨汁渗入地图,意义回到原处。

1997年,期货市场崩盘,22岁的宁财神被甩下过山车,300万资产荡然无存。

他在北京骑单车、放风筝、晒太阳,遇心仪女孩,囊中羞涩,便自制杂志讨欢心。

拍照设计他都会,唯文章从小不爱写,硬着头皮动笔后,竟一发不可收拾。

此后,他混迹榕树下,投稿写小说,虚空中慢慢蚀出虫洞,通向新世界。

1999年年底,他去榕树下应聘。榕树下总部在上海静安区建京大厦内,楼前满是法国梧桐。

他推开办公室门,室内正中是一棵水泥浇筑的大榕树,榕树枝繁叶茂,遮蔽天花板。

一屋子人有说有笑,桌上除了电脑就是零食。桌旁纸箱养着两只胖荷兰鼠,一只在啃苹果,一只在打盹。

宁财神被安排坐在水泥榕树下,主职是网站设计,同时写小说。

数月后,他对面来了两个新同事。

一个是网站主编,网名李寻欢,江湖传言称,当时2000万网民,有1500万看过他小说。

一个是北邮博士,真名邢育森。他的小说和四大名著一起被压入盗版盘四处贩卖。数年后,他被写入《武林外传》,化身邢捕头。

后来,还来了个二十岁出头的宁波女孩,名叫励婕,网友更喜欢喊她安妮宝贝。

众人领导是上海作家陈村。那年陈村四十多岁,按照网络风潮,起名不管部部长。

1999年秋天,榕树下在南京西路一剧院举办首届网络原创文学大赛。

陈村刷脸,请来王安忆、贾平凹、余华、阿城和王朔做评委,大厅挤进上千人,声势浩大。

王朔说:从此后,每一个才子都不会被体制埋没。

那一届最佳小说奖得主是尚爱兰。奖品之一是带家属游千岛湖。

游玩当天,尚爱兰的女儿异常活泼,拿着弹弓一路蹦跳。

作家们凑过去逗她: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把头一扭:蒋方舟。

第二届最佳小说得主是一个叫曾雨的年轻人。

他出生在江西南昌,取《滕王阁序》“楼中帝子今何在”,笔名今何在。

今何在高中时常写剧本给同学喻恩泰演,多年后,喻恩泰成了《武林外传》的吕秀才。

所有的故事都在虚空中的榕树上交错延展,而种下那棵树的主人名叫朱威廉。

朱威廉同样是传奇人物。他是美籍华人,1994年回国创办联美广告公司,几年后,公司卖给海外集团,卖了1240万美元。

1997年圣诞节,他创办榕树下,最开始只是个人主页,后来开始接受投稿。

第一家网络文学网站在混沌中诞生。

榕树下访客翻倍增长。因为流量太大,网络供应商找到朱威廉:

你知道一天有多少人来看你的网站么?独立IP访问突破10万。

那已是90年代尾声,文学还留有最后的荣光,只是一切正渐渐冷寂。

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停在1995年,《白鹿原》和《废都》出版于1993年,而王朔在1992年的《许爷》之后,整个九十年代都没再写小说。

1999年8月,榕树下正式成立公司。

一个时代的倾诉,声音渐低,最后化为几道伏笔,写在新世界的起始。

那几年,朱威廉喜欢开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带陈村兜风,那车当时上海仅有一台。

他车速极快,陈村常被晃得头晕目眩。

红色跑车从建京大厦出发,一路向西,路过新贵楼群,路过飞檐斗拱的城隍庙。

香烟从城隍庙袅袅升空, 最后散入蜃楼般的夜色中。

一同散尽的还有文学的神圣。新世界中,人人都可以是作家。

朱威廉在招聘中说:不要再把文学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不要觉得深奥看不懂的才是真正的文学。

他仿佛听到了未来吹来的长风。

榕树下最辉煌时有450万注册用户,每日投稿量5000篇左右,另有300多万篇存稿。

五届网络文学大赛,最多一届,参赛稿件有30万篇。

2000年,安妮宝贝出版《告别薇安》,一举成名。

海藻般的长发,白色棉布裙子,光脚穿球鞋的女孩,成为一代人记忆。

当时17岁的郭敬明,特意跑到榕树下办公室,就为看一眼安妮宝贝模样。

后来,他也在榕树下写文,并出版了《左手倒映,右手年华》。

千禧年后,朱威廉带团队到全国高校巡讲,千人会场常被学生们挤得水泄不通。

小女生们哭喊着网络作家名字,把朱威廉震住了,“比现在的小鲜肉火多了!”。

朱威廉去上海图书馆做报告,常能遇见丁磊和张朝阳。大家相互点头致意,丁磊还问他要不要收购163邮箱。

春风得意中,朱威廉将所有可调动资金,全部投入榕树下。

宁财神和李寻欢当时月薪两万。

朱威廉给宁财神租了栋花园洋房,一个月提供一张往返北京机票。

两年内,榕树下快速扩张,员工突破200人,并在北京、广州、重庆等地设立分公司,办公室均位于黄金地段的五星级写字楼内。

总部前台小姐工作几年后,在上海买了四套房,看到朱威廉就劝:

朱总啊,你买个楼啊。公司一天发出的工资可以买多少房子啊。

朱威廉不屑一顾。他创办榕树下的初衷就是消解商业时代的浮躁。

他选择用商业的方式对抗商业。

榕树下的员工爱这个乌托邦式的公司。上班像回家,办公室从来都是笑声。

有员工感冒,不让上班,非要来。到了周末,公司一堆人自觉上班,改标点能改到深夜。

现阿里巴巴员工蔡伟,当年是榕树下编辑。

榕树下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老婆知道,我的银行卡密码到现在都是榕树下的字母缩写。享受那个时候。

直到很多年后,众人还记得千禧之夜,公司花10万包下金茂大厦86楼主席套房,举办年会。

烟花从黄浦江岸蹿起,炸开,如梦如幻,然后坠入浓浓黑暗中。

2001年,朱威廉对外称,榕树下每月营收已达400万。

然而,实际营收每月不过几万或十几万。

朱威廉接触了十多家投资机构,然而所有希望终结于一个电话。

2001年9月11日,朱威廉回家路上接到陈村电话,“不得了,世贸大楼倒了”。

海外谈判被迫取消,境外资本尽数撤退,还在继续烧钱的榕树下像在自焚。

联合出版、纸质出版、电台合作、品牌合作……各种我们能尝试过的商业化手段我们都尝试过了,就是不赚钱。

一切都太超前了。

安妮宝贝的书,在网上已经很受欢迎,但出版社还是犹豫。后来风靡的《悟空传》,被出版社直接退货。

想做电子收费阅读,安妮宝贝带头成立e-magazine小组。但支付宝还没诞生的年代,没有在线渠道,收费只能通过邮局。

如果当时有人给我一个收费系统,我就跪下来嗑三个响头。

所有出路都被堵死了。朱威廉数了数手头的现金,榕树下仅能支撑半年。

2002年,榕树下易主。

邢育森跑去写《家有儿女》,宁财神开了家广告公司。

李寻欢恢复本名路金波,出书《粉墨谢场》宣告李寻欢时代结束。

陈村发文《告别榕树》,文中说:网文自有它的生命力,网站也自有它的命运。

而榕树下则不断被转手,贝塔斯曼、欢乐传媒、盛大文学,枝叶不断掉落,最后风化为灰。

榕树下易主一年后,起点中文网正式商业化,读者订阅小说,每千字收费2分。

那些小说越写越长,动辄以百万为单位。小说《从零开始》连载了11年,字数超2000万。

文学不再是奢侈品,不再是日用品,终成消费品,有批量的套路,有定制的价格。

无人再识榕树下。

朱威廉将网络小说的读者群体,称为玄幻小伙。

这是他期待已久人人可以执笔的时代,但一切在他想象之外。

2006年,路金波在博客上恭喜宁财神走红,恭喜安妮宝贝《莲花》登畅销榜首,恭喜韩寒出唱片。

一切都繁花似锦,奔跑向前,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回了下头:

总之大家为了好玩,去写东西,然后像股友那样瞄准点击率和每一个回帖的日子,却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2016年,朱威廉在上海香港广场开了一家叫相约榕树下的餐厅。开业时火爆异常,一年后停业。

这些年,他卖掉了所有跑车,换成了经久耐用的越野车,近几年唯一一张罚单是因买水果路边停车。

他从咖啡改饮淡茶,与人约会从不迟到,不再相信自己无所不能,而且终于明白时代的力量。

他说榕树下如黄粱一梦:

“我不喜欢这个时代。所有事情变得唾手可得”。

他做了软件榕书,说要“给文字安一个家”。

在当下,这注定小众且冷门,软件APP评分只有64个,然而他不以为意。

2017年末,榕树下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中,陈村说:最好的网文时代已经过去。

而朱威廉说:一切都是圆圈。最好的时代还没到来。

来源:摩登中产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