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讲述的中国故事,何以海外风行?

承载中国元素的中国符号遍地开花结果,多年历练下来的网络文学,已成中国故事海外传播的亮眼产品,由此正改写新世纪中国文学的版图。中国文学欲走出去,网络文学长篇类型小说大有可为。

随着2012年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中国文学获得了更为广泛的国际关注。诸如吉狄马加、欧阳江河、王家新、杨炼等人的诗歌与曹文轩等的儿童文学,都取得较大成功。

相较上述颇为复杂深刻的纯文学作品,推理、谍战、武侠、言情等类型文学作品,更易为国外一般读者所理解和接受。2014年那场由《解密》刮起的“麦旋风”可谓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的类型文学秀。麦家看似自谦地说沾了莫言获诺奖的光,实则类型文学本身就在国外拥有基数庞大、代际更迭的受众群。另一中国类型文学的“旋风级”案例,便是引爆科幻热的《三体》系列,它使得科幻文学成了中国类型文学中一张“新名片”,驱动着韩松、郝景芳、刘宇坤、陈楸帆等科幻作家也成为海外科幻爱好者的新宠。

凡有市井处,皆能歌柳词。同理,凡能阅读中文的海内外读者,都能通过登录中国大陆文学网站阅读自己喜欢的类型。全世界中文使用人群,广泛分布于东亚、东南亚等中国周边国家,在美加澳新与欧洲生活的海外华裔群体,也是网络文学最为忠实的粉丝。之于外国读者、华裔读者、汉字文化圈的受众群而言,充满神秘色彩和东方特色的中国网络文学是极其本土化的文学体裁。如萧鼎《诛仙》在越南畅销,天下霸唱《鬼吹灯》在韩国走红,桐华《步步惊心》在泰国热捧,可见一斑,由此而来的玄幻、修真、仙侠等类型,不仅吸引了他们,而且带动着他们自发翻译,讨论情节,交流译读经验,甚至有人专门学起汉语。

2015年1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关于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开展对外交流,推动‘走出去’”。鼓励网络文学作品积极进入国际市场;支持有条件的网络文学企业通过海外并购、联合经营、设立分支机构等方式开拓海外市场,加大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对外贸易、版权输出、合作出版传播渠道的拓展扶持力度;鼓励以技术、标准、产品、品牌、知识产权等自身优势和特点参与国际竞争。

以阅文集团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平台,向来非常重视海外推广。自2001年起,中国玄幻文学协会(CMFU)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即已开启海外传播之路。随着起点国际网站建立,阅文集团开启海外传播2.0战略。从内容输出向文化输出升级,并以线上互动阅读为核心,集合版权授权、开放平台等举措,建立起中国网络文学文化出海模式。从最早推出台湾地区繁体版权,至今日遍布越南、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斗破苍穹》《斗罗大陆》《鬼吹灯》《药窕淑女》等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均在当地畅销一时。

与网络文学海外热相辅相成的另一领域无疑是其衍生产品。IP衍生覆盖互动娱乐的全产业链。网络文学作为文创行业的头部IP源头,源源不断地为文创行业输送有质量、有新意的中国故事。仅起点中文网的原创作品数量就超过140万部。网络文学IP不仅数量庞大,衍生品也取得了优异成绩。《盗墓笔记》《鬼吹灯》等知名网络小说简体出版畅销超过千万册,《鬼吹灯》《刑名师爷》等版权更远销韩国、泰国和越南。这类网络小说除了故事精妙外,更因中国功夫、中国医术、中国风俗等中国文化元素而令海外读者倍觉神秘炫酷、汉风新韵,就像漫威宇宙、哈利·波特等之于我们一样。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目前,中国网络文学已形成从培养作者、付费阅读到产品开发一整套成熟的运作模式。网络作家“迭代效应”初显,新一代顶尖大神崛起,新人作家不断涌现,形成多元而生态良好的网络文学内容形态与创作梯队结构。通过讲述中国好故事,传播中国好声音,推动中华优秀文化走出去,并立足网络文学,推动影视、有声、动漫等网络文学产业链的交流发展。中国网络文学、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韩国韩剧,如此辉映成“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或可预见的是,以阅文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学平台,着力于打造国际化网络作家交流平台、网络文学转化平台、大众文化展示平台、中国故事传播平台和文化产业链接平台。从幻想类、历史类,向现实题材拓展,并为电影、电视、动漫、游戏提供大量文学蓝本,网络文学通过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模式与平台输出全球,成为向世界讲述中国好故事、传播中国好声音、表现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形式。

网络文学讲述的中国故事,何以海外风行?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