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为用道心在,仙侠江湖一笑间 ——论宅猪的玄幻“爽文”特色

儒学为用道心在,仙侠江湖一笑间

——论宅猪的玄幻“爽文”特色

许潇菲

能否给读者带来“爽”感,是评价一部网络小说的重要准则。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广泛普及,网络写手如雨后春笋蓬勃生长,爽文也在数量上呈现指数式上升。而热度居高不下的玄幻题材,更是爽文扎堆的重点领域。

众多优秀创作经验的逐年积累、对读者喜好的精准把握,使得爽文在玄幻小说界已悄然形成了固定套路:主角开头废柴,定有师傅帮忙。凡器实为珍宝,先把大仇来报。美女佳人相随,儿女灵宠嬉闹。打遍宇宙无敌,霸业千秋不倒。许多经典的玄幻小说都是成功运用该套路的代表,《仙逆》中的王林、《盘龙》中的林雷、《凡人修仙传》中的韩立、《斗罗大陆》中的唐三等主角,他们的成长路线都与此套路大致吻合。这种先在谷底后至云端的反差体验、对物质欲望需求的极度饱和,在最大程度上迎合了读者的精神幻想,爽文得以风靡一时。

但与此同时,其所带来的审美疲劳,及其自身的种种弊端也逐渐暴露。时至今日,简单粗暴的“爽”感已经无法像以前一样满足大多数读者。越来越多的玄幻作品涌现,然而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佳作却屈指可数。如何“爽”的有质量,有深度,已然成为读者抛给写手的全新命题。这样高水准的要求,催生出横扫天涯、爱潜水的乌贼、会说话的肘子等实力强劲的新生代作家,他们开始尝试多元化写作风格,力求在“爽文”的框架内取得突破,为作品打上个性化的独特印记。安徽省的网络作家宅猪,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例子。

虽然被称为新生代网络作家,但其实宅猪在此前已坚持写作十多年,由于一直埋头写作,很少主动求过月票,所以多年来默默无闻,于近几年才后来居上。宅猪拥有一批忠实的粉丝,百度上有专为他而建的贴吧,经常会有读者们在里面热切地发表自己对宅猪作品的见解。知乎上也有许多关于如何评价宅猪的提问,可见其人气之高。书迷们对宅猪最大的评价是“扎实”、“稳”,这在追求奇峰迭起、紧张刺激的玄幻小说写手中确实是非常难得的。

扎实的写作功底,细心严谨的写作态度,让这位作家终究不会被埋没。现在,宅猪已是起点中文网的白金大神,著有《重生西游》、《水浒仙途》、《野蛮王座》、《独步天下》、《帝尊》、《人道至尊》、《牧神记》等小说。其中《牧神记》被评为2018年度现象级作品,于2019年被中国小说学会列入网络小说排行榜前十,目前位列起点中文网收藏榜第四,并正改编为IP热剧。宅猪擅长讲故事,其每部作品都情节动人,角色鲜明。有读者甚至声称,他在看到《帝尊》中席应情迎战太皇老祖一段时居然感动落泪,其文字之渲染能力可见一斑。还有《人道至尊》中逆转先天率人族逆袭的钟岳、《独步天下》中以武入巫,以巫入道的叶旭,都性情各异,令人过目难忘。

这些备受好评的作品,从更高层面的角度来看,仍然属于爽文的范畴。《牧神记》的主角秦牧有九位各怀绝技的老人为师,凭借天生“霸体”勤修苦练,实力突飞猛进,最终成为牧天尊,跨越十七个纪元阻止宇宙的最终寂灭。《帝尊》中的江南有妖神江雪、太初天尊公冶乾一路指导成长,最终开辟出以道证道的法门,成为独一无二的元始大天尊。还有其刚出的新作《临渊行》,虽然仍在更新,但从主角苏云自幼得天门镇高手亡魂指教来看,这部作品仍属于爽文范畴。但仅凭借对爽文套路的娴熟运用,根本不能说明宅猪为何拥有如此高的人气和评价。其实宅猪最为可贵的,是他在爽文体系内的突破与创新,在浮躁成风的玄幻小说中踏实走出自己的道路。他每部作品中都有一个明确的核心观点,而这核心观点的生命来源,就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

纵观宅猪的创作历程,他更像是一个苦行修炼的“证道者”。在创作前期,因为尚未出名,需要迎合读者爱好,吸引读者目光来提高知名度。他的《水浒仙途》、《野蛮王座》,虽然构思巧妙,文笔质朴动人,但在情节上都是对爽文套路完全的因袭与运用。从《独步天下》开始,宅猪有了“证道”的萌芽,书中叶旭以巫入道,试以盘王开天经证道;《帝尊》中的江南“以道证道”,修成正果;《人道至尊》的钟岳“自证其道”,即为人道;到了《牧神记》,秦牧开始“变道”,认为“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凡与此理念相悖,都要变革。明代儒家思想对宅猪的影响非常大,上面那句话便是出自明代王艮的语录,而在《临渊行》中,作者更是借水镜先生和苏云之口,阐释“格物致知”、“知行合一”、“因材施教”的必要性。我们可以顺着宅猪的创作道路,捋出他的思想运动轨迹。

“道”究竟是什么呢?在《人道至尊》中,是人道;《帝尊》和《独步天下》中,是朝代的更迭;在《牧神记》中,总结为一个“变”字。秦牧将道变为“神为人用”,进一步凸显出人道主义的精神。在小说结尾,面对宇宙扩张到极致引起的大寂灭,众神通者醒悟“我们是最后的神”,继而纷纷化为大罗天,将黎民苍生纳入自己体内,苦苦支撑,等待秦牧归来。集结众多著作,我们可以看出宅猪自己对于“道”的理解:“道”存于心,心是为用。《牧神记》中,秦牧在与明心佛子对弈时,指出明心的心窝里有一尊真佛,而脑海中有一尊伪佛,要求得真佛,就要破除脑中信仰的障碍,做到俯仰天地无愧于心。明心闻言下山查看,只见一片尸山血河,人人易子而食,佛经佛号无处可用。从而仰天长叹,开始探求自己的佛法。

这种不桎梏于字面意义的正邪对错,而是用心中标尺衡量万物的观点,让人不禁想起《诛仙》中那个拿着烧火棍对抗世界的少年。世人因秦牧是天魔教主就得而诛之,正派也仅因为张小凡身怀邪器就要置之于死地。张小凡由正入邪,又为拯救世人从邪归正,个中挣扎最终淬炼出无愧良心的道心准则。正如《西游记》中,美猴王问道樵夫,樵夫答在“斜月三星洞”、“灵台方寸山”,意思为佛法仙道就在心中,即心是佛。可见从古至今,正邪对错的思辨从未停止过。宅猪对“道”的探讨,对“心”的坚守,正是在日异月更、层出不穷的爽文中开辟了一方宁静恒远、历久弥新的哲思净土。

除了对道心的探索,教育也是宅猪作品的一大主题,他认为贫富差距是导致教育差距的根本原因。在《牧神记》中,宅猪明确涉及到了教育体制的利弊,他借秦牧之口赞扬了延康国太学院的集中教学,但是也点明千篇一律的教学无法培养顶尖人才的窠臼。秦牧之“变法”正是要变革教育之法,用因材施教、培优教育来改进集中教学。在延康国雪灾一节中,延丰帝则是针对贫富差距大发感慨:“世家大阀门派寺庙道观,从前高高在上,在天上坐着,天天吃着山珍海味,珍馐佳肴,说着风花雪月,谈着道法神通,论着神仙长生,有农民养他们,现在谁肯搭个手给这些农民?”。在《临渊行》中,贫富差距造成教育不平等的问题更加凸显,只有世家大族的弟子才能进入官学,知行合一,能力越来越强大。而身处鬼镇的苏云和几只小妖狐,只能上死守圣人之言的野狐先生的私塾,若不是外来的水镜先生道破,苏云怕是一辈子都只会背诵古人之言。

经世致用、重教重仁、改革变法等儒家思想,是宅猪小说中的关键词。资源分配体系、教育制度方针等现实问题,是其小说中毫不回避,甚至勇于给出解决办法的常见命题。有读者评论,宅猪的作品“模糊了网络小说与纸质书的界限”。这样针砭时弊的主题,深沉厚重的文化传统,引发了读者在纯粹娱乐之外的深层思考,让其作品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玄幻爽文去概括它,也让宅猪的风格在大神辈出的网文界独树一帜。

与厚重的内涵相反,宅猪叙述故事的口吻轻松诙谐。对于隆重紧张的场面,宅猪不会过分笔墨渲染,而是用幽默的笔触,让读者笑中带泪。如秦牧首战曲师兄,本已到了弹尽粮绝,手边只余一根小木棍的危险境地,而他居然用这一根小棍子施展“夜战连城风雨”绝地反击,将步步紧逼的曲师兄活活敲死,让人拍案。而他在与天魔教青楼堂主交战得胜后,竟玩性大发,趁对方晕厥时用胭脂给她画个大花脸。残老村众人的日常斗嘴,读来也都令人忍俊不禁。还有《临渊行》中面对上吊而死,形容恐怖的岑伯,怕的“满嘴牙齿得得作响,抱紧自己的尾巴”的小花狐;蛇涧里外号叫做“全村吃饭”的大黑蛇。这些趣味盎然的情节为读者塑造一个充满温情,又洋溢着人间烟火的玄幻世界。

宅猪的文采还体现在遣词造句的功底,他的文字平凡朴实,简洁明快,并不刻意雕琢,符合网络小说的快节奏阅读要求。然而在张弛有度的描写中,我们却可以看见宅猪充盈其中的传统文学素养。写神言与魔语对抗的段落,长短句参差错落,兼用层层排比,营造出紧张激烈的角逐氛围:“少女们的声音带着神性,清脆悦耳,很是坚韧,神圣,总能在魔性声音取得压倒性优势时异军突起,破解对方的魔音。而魔性声音总能在自己优势尽失陷入谷底时突然迸发,如同星河倒灌,如同洪水爆发,大气磅礴,酣畅淋漓”;写岑伯心愿已了,步入轮回时,作者用大段落的瑰丽想象,描写元朔国儒圣升天的场景,用寥寥数语营造壮丽场景:“光芒中,岑伯踏着这垒垒的文字而行,像是行走在书海之上。他不再是驼背老人,他越走越高,也越来越年轻,像是满腹经纶诗华的贤者,却无从施展抱负,只能远离尘世。他渐行渐远渐无书。终于,岑伯与他的文字一起,消失在银河霄汉之间”。作者对于功法招式的命名也十分讲究,富有诗意:“夜战连城风雨”,是快到极致的刀法;“只身东海挟春雷”是一招身法;“弹指惊雷琵琶手”是指法;“潜龙在渊”出自《周易》;神语“观明端靖无思江由”出自宋代张君房编撰的《云笈七箓》,“天时坠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来源于《九歌 国殇》;魔语“摩耶萨”意为“创造大自在天”,取自梵语。更为难得的是,每章的末尾,作者都会对自己引用的地方作出注释,为生僻字标上拼音,并认真解释含义。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一直在强调文化自信和核心价值观,坚决反对文化虚无主义。而当今主要矛盾的转变,也体现着民众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高层次需求。玄幻小说通常被认为天马行空,无依无据,但优秀的玄幻小说往往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这一不竭的生命源泉。梦入神机的《佛本是道》、鬼雨的《道缘儒仙》、我吃西红柿的《星辰变》、荆柯守的《易鼎》等,这些小说中处处可见《山海经》、《西游记》、《搜神记》等传统文化的身影,它们对中国传统习俗、神话传说、佛道思想设定都有所涉及,并在其中加入了自己的理解与超验的幻想。

由于以道教修真为基础,许多玄幻小说的主角都表现出不慕名利,超然世外的“出世”思想。《快穿之逍遥道》的主角顾长离一生只求逍遥自在,寡情少欲;《仙逆》中的王林多仙格而少人性。而宅猪则是少有的,承袭经世致用的儒家“入世”思想。道心为用,格物致知为用,知行合一为用,帝王仙魔都要能为百姓所用,宅猪对意识形态的探讨最终都会归结于实际实践。这在倡导用实际行动改变生活的当下有着非凡的意义。也体现出作者对国家民族身份的自我认同,对千百年来文化价值的自信,以及对增强文化软实力的信心。

从《重生西游》到《临渊行》,宅猪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作为一位作家,他的内核越来越清晰明确,文笔越来越从容稳健,思想内涵也越来越深刻。然而模式化、套路化却是每一位大神作家所要提防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对儒家思想的探索,对道心的阐释,以及富有诗意又轻松诙谐的笔触,使得宅猪的爽文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但也必须承认,宅猪作品中有许多被重复运用的元素,如狐妖、孤儿、废墟、残老等,让每部作品间很难拉开差距。但是我相信,围绕爽文如何进行突破的任何创新都值得尝试,宅猪的玄幻道路还远远没有走到尽头,《牧神记》会是他创作的高峰,但绝不会就此成为巅峰。

作者

介绍

儒学为用道心在,仙侠江湖一笑间 ——论宅猪的玄幻“爽文”特色

许潇菲

安徽大学2019级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研究生。

顾问:欧阳友权

主编:周志雄

审校:吴长青

编辑:刘家玲

来源:安大网文研究

投稿邮箱:2634441791@qq.com

儒学为用道心在,仙侠江湖一笑间 ——论宅猪的玄幻“爽文”特色

扫描二维码 | 关注我们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