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小山控诉携程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作家爆料:携程在日企业利用疫情“耍流氓”

6月22日下午,作家@王小山 发微博称,“携程一向不靠谱,现在,携程流氓耍到日本了。”王小山同时替其友人发布了一篇题为“携程欠钱不还”的爆料文,称携程在日酒店品牌“花筑”租赁大阪某公寓楼,但近期以疫情影响为由要求减免房租,并从4月开始停止支付房租,其后多次沟通下也不予退租。

该物业楼由爆料人及“十来名华人”共同贷款购买,因被拖欠房租无法向银行还款,面临物业被收回拍卖的窘况。文末,爆料人喊话携程老大梁建章:“我愿意下跪恳求,不付租金没关系,请退租吧,让我们活下去。”

B896DE1B8F93B469FEFDF906742B90DEBE9949F4_w613_h665

图为@王小山 微博截图(文末附“携程欠钱不还”原长图文)

当晚,花筑品牌运营方“旅悦集团”通过官微发布声明,表示“针对近日网络用户发布关于公司因疫情产生房租纠纷的不实消息,该项目与携程无关。”

但这份“与携程无关”的声明并未让爆料者和网友们满意。王小山回击“携程战略投资的企业,跟我朋友谈合作的时候,说自己是携程旗下,现在又不承认了?用的时候小甜甜,甩的时候牛夫人,携程好冤。”网友评论也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声音,“跟他讲道理讲法律的时候他跟你耍流氓,现在事情闹大了,他又跟你讲起了法律”。

作家王小山控诉携程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一方跪求携程还钱,一方言辞凿凿声明无关。携程到底冤不冤?事件的关键在于携程是否应该替欠租公司还钱?

旅悦集团的微博简介为“旅悦旅游集团于2016年成立,是携程集团的战略投资公司”,而其回应声明中指出,“该项目与携程集团无任何关联”,网友被绕晕,纷纷表示看不懂到底有无关联。

作家王小山控诉携程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对此凤凰网财经联系了北京铭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崔西有。崔律师表示,无论是携程的战略投资伙伴,或者携程独资作为股东投资的公司,旅悦(天津)管理酒店有限公司(即旅悦集团)作为法人企业,是独立的民事主体,如以其名义租赁的房屋应自行承担合同责任。

按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具有相对性,即出租方与谁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在履行合同过程认为对方违约的应当向与其签订合同的一方主张权利。也就是谁承租了这个房子,谁来交租金,而不是承租物业楼企业的股东或其他战略投资伙伴。

如果携程仅为旅悦的投资人即股东,根据公司法的规定,股东仅在以其认缴出资额度范围向公司承担责任,股东无需对被投资企业的经营事项对外承担责任。另外,因全球疫情,鉴于租赁行为发生在日本,则需根据日本法律对该不可抗力事件进行分析是否存在减免租金情形,因此出资方主张的租金数额也存在不确定性。

通俗一点解释,携程是爸爸,旅悦是儿子,儿子的经济问题不能说是爸爸的问题。也就意味着,股东携程没有替旅悦交租的义务。

那么爆料者为何找携程要钱?

据官微信息,花筑酒店并未以携程冠名,爆料文内频用“携程花筑”名称也有绑定二者关系的意图。业内人士分析,用合法的维权手段处理时间漫长,他们可能希望用舆论给像携程这样的大公司压力,说不定可以让“爸爸替孩子还钱”。

爆料文内也表明,“我也在走法律程序,但这边从开始走程序到最后判决,没有一年半载是下不来的,我依然还是被拖死。”“在网络发这篇文章,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背靠携程、去哪儿的旅悦集团账上没钱,疫情让数亿美元融资打水漂?

凤凰网财经注意到,涉事品牌“花筑”隶属“旅悦旅游集团”。该集团与携程有何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2016 年去哪儿网内部孵化了旅悦项目,后其业务独立,获得了携程的战略投资,并由去哪儿网总裁张强先生兼任旅悦集团CEO。

作家王小山控诉携程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实际上,旅悦集团是背靠携程、去哪儿的酒店公司,主营业务是酒店管理,旗下拥有六个酒店品牌。天眼查信息显示,在疫情以前,旅悦在2019年11月刚刚完成A轮和A+轮融资。领投方名单也十分抢眼,包括腾讯、红杉、百度、高盛,跟投方包括欧翎投资等机构,总投资金额在数亿美金。

作家王小山控诉携程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图片资料来源:天眼查

爆料者文中称5月曾联系“携程花筑谢梦静女士”,获得其回复“老大向国内总部请示,结论是无法正常付租金,理由是账上钱不够”。

爆料文虽未具体说明旅悦-花筑项目在大阪的物业楼欠租金额,但即便没有携程“爸爸”支持,半年前获得数亿美元融资的旅悦集团是否也应具备支付3个月房租的能力,疫情已经让数亿美元融资打水漂?这些问题只能交给时间解答。

附“携程欠钱不还”长图文:

作家王小山控诉携程欠钱不还,携程到底冤不冤?

来源:凤凰网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