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文/大娱乐家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上周刚刚被印度政府明令禁止在国内使用之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国际短视频应用TikTok可能又将遭遇其国际化道路上的重击。

7月7日,路透社引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Fox News上的采访称,美国正在考虑禁止部分的中国社交网络应用在其国内使用,其中就包括了如今风头正劲的TikTok。

也是在同一天,TikTok官方表示,在香港通过了一项新的国家安全法后,它将停止在香港提供其社交视频应用程序,因为该法律授予中国政府更大的权力。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路透社报道截图

事实上,TikTok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成功的出海案例,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由于其在美国本土市场也成功站稳了脚跟,并且始终保持着不俗的增长势头。

同时得益于美国用户良好的付费习惯,也使得TikTok在北美尽管用户数量并不突出,但整体收入却十分亮眼。根据Sensor Tower去年的报告,TikTok在2019年营收利润到达了1.76亿美元,占其累计总收入2.47亿美元的71%。

美国是中国之外最大的市场,2019年收入3600万美元,英国为第三大市场,收入420万美元。

若美国如印度一样正式禁止TikTok,张一鸣的全球化必然面临梦碎。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卷入美国政治,TikTok前途未卜  

TikTok可能在美国被禁也并非什么出人意料之事。

美国的监管机构从去年开始便加大了对TikTok的监管力度,美国海军、空军以及运输安全管理局已禁止该应用在政府设备中使用。此前,由儿童和消费者团体组成的联盟也多次指控TikTok侵犯青少年用户隐私权益,最终TikTok通过缴纳罚款息事宁人。

但随着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不断增加,作为一款社交类应用,TikTok也越来越多的卷入到了美国政治及社会运动之中,而这让其越发受到美国政府的注意。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源路透社

今年5月,随着美国反对种族歧视运动的兴起,TikTok用户开始将个人资料图片改成黑色符号,以抗议对黑人创作者的审查。

据CNN报道,TikTok用户会取消关注其他不支持这一运动的用户,黑人创作者要求非黑人盟友至少关注一位新的黑人创作者。此后不久,在全美各地反对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的高潮中,TikTok遭遇了所谓的“技术故障”,使得在#BlackLivesMatter和#GeorgeFloyd标签下上传的视频似乎没有任何浏览量。

在遭到海量的批评之后,TikTok在六月初列出了一系列改善做法,计划通过采取这些行动来解决其推荐算法压制黑人创作者而遭受的批评。该公司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这些步骤包括推出该公司所称的“创作者多样性委员会”,旨在“认可和提升推动文化、创意和平台上重要对话的声音。”

但随后,TikTok又卷入到了一场更大的麻烦中,那便是美国将在今年1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6月20日,美国现任总统川普在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县举行了自美国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首次线下竞选集会。

尴尬的是,原本可容纳超过1.9万人的活动场馆(BOK Center),在当晚集会开始时却有数千空位,现场气氛可谓相当惨淡。上座率被指仅约三分之二,只有1万人出头事实上参加了这一拉票活动。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川普首次线下竞选活动场馆

随后根据CNN等媒体报道,上座率不理想除了受新冠疫情影响外,集会前有年轻美国网民通过TikTok等网络平台上发起了提前预定座位的运动。一些TikTok上的韩流(K-pop)的粉丝团体则自称,他们通过TikTok等社交平台策划了这一行动。而真正到集会当晚他们则并未到场,以此表示对特朗普的不满和抗议。

这样的行为对于如今越发撕裂的美国社会来说自然并不奇怪,支持川普和反对川普的力量几乎都在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打击对方的士气。

但当战场被放在TikTok这样一个背后是由中国互联网公司控制的社交媒体上时,最终被又会回到外部势力干预美国大选这一问题上。当年Facebook作为一家美国公司都未能逃过监管,面对如今越发严峻的中美关系,TikTok无疑更是显眼的打击对象。

这当然也与TikTok 越发强势的市场力量密不可分。

Sensor Tower在5月底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旗下两款最重要的短视频产品抖音和TikTok在今年第一季度在全球范围内的下载量已达到近3.15亿次。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数据来源:Sensor Tower

4月份,抖音和TikTok在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 Store获取的用户付费收入就已超过78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0倍。其中约有86.6%的收入来自中国大陆(均为抖音收入),8.2%来自美国,这也让这款拥有两个版本的产品整体收入首次超越了YouTube,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非游戏应用。

这种风头一时无两的好日子并未持续太久。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痛失海外最大市场,

 TikTok在印度被禁后损失惨重  

6月29日,印度政府发表声明,宣布禁止国内使用中国59种互联网应用程序,包括 TikTok(抖音海外版)、WeChat(腾微信)、Weibo(新浪微博)、UC News(阿里巴巴旗下新闻)、Baidu Map(百度地图)等。声明指,这些应用程序对“印度主权和领土完整、国家安全、公共秩序造成损害”。

印度信息技术部表示,收到了“来自多方的大量投诉”,表示这些应用程序会“以未经授权方式盗取并秘密传输用户数据”,并将这些数据发送到印度海外的服务器。

该部门还称,对印度国家安全和国防抱有敌意的人士对这些数据进行收集、挖掘和分析,最终会影响印度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一个非常深刻和紧迫的问题,需要对此采取紧急措施。

在这份被禁名单中字节跳动和腾讯旗下应用上榜最多,字节跳动旗下包括短视频应用TikTok和Vigo Video、社交应用Helo都在被禁行列。目前,59个应用已经全部从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两大应用商店下架。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图标来源:网络

而印度原本是字节跳动出海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根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2019年,TikTok在印度的下载量高达3.23亿,2020年一季度,印度下载量6.1亿次,占全球总下载量的30.3%,超过美国的1.65亿次下载。

在下架前一个月,TikTok多次位居印度免费类App下载量榜首, 而Vigo Video和Helo虽然热度明显不如TikTok,但下载排名也在20位左右。根据财新网的说法,受印度政府此次明令禁止影响,字节跳动的损失将超过60亿美金:“这一金额极有可能超过其余所有产品被禁公司损失的总和”。

TikTok自2017年与字节跳动收购的音乐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合并后,在海外市场几乎是顺风顺水,进入今年第一季度这款来自中国的短视频应用已经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多的应用之一。

而这已经不是TikTok第一次在印度遭遇下架危机了。

2019年2月,TikTok便被印度监管部门要求下架,理由是其导致该国未成年人在该应用花费太多时间并受到不良影响。4月,印度法院解除了对TikTok的禁令,批准该应用重新上架。

Sensor Tower预计,此次下架让TikTok错失1500万新用户。同年7月,印度政府再次向TikTok发难,其向TikTok提出24个问题清单,包括平台如何收集用户数据并提高安全使用意识等问题。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图源网络

随后,字节跳动在印度进行一系列动作平息风波。

2019年4月,字节跳动宣布未来3年将在印度市场投资10亿美元。当年7月,TikTok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用于在当地存储印度用户数据。前述接近字节跳动高层人士称,此前为遵守印度法律要求,印度用户的数据被存储在美国和新加坡等第三方数据中心。目前其在印度已雇佣本土全职员工超2000人。

印度此番高调禁止TikTok自然也与中英双方在领土问题上的争端有着直接关系,而就在印度发出这一决定之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公开的记者会上便对印度的这一决定表示欢迎,也很难说印度的这一动作是否最终启发了美国要对以TikTok为代表的中国社交应用下手。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字节跳动所谓的“防火墙”,真的有用吗? 

事实上字节跳动一直在尝试将其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分离,除了中国用户无法直接使用TikTok,甚至在内部技术团队上,张一鸣也试图建立起防火墙。

根据PingWest上个月的报道,字节跳动正在逐步收紧中国员工访问海外产品和服务的数据权限,在中国业务和海外业务之间进行强有力的技术切割。

此举意味着那些工作地点在中国、工作内容为面向大陆市场产品的员工,其访问包括 TikTok 等海外产品关键数据和代码的权限,已经很大程度上被收回。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TikTok 洛杉矶办公室

并且,字节跳动几乎是在各个层级都找来了知名外国高管来背书,先是聘请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作为首席信息安全官。

随后,前Hulu品牌营销副总裁Nick Tran也于4月份加入了TikTok,并担任TikTok北美地区的市场负责人。最重磅的当然要数TikTok从迪斯尼挖走了其CEO候选人之一的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后者随后被任命为TikTok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和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

有熟悉华盛顿生态的媒体人评论道,TikTok是找到了一张未来能够在华盛顿召开听证会时,国内参议员起码足够熟悉的脸。

在遭遇印度封禁之后,TikTok新上任的CEO便向印度政府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其中凯文·梅耶尔提到针对以网络安全为由的禁令,他表示中国政府当局从未要求其提供其印度用户的数据,即使他们有,该公司也不会遵守。梅耶尔同时表示:“我们用户的隐私以及印度的安全与主权对我们至关重要”。

作为外籍高管以及全球CEO,凯文·梅耶尔给出上述表态无可厚非,然而作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掌门人的张一鸣能够如此从容和自信的说出这番话吗?这或许才是外界的忧虑所在,因为无论怎样去设计所谓的“防火墙”,字节跳动归根结底还是一家中国本土互联网企业。这也就能解释为何TikTok要选择在香港要采取主动将自己下架的举动。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  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

在7月6日,全球多家主要网络社交媒体平台都发出了声明,因应香港最新的国安法,停止处理香港执法部门有关用户数据的请求,同时将对香港国安法的影响进行评估。

Facebook 旗下通讯应用 WhatsApp 公司周一发表声明指,“停止”响应香港政府有关信息请求,正在进一步评估香港国安法的影响,包括向人权专家咨询。Facebook 也表示,该公司认为“言论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公司支持自由表达的权利,用户无需担心安全及其他影响。

Twitter 也表示,正在对香港国安法进行审视,暂停响应香港当局对于数据及信息的所有要求。公司发言人称,Twitter 与许多公益组织、民间团体、业界同仁一样,对香港国安法的立法意图及发展表示严重关切。

Google 公司发言人也表示,港区国安法生效后,公司停止对香港当局的请求发送任何数据,并将对新法细节进行审视。此外,Telegram公司也对媒体表示,暂时拒绝来自香港政府的任何数据请求,直到相关争议问题达成国际共识。

但上述这些公司都并未直接将自己的应用从港区的应用商店下架或暂停服务。

TikTok却反而显得更加激进和直接,这背后其实也是用于其尴尬的身份定位不无关系,TikTok不可能像Facebook或Google一样对香港特区政府及背后的中国政府使用如此强硬的不合作态度,唯有直接下架才能让其面对国际社会关于应对政府审查和数据安全的压力时保留一丝转圜的余地。

TikTok在香港地区的用户并不算少,根据Sensor Tower去年11月的统计,其在香港的下载量到达了180万,要知道香港的整体人口也不过仅仅740万。如此直接的放弃掉这样一片市场,可见TikTok为了在夹缝中生存不得不断臂求生的决绝。

但随着国际局势的风起云涌,一旦美国真的选择高调禁止TikTok,后续这一应用所面临的或许将是在全球范围内的围剿(参见华为的案例),毕竟一款应用的成功除了要靠自己的奋斗,也需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当下显然已经不是可以闷声发大财的时间点了。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微信公众号近日更改推送机制

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将壹娱观察设置星标、多点在看

这样就不会错过推送

TikTok或在美国被禁,张一鸣的全球化迎来梦醒时分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