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 ——以《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为例

作者 | 欧阳友权 曾照智

来源 |南方文坛》2020年第4期

编辑丨朱柏安

      摘  要:《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成为一部网络现实题材创作的“爆款”小说,源于其匠工打造的文学品相和艺术品质,解读它,对我们理解网络现实题材创作和网络文学的现实主义问题会有所启示。比如,书写现实题材强调“接地气”,目的是要写出鲜活生活的灵魂,而不仅仅是描摹世界的皮相,让现实沦为网络写作的“打卡地”;现实题材创作表现“时代主旋律”,应该避免“观念空转”而变成“时代精神的传声筒”;倡导现实题材并不排斥“题材多样化”,也不是回到“题材决定论”,艺术价值追求才是题材选择的“靶的”。另外,正确把握网络文学现实题材需要走出观念误区、认识误区和评价误区,毕竟现实题材创作不等于现实主义文学,网络文学并不是只有写了当下生活才有现实价值,从而避免对网络文学“现实向”的误判。

      关键词:网络文学;《引力场》;现实题材创作;三个误区

      由类型小说爆发式增长带来的网络文学“大跃进”,是以玄幻、仙侠等幻想类题材的作品为先锋和主打的,不仅数量最多,在网民中的影响也最大,以至于让网络文学不时受到“无玄幻,不小说”“装神弄鬼”一类的非议。但近年来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在主流意识形态的倡导、业界管理者与经营者的积极调适和网络作家的共同努力下,网络现实题材作品明显增多,质量也有所提升,郭羽、刘波的《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以下称《引力场》)就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一部。解读这部小说,对于我们理解网络现实题材创作抑或网络文学中的现实主义问题,也许是一个不无启示的“切口”

《引力场》何以成“爆款”

      显然,现实题材创作是传统文学的优长而并非网络文学的强项。以“通俗故事”为卖点的网络创作要在这一“高光”领域显山露水绝非易事。网络小说数以千万计,其中的名篇佳构和拥趸倾心的“超级IP”,大都出现在玄幻武侠、盗墓穿越、历史架空等幻想类[1]题材领域,形成所谓的类型小说或“套路文”,在网上创作现实题材作品“叫座又叫好”的实为凤毛麟角。而《引力场》在网上网下均受到读者追捧,获得了包括“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中国好书”在内的众多奖项和荣誉[2],作者也因此被业界戏称为“获奖专业户”。作为现实题材的《引力场》凭什么能脱颖而出成为“爆款”之作呢?

      我想,其中的原因在于,《引力场》有着超越一般网络小说的文学品相,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良好的艺术品质,故而实现了网络创作对现实题材的“逆袭”。作品写的是青年创业者的商战故事,乍听起来,写创业,写商战,没什么好新奇的,但作者却把一个看似难以写好的题材写得不同凡响,乃至让人欲罢不能。小说写的是万全天盛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所经历的艰难曲折和奋力抗争的过程,并把这个过程置于紧张激烈又环环相扣的一系列悬念和矛盾冲突中来展开。作者一开始就写了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惊天赌约”——缔造了移动互联网旅游公司万全天盛的传奇创业者郭天宇和刘帅,与业界大佬“五一旅游网”董事长李剑波相约:谁在来年先做到千亿美元的年销售额,失败者将在下一届互联网大会上只穿内裤在乌镇“裸奔”。如此奇异的赌约一下子勾起了读者的兴趣,急切期待看到悬念的结果。此时的万全天盛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超过300亿美元,两位年轻的创业者可谓信心满满,大可稳操胜券。但接下来他们碰到的一个个陷阱、一串串阴谋、一次次打击,让公司危机重重,在内忧外患中濒临绝境。一方面,他们面临老对手“五一旅游网”低价血拼的恶性竞争,随之又遭逢世界行业巨头通远公司布局中国旅游市场,意图利用万全天盛和51旅游的鹬蚌相争,强势入场以坐收渔翁之利。与此同时,他们还被能量巨大却深藏不露的“二爷”黑恶势力设局,试图以掐断资金链、操纵股市、侵占股权、董事会夺权等一环套一环的阴谋摧垮万全天盛。在公司内部,由二爷布局前台的简丽丽以色与利引诱刘帅上当,制造家庭危机和亲人厄难,并暗中向银行、税务、文物保护单位和媒体层层施压,使刘帅父亲的腾龙地产集团面临倒闭风险。简丽丽则利用迪拜王子做幌子,将刘帅的部分股权质押入犯罪集团囊中;同时利用公司内部微妙的矛盾关系,蒙骗大股东孙秋萍退股,并成功离间了技术总监与董事会以及刘帅与郭天宇的关系,试图解除公司“毒丸计划”以洗牌董事会,彻底拿下天盛。如果不是昔日好友陈冠平在关键时刻出手相救,让刘帅拿到了简丽丽及其幕后黑手的犯罪证据,这所有的阴谋也就得逞了。小说以“惊天赌约”开篇,以兑现赌约结束,用50余万字的篇幅完成了“设扣—解扣”“设局—破局”的艺术之旅,其丝丝入扣的结构安排和扣人心弦的矛盾冲突使它既具备网络小说所需要的“爽点”,同时也不乏传统文学故事架构所追求的紧凑、张力与圆合。

      《引力场》的文学品相是通过文本的匠心淬炼来实现的,这使它赢得了颇具辨识度的文学品质。作品没有像一般的网络小说那样靠“打怪升级”来推进故事进展,靠悠忽而来的“金手指”破解艺术难题,或用“废柴逆袭”模式打造英雄人物、以“洒狗血”吸引眼球、靠“泪点”博取同情等套路,而是用细腻的笔法、丰沛的细节、个性鲜明的人物和张弛有度的节奏,让一部现实题材小说不仅有意义,还能有意思和有意味。

      比如,在人物形象塑造上,无论是正面人物或反面人物、主要角色或次要角色,均能为他们设置必要的腾挪空间,找准他们的性格特点予以精妙的刻画。郭天宇和刘帅是意志坚定的创业英雄,同时也是讲亲情、重友情、有爱情、有缺点的普通人,但二人的性格特点又是有差别的。郭天宇的意志坚定是“坚寒如冰”,为了公司业绩他容忍网络刷单和高强度加班,并删除已故员工的考勤记录以逃避舆情,显示出不近人情的“寒”;而刘帅也有如火般的创业热情,可表现出来的却是“温柔如水”,如为拯救公司他不惜质押自己所有的股权;父亲刘怀远遭陷害被抓后,他一人扛起了龙腾公司和家庭的大梁;他以德报怨,一直默默照顾昔日坑害过公司的好友陈冠平的母亲……这样的创业英雄矢志不移,坚忍不拔,不虚假,不矫情,有棱有角又有血有肉,气质卓然却真实可信。

      作品的文学气质不是概念化、脸谱化的,而是通过一个个生动的细节和精致的语言来呈现的。作者善于抓住人物交往过程中细微而具体的片段和场景,通过人物语言、动作和心理活动等呈现人物之间情感关系的微妙变化,使真实、曲折的情节照亮人物的形象和精神,强化故事的现场感。比如小说中的幕后黑手“二爷”从未路面,只是通过简丽丽的电话来掌控阴谋大局,却时时让人感受到此人的极度危险和巨大威胁。小说最早提到此人是在一个打靶场,当简丽丽一口气打空枪里的子弹,似笑非笑地望着背信弃义而投靠自己的崔扬:“你这么热心,究竟是为了‘二爷’的计划,还是为了拿下腾龙集团?”听到“二爷”二字,“崔扬噤若寒蝉,额头上蒙上了一层冷汗,一句辩解的话都不敢说。”[3]一提到“二爷”便让人噤若寒蝉,冷汗直冒,可见此人的淫威了得。作品最精彩的情节是刘帅将计就计,在简丽丽家中将其灌醉后,从她手上取下带有密码卡的戒指,又借陈冠平和魏华生的远程帮助打开密室,切断红外线报警装置,终于从电脑上拿到犯罪集团的关键证据。就在屏幕上弹出“资料传输中,0%”的字样,等着 U盘一点一点地拷贝对方的犯罪资料时,“‘丁零零……丁零零……’突然房间里的座机响了,刘帅惊得魂飞魄散,整个人都僵住了,木然地看着进度条。”[4]这样的细节受惊吓的岂止是刘帅,任何一个读者都会把心提到嗓子眼儿的,其艺术效果堪比好莱坞电影中英雄涉险的任何一个桥段。

      说到《引力场》的文学品质,不能不提到它富于文学意味的语言表达方式。该作没有某些网络小说语言的“常见病”,如粗糙、口水化、随意和无趣等,而是尽可能做到精致、洗练和传神,追求文学语言的饱满度和通透感。如:“夜凉如水,月隐星沉。低垂着双手,郭天宇茫然地站在荒野上,遥望着远方黑魆魆的艾尔斯巨岩……在他面前,天地间仿若开启了一扇深不见底的黑暗之门——而门的背后,则是一个充满着恐惧的‘引力场’,仿佛要把一切吞噬。”[5]这样的语言形神兼备且意味深长,用在小说开头,上可承接“网英”系列小说第一部《艾尔斯巨岩之约》,下则渲染了风云激荡的紧张气氛,暗示主人公或将面临的凶险与挑战。作为一部紧贴商战现实的小说,其描写创业者抗争中的不屈,失败后的奋起,涉及商场官场舆论场、亲情友情爱情,以及市场权谋、黑幕血拼、困境化解等等,结构上需要布局资本危机、人力危机、股东股权危机、主角家庭危机……,如此复杂的剧情和大小桥段,却总能从容应对,娓娓道来,不显冗杂和繁乱,这得力于作者的高超的叙事能力和练达不赘的语言工夫。

      如此说来,《引力场》不同于一般的网络小说在于,它是一种“文青式”写作,是“向文学致敬”的网络写作。其所彰显的不仅是“网络性”,更是“文学性”。其卓尔不群的风貌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人们对网络文学的误解和偏见,消解了人们对网络小说套路化、轻质化和娱乐化的浮荡印象,为现实题材网文创作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范本。

网络创作如何写好现实题材

      北京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2442万部,当年新增签约作品24万部,其中现实题材作品超过六成,同比增长24%。在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作品推介中,现实题材占比达到79.2%。“一批反映创新创业、社区管理、精准扶贫、物流快递、山村支教、大学生村官等众多领域的现实题材作品脱颖而出,主题格调、内容质量以及社会效益均有明显提升。”[6]这表明多年来网络文学“玄幻满屏、一家独大”的现象得到扭转,关注时代、关注社会、关注民生的网络创作开始有了更多的自觉,网络作家的艺术灵犀从天马行空的虚拟世界走向热腾腾的现实生活,作品多了一些“烟火气”,少了一些“鬼吹风”,这对矫治网络创作剑走偏锋、引导网络文学健康前行的意义不可低估。但客观来看,时下的网络现实题材创作依然存在数量增长与质量提升不匹配的问题,高质量的现实题材作品仍是凤毛麟角。如昔日写玄幻的网络大神唐家三少,尝试写出了《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拥抱谎言拥抱你》等现实题材小说,但并未给他赢得比《斗罗大陆》更高的读者认可度。目前在互联网上数量最多、品质更高、影响力更大的仍然是幻想类、历史类题材或二次元形态的小说。如何写好现实题材,不仅是网络文学发展的需要和广大读者的期待,也是网文界孜孜以求的目标。

      书写现实题材,强调“接地气”,目的是要写出鲜活生活的灵魂,而不仅仅是描摹世界的皮相,让现实沦为网络创作的“打卡地”。网络文学介入现实,干预生活,首先是干预人,触动人的心灵,不仅提神,还能醒脑,让读者得到自己生活和他人作品里得不到的东西。这就需要有对现实生活的深入体察和独到思考,不能让作品流于“一地鸡毛”,看过即忘。一个作家“写什么”不只关乎文学素材和创作对象,更关乎主体站位、个性眼光和价值赋予。现实生活时时都在绵延流淌,人人都生活在现实之中而不是在生活之外,但该写什么却大有讲究。网络作家不仅要书写自己所熟悉、所体验到的生活,还需要经过艺术甄别和精心构思,写出只属于“我”的对生活的独到感悟,并用理想之光去照亮生活,呈现不一样的现实伦理,即马克思所说的写出“人与现实的审美关系”,而不只是“打卡生活”,去写“当下生活元素”或记录生活中的重要事件,让自己迷失在经验的“圈层”中。只有抵达了生活,文学才有力量;只有写出经过主体干预和观照的现实,文学才能真正抵达生活。“若跟在现实后面亦步亦趋,容易缺乏审美层面的观照;若过度理想化,人物形象会失真……破题的关键,首先要实现对现实生活的有效观照”,只有这样,网络文学的“金手指”才能“激活现实题材新的想象力”[7]。《引力场》能成“爆款”,并不是因为它写了现实题材,表现了当下生活,而是写出了属于郭羽、刘波的“这一个”创业英雄,不是生活的“行云流水”,也不是现实的鸡零狗碎、人畜无害,它是渗透了生活感悟的人生搏击,是嵌入了生命体察、浸染了灵魂的底色、“咬上了自己牙印”的含泪泣血的现实,这才有了文学所要表征的人文情怀和艺术感召。两位作家本身就是充满传奇色彩的创业者,他们均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并任董事长,郭羽曾荣膺“中国十大创业新锐”,刘波被认为是青年创新创业“教父级人物”。没有对互联网行业的长期浸淫,没有创业历练的切身体验和深入思考,没有他们高超的“文学烹饪”,是不可能写出那种教科书般惊心动魄“创业史”的。这两年文学品质和社会评价比较好的现实题材网络小说,如以女性视角描写卧底缉毒警官高尚人格和丰富人性的《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吉祥夜),写山村支教励志故事的《明月度关山》(舞清影),写民间青年男女音乐筑梦与爱情坚守的《挚野》(丁墨),写深圳40年改革开放中小人物奋斗打拼的《浩荡》(何常在),以及备受好评的《大江东去》(阿耐)、《大国重工》(齐橙)等等,他们的成功主要不在于把目光聚焦到了现实,而在于用艺术审美的方式写出了融入主体生命体验和独到思考的、只属于这些作者的独一无二的那个“现实”。如果“写作是庸常生活的救赎”(网络作家蒋胜男语),那么,这样的写作,哪怕写出的是一滴水、一粒沙子、一朵小花,用英国人威廉.布莱克的话说:“一颗沙里看出一个世界,一朵野花里看出一座天堂”;或如任正非说的“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能把脉生活的灵魂,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仅有生活的皮相,恒河沙数,无非泥沙而已。以此来看,所谓“接地气”,这个“地”应该浸润着时代血脉的大地,“气”则富含了人文伦理的元气,二者之间不是简单嫁接,而是化气天成,超以象外。写好现实题材的功力和底气正源于此。

      另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是,现实题材创作应该表现“时代主旋律”,同时又要避免“观念空转”而成为“时代精神的传声筒”。很显然,时下倡导网络文学创作现实题材作品,除了“纠偏”和“矫枉”外,其延伸的价值逻辑便是要求网络文学多反映时代的主旋律,体现正确价值导向。2018年,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作协举办的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荐活动,申报标准的第一条就是“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旗帜和灵魂,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8]据此推出的《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无缝地带》《大山里的青春》《零点》等24部小说,便是基于这样的标准评选出来的。其中《引力场》的上榜推荐语是:“作品聚焦互联网行业前沿,书写别样的职场励志、创新创业故事,表现纷繁复杂的商业竞争、谋略博弈,矛盾冲突紧张激烈、此起彼伏,情节疏密有致,人物鲜活生动,塑造了奋斗不息、勇于进取的互联网人物群像,展现了中国互联网人与时俱进的精神品格和时代气质。”[9]这里所说的“中国互联网人与时俱进的精神品格和时代气质”就是其蕴含的“主旋律”,它体现了作品的价值和意义。网络现实题材创作尤其需要富含正面的价值和意义。不过无论多么正确、多么高尚的价值和意义,在作品里都不应该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也不是某种高悬的“导向标签”、一种“宏大叙事”的虚幻愿景,而是要用艺术的感召力去“余味曲包”地隐含这种观念和愿景,否则写出来的只会是空头讲章的“伪现实”。正如推荐语所评价的,《引力场》的价值和意义已经化作了小说中职场励志、创新创业故事和紧张激烈的商业竞争、谋略博弈、矛盾冲突,并通过奋斗不息、勇于进取、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活生生地呈现出来。如果失去气血充盈、动人心旌的艺术形象和丰沛的情节细节,如果不能让思想主旨融入文学血肉,即使写了现实题材,甚或反映了社会重大问题,作品依然彰显不了文学的力量,只会沦于主旋律的虚置和某种观念的“空转”,即马克思100多年前批评拉萨尔《济金根》时所说的“席勒式地把个人变成时代精神的传声筒”,而不是“莎士比亚化”[10]。恩格斯曾倡导:“倾向应当从场面和情节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而不应当特别把它指点出来”,“作家不必要把他所写的社会冲突的历史的未来的解决办法硬塞给读者。”[11]黑格尔在《美学》里把这种抽象教条的写法视为对“艺术本质的歪曲”,他说:“如果把教训的目的看成这样:所表现的内容的普遍性是作为抽象的议论、干燥的感想、普泛的教条直接明说出来的,而不是只是间接地暗喻于具体的艺术形象之中的,那么,由于这种割裂,……艺术作品的本质就遭到歪曲了。”[12]对传统文学是这样,网络文学创作同样如此。时下一些表现主旋律的现实题材网络作品,不乏“唱响主旋律,反映新时代”的创作初衷,也不缺少“有故事”的文本,可真正能够“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之作仍是凤毛麟角,缺乏“讲故事”的艺术表达方式,不能不说是其根本“病灶”,“怎么写”一直是网络现实题材创作亟待解决的一个难题。

      与之相关,还要需要明确一个被遮蔽的创作理念,即现实题材并非是文学制高点,艺术价值追求才是题材选择的“靶的”,文学创新比曲意迎合更重要。倡导创作现实题材,并不排斥题材多样化,也不是回到“题材决定论”,或意味着现实写作的天然优胜性。作家写什么不写什么,是社会责任和文学制衡下的自主选择,并不是要求网络作家一窝蜂地都去写现实题材,也不是说大凡现实题材的都是好作品。事实上,创作现实题材不在于增加品类与数量,更强调作品质量;不能满足于作品的“量大管饱”,而是致力于这类作品的精益求精,使其富含营养。首发于“弄堂网”的《繁花》像“说书”一样平静讲述上海往事,成为“城市写作”的标杆,后来获得了茅盾文学奖,作者金宇澄的创作动机是想满足弄堂大众了解上海历史文化的愿望,但在写法上却不类他人,追求艺术重新,如作品人物的对话方式与繁密的故事情节,以及不设“爽点”、从容叙事、超越言意之表的艺术表现力,远非一般网络小说可比。《引力场》的创作没有采用网络“续更”方式,为防盗版,作者让电子版和纸质版同时推出,两位作者在创作前精心设计,反复沟通,对文本一次次修改打磨,精益求精,让“网英”系列每一部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一部都追求艺术的精湛,这才成就了一部爆款之作。这说明,现实题材创作不能一味地被动迎合而放弃文学创新,“怎么写”比“写什么”更重要,艺术追求才是题材选择的“靶的”。这里所说的“迎合”,既指迎合读者、谄媚市场,也指迎合某种观念、某种急功近利的需要。对于网络文学而言,读者市场需要满足,但也离不开积极引导。过度迎合读者市场会拉低文学品位,而迎合某种观念则可能导致创作的“主题先行”而走向概念化、脸谱化,同样有违创作规律。与创作玄幻、历史等题材相比,书写现实,难免“正面强攻”,尚未拉开生活距离,作者对一些生活感受可能未经沉淀和反刍,容易“萝卜多了不洗泥”,抓住什么写什么,仓促就章,不及细察;而观念的掣肘则会束缚文学的想象力,让作品走向枯燥和干巴。与传统文学相比,网络创作更容易受市场化利益驱动,经济指标往往成为“欲望写作”的催生婆;而粉丝的催更,让本来应该是“春蚕吐丝”般的文学创作,变成了比拼高产的“速度竞赛”,或者超长写作的“拉力赛”。于是,网络文学,尤其是那些现实题材作品,便容易成为迎合市场的消费品或图解观念的牺牲品。这时候不仅要看一个作家的创作能力,还要看他的艺术定力和责任担当。生活为文学赋能,作家为作品赋魂,在坚持以读者为中心的同时,一个有艺术追求的网络作家,要使自己的作品有持续的生命力,创作出像《浩荡》《引力场》《大江东去》《复兴之路》《匹夫的逆袭》《最强兵王》这样具有长线效应的作品,就需要在题材之外把握“迎合”与“追求”之间的张力与平衡,多在艺术创新上下功夫,这样才有可能产生文质兼美的现实题材佳作。

走出网络现实题材创作的三个误区

      首先是观念误区,认为现实题材创作等于现实主义文学。现实主义文学一般都写现实题材,但正如“现实”不同于“现实主义”一样,现实题材也不能与现实主义文学划等号。现实是一种客观存在,现实主义则是一种文学精神,以及体现这种精神的文学风格和与之相匹配的创作法则。现实题材是解决“写什么”的问题,属于文学生产前置域的话题;现实主义文学是关涉作品精神品质、风格类型的概念,讲究细节真实,形象典型,描写客观等。中外文学史根据精神品质、风格类型、创作原则的不同,把文学区分为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现代主义等等,这是对文学创作结果的定性评价。也就是说,一般而言,只有那些具有现实主义精神品质和文学风格、运用现实主义创作原则和方法创作出来的现实题材作品,才是现实主义文学。近年来的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作品明显增多,但有一些网络小说只是写了现实题材,在文学精神品质的饱和度上未必算得上现实主义文学,或者说它们只能算是具有一定现实主义精神的现实题材作品。例如,网络小说《戈壁之爱》,选取援疆支教教师的生活题材,将建设边疆、为国奉献的“大爱”体现于两对青年男女融入边疆的“小爱”之中,歌颂了几代援疆人“献了青春献子孙”的支边精神,让读者感受到一个多民族和谐共处的美丽、温暖的新疆,贴近现实,叙事真切,价值观端正。但作品写家长里短的事情较多,写支教本身的笔墨较少,读来较为平淡,有网友评价它“在文本故事的曲折性和提升现实题材的亮点方面还需要多加锤炼。”“还需进一步完善谋篇布局和遣词造句,提升文本的可读性和感染力。”[13]现实题材的选点很好,但作品如何运用更具感染力的方式去表现它却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另有一部写工业题材的网络小说《制造为王》,描写了金领、白领、蓝领三个不同阶层“制造人”的职场生态,作者基于自己的企业工作经验,列举许多精彩案例,穿插各种幽默风趣的小故事,将制造管理知识娓娓道来,内容涉及企业生产、质量、物流、财务、人事、销售、研发等方面,有的情节甚至出自作者的工作笔记。作品纪实性很强,但未能围绕人物写出复杂的社会关系,情节少了些张力,语言少了些韵味,精彩的细节不多,阅读代入感不足,虽为现实题材,但离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现实主义作品尚有一定距离。反观另一部网络小说《大国重工》,同样是写工业题材,写工业兴国的历史进程和创业理想,同样有对我国工业发展历史科普介绍和作者的研究心得,却选取真实的、具有普遍性的民族共同记忆作为素材,让我们看到了80年代初中国重工业的艰难起步,90年代初重工的发展瓶颈和新世纪面临来自国际社会的巨大挑战,格局廓大,与社会、与时代关联紧密,情感也十分饱满,有网友称它“剧情严谨又不乏生动,堪称一部让爱国主义者爽到心底的爽文”,是“我国重工业史诗”[14],获得了包括“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优秀作品在内的多种褒奖。

      另一个是认识误区,即认为网络文学只有写了当下生活才有现实价值。文学对现实社会的干预和影响有时是直接的,立竿见影的,有时则是间接的,细雨润物、潜移默化的,并且好作品大多数偏于后者。说到底,无论是写当下生活还是历史生活或其他题材,不管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其现实价值都是通过人来实现的,即通过影响人的思想世界、情感世界、价值观和审美观来影响他对于现实的认识和行动。并且,文学的价值也是多侧面的,并不是因为你写了什么就一定具有什么价值,如韦勒克、沃伦所言:“一部文学作品,不是一件简单的东西,而是交织着多层意义和关系的一个极其复杂的组合体。”[15]在玄幻小说大行其道的网络语境中,有网络作家致力于现实题材创作,书写当下生活,固然体现了责任担当和文学自觉,但如果一个作品并非书写现实生活,但其中蕴含了现实的某些元素,虽非生活真相,却有生活真谛,它依然是有现实价值的。譬如,

      其一,网络小说中常用的重生、穿越、升级、金手指、换地图等等,也可以用来表现现实生活,创作现实题材的作品。如齐橙的《大国重工》就化用了“穿越”技法,让国家重大装备办处长冯啸辰穿越到1980年,用以规避国家重工业发展中过去遇见的挫折和磨难,生动描写了男主角开了金手指后一步一步引领中国重工走向壮大的过程。人间武库的《逆流纯真年代》运用重生手法,让主人公江澈在一次车祸中穿越到7年前的中专求学时代,逆流归来,重启1992,为自己重新打造出一个可以被妥善安置的璀璨青春,在“重生”与“现实”的融合上做出了有益的尝试。这两年颇有影响、具有现实意义的网络小说,如疯丢子的《百年家书》、会说话的肘子的《大王饶命》、骠骑的《零点》、牛凳的《春雷1979》、风御九秋的《归一》、晨星LL的《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等,都不同程度地使用了“穿越”“金手指”“废柴升级”“都市异能”等玄幻元素,并且很好地发挥了介入或干预现实的艺术功用。

      其二,创作非现实题材作品也可以通过精彩的细节描写来增强现实主义元素,使其成为“接地气”的玄幻题材作品。如南派三叔的《南部档案(食人奇荒)》从题材看应该归入历史或奇幻题材,但在细节的真实度以及所传达的批判现实的倾向上,却与现实主义经典作品有着精神共鸣,如写到众人围观“张海盐”被砍头行刑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阿Q被砍头的经典情节。[16]辰东的《遮天》,卧牛真人的《修真四万年》、彩虹之门的《地球纪元》、爱潜水的乌贼的《诡秘之主》等,看似是写玄幻除魔、科幻修真、异世大陆,但其中表现的社会伦理、人文道义、行健不息的精神和追求光明基调等,无不带有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基因和中国社会的现实关照,也可以视为在幻想中蕴含现实主义精神的作品。由此可见,“现实题材”“现实价值”与“现实主义文学”之间既彼此关联,又不可简单等同,关键还是看作品的艺术品质和审美效果。

      网络现实题材创作还需要矫正和防范网络文学评价方面的误区和误判。常见有三种表现:

      一是先入为主,以为只要是写了现实题材,就一定是好的、有正面价值的、从而值得肯定的作品,而大凡写玄幻仙侠、穿越修真、历史宫斗等非现实题材的作品,都是大路货的“类型文”,不是“速食”“快餐”,便是“粮草”“饲料”甚或“垃圾”,顶多只有“卖萌”“玩梗”“开脑洞”“玛丽苏”之类的娱乐消遣价值。持此论者,如果不是偏见,便是外行。事实上,正如上文论及的,不仅并非现实题材作品都是上乘之作,幻想类作品大都“上不得台面”,恰恰相反,就整体而言,目前网络空间存储的二千四百多万部原创作品中,质量更高、读者更多、影响力更大,并且能够走出国门的,恰恰是幻想题材的类型小说。仅就故事架构、语言表达、人设桥段、文化蕴含,尤其是飞放的想象力等“文学性”要件来说,能代表20余年网络文学成就的,幻想类作品远远多于并大于现实类作品,诸如《悟空传》《赘婿》《将夜》《孺子帝》《回到明朝当王爷》《诛仙》《盘龙》《诡秘之主》……在繁星满天的网文空间最为耀眼。因而,无论是“题材至上论”还是“题材无差别论”都不符合实际,中肯的评价和判断只能来自于作品本身。

      二是削足适履,弃长取短,在题材上蹭热点,赶时鲜,似乎倡导现实题材,就意味着所有网络作家得都去创作这种题材。网络文学重视现实题材是非常重要和十分必要的,但在实践中要从实际情况出发,不能一刀切。一个网络作家适合写什么不适合写什么,应该是基于其文学专长和个性特点的自由选择,不应该也不必要让他们一窝蜂地去写某一题材或某一类型。月关、酒徒善写历史,天蚕土豆、猫腻善写玄幻,唐家三少既能写玄幻也能写现实,正是扬长避短成就了一个个网络大神。同是现实题材,阿耐写《大江东去》、今何在写《浩荡》、齐橙写《大国重工》、wanglong写《复兴之路》等重大题材取得了成功,而丁墨、顾漫、吉祥夜写言情,丛林狼、骠骑、流浪的军刀写热血军文,骁骑校写都市,志鸟村写医术,舞清影写支教,都有它们不可替代的文学价值。网络文学云蒸霞蔚的繁荣局面是释放每一个网络作家创造力的结果,在鼓励现实题材创作的前提下,大可不必让作家去削足适履,取短弃长。

      三是走势误判,认为网络文学已经整体上出现“现实题材转向”,把部分“现实向”创作认定为整个业态的“现实向度”,进而以此来评判和规制网络文学创作。事实上,鼓励网络作家创作现实题材,不是要去除题材的多样性,更不是网络文学的整体转向,而是多样化创作题材的进一步丰富,是对过去网络文学现实题材作品相对薄弱的一种丰富和补充。正如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在回答人民网记者关于“为什么要在网络文学界特别提倡现实题材的创作”时所言,这是由网络文学创作现状和网络文学特质所决定的。他认为,玄幻类题材为中国网络文学的异军突起、繁荣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并成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向世界的先头部队。但在当下网络文学创作中,那种云里来雾里去、修仙得道、不食人间烟火的现象较为普遍,现实题材作品量少质不高,这是网络文学发展的短板和不足。提倡现实题材创作,逐步改变网络文学玄幻题材一枝独大现象,形成中国网络文学百花齐放之景,是建构良好的网络文学生态之需。从另一个角度看,现实题材创作,更能体现网络文学的时代要求,更能与当下多数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产生共振共鸣。因而,“在网络文学界倡导现实题材创作,并不是不顾及网络文学的特征与特色,而是要让网络文学的特质与现实题材更好结合,创作出比现有作品更具吸引力的网络文学精品”[16]。

[1]这里所说的“幻想类”,是参照中国作协和国家广电总局对网络文学的分类方式。网络文学数量庞大,种类繁多,仅网络类型小说就有上百种类型。从2015年起,中国作协每年举办网络文学排行榜,国家广电总局每年举办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均采用了化繁为简的分类方式,即把五花八门的网络类型小说分成现实类、幻想类和综合类三个大类,现实类即我们所说的现实题材作品,比较容易区分;幻想类最为复杂,诸如玄幻、奇幻、武侠、仙侠、科幻、灵异、修真、穿越、架空、盗墓、悬疑等等,统称为幻想类;除现实类、幻想类之外的所有作品,都划归综合类。

[2]截至2019年8月,《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所获奖项有:入选由中宣部出版局(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名单”;入选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的“2018十大数字阅读作品”;入选由中宣部指导,中国图书评论学会评选、中央电视台承制的“2018年度中国好书”;入选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共同主办的“2018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入选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北京市人民政府指导,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等单位主办“网络文学20部优质IP作品”;入选上海国际电影节“2018年度百强IP”;入选鹤鸣杯“2018年度IP潜力价值榜单”;2018杭州市文化精品工程扶持项目;2016年度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优秀作品扶持项目;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年度十大影响力IP入围作品”,第四届橙瓜网络文学奖十大作品,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作家协会“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优秀作品等。

[3]郭羽、刘波:《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第46页。

[4]郭羽、刘波:《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第五十二章,天赐良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

[5]郭羽、刘波:《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第1-2页。

[6]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等:《2018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人民网:http://culture.people.com.cn/n1/2019/0810/c429145-31287235.html,2019年8月10日。

[7]李菁:《网络文学的“金手指”能否激活现实题材新的想象力》,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404022/,2019年8月8日。

[8]国家新闻出版署 中国作家协会:《关于开展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的通知》,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8/1031/c403937-30373667.html.

[9]《2018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荐活动入选作品(24部)》,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225/c403994-30901402.html

[10]马克思:《致斐.拉萨尔》(1859年4月19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40页。

[11]恩格斯:《致敏.考茨基》(1885年11月26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54页。

[12]黑格尔:《美学》第1卷,朱光潜译,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63页。

[13]李潇:《<戈壁之爱>:新栽桃李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522/c425784-31097975.html.

[14]安迪斯晨风、雪唱:《<大国重工>:重写重工业发展史诗》,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303/c425784-30954734.html.

[15][美]韦勒克、沃伦:《文学理论》,刘象愚等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4年版,第16页。

[16]参见闫海田:《后玄幻时代的“现实主义”——2018年现实题材网络小说创作综述》,《中国当代文学研究》2019年第2期。

[17]《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关于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答记者问》,人民网: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8/0530/c40606-30021808.html.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科奖金重大招标项目“我国网络文学评价体系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项目批准号:16ZDA193)成果之一。谈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  ——以《网络英雄传Ⅱ:引力场》为例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