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网络矫情文学,都在此显出原形

92594ec28e439ba6a0d350331ad8f388

到底什么样的文字会被定义为矫情呢?言之无物、词句滥用、像在显摆,或者大白话一点,就是作者看起来既没什么才华,还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11月28日《南方周末》)

到底什么样的文字会被定义为矫情呢?言之无物、词句滥用、像在显摆,或者大白话一点,就是作者看起来既没什么才华,还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

看到豆瓣的“矫情文学品鉴小组”,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认真确认自己的QQ空间日志已经在多年以前全部删除之后才敢点进去。原以为会看到那些青春期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没想到后浪推前浪,新文学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矫组(“矫情文学品鉴小组”的简称)的图标是坐地铁的老大爷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手机的表情包——这是组员们鉴赏矫情文学时经常露出的表情,所以组员也自称为地铁大爷。

矫组的立组之本是两个词:“咯噔”“缱绻”,这两个词分别来源于某粉丝夸赞自家偶像的微博:“×××,这三个字太缱绻了,一下一下扣在我的心上”“最近刷视频看到很多粉儿,直接就喊×××,听得我心里咯噔一下,您怎么想的呢,他是公子,是真粉儿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听不了别人张口就直呼其名”。组员们继而发现,除了这两个词以外,氤氲、旖旎、婆娑也经常被用得极其矫情。这些词确实是好词,都很符合东方文学里那种欲说还休的意境,然而就像地铁大爷们说的那样“用的人太矫情”。

不仅是词,很多名人名言也深受其害,比如:“从前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但凡涉及爱情、旧时代、慢生活等等,它出现的频率就急剧上升;还有“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你几乎可以在任何人为主体的话题、新闻、文艺作品里看到它的身影;最经典的可能是“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只要有僧侣出现,特别是高颜值的,这句话就会以各种方式冒出来,纪录片《河西走廊》的第五集,讲述高僧如何弘扬佛法的时候,就有人在弹幕里刷这句话。

矫情文学也有“文艺复兴”,复得久远一点就是把古风应用在歌词、文章、情话里,比如“天下为公我为母”,自称少爷、小女子,复得现代一点,就是把英文放进中文文章里,变成书面的4A腔。

同样疯狂被地铁大爷们吐槽的还有各种“土味情话”,比如场景宏大、用词新颖的“星河滚烫,你是人间理想”,或者改编自诗词的“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来自学霸组的“你是连续性、均匀性、各向同性、完全弹性、是小变形条件,是若即若离的梦”。对于这些土味浪漫,地铁大爷们除了惊呼“myeyes,myeyes”,还有位叫奶油栗子精的组员无情回怼:“你就像C语言,永远没有对象”。

到底什么样的文字会被定义为矫情,让人感到不适呢?我觉得可能有这三个特征:言之无物、词句滥用、像在显摆,或者大白话一点,就是作者看起来既没什么才华,还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

由于地铁大爷们嘴上说着眼睛被污染、闪瞎,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坚持研究矫情文学,所以眼睛在“矫情文学品鉴小组”里成了非常珍贵的一样东西,你经常可以看到地铁大爷们在帖子下面回复:“重金求一双没看过此文的眼睛”,还有精华帖子教你如何表示自己双眼受到污染,比如源自《老友记》的一张菲比大喊“myeyes,myeyes”的表情包。

地铁大爷们还针对不同类型的矫情进行精准打击,通过写段子、仿写、造梗的方式,让深情的、高高在上的变得可笑。嘲讽最终还是有底线的,叫嘲文不嘲人,也就是尽情嘲讽文字,只图一乐,但不要追究写下这些文字的到底是谁,甚至顺藤摸瓜去骂人。

其实矫情文字一直都有,总有人附庸风雅,只不过有了网络后传播更广。矫组出现之后,给了一直厌恶这些文字的网友们一个尽情吐槽,并能够得到回应的封闭小圈子,能够释放一下。能够火起来,也不算很突然。

乐完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心态相当复杂。辛弃疾也曾有过“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辗转半生后发现“而今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对于真正有才华的人来说,年轻时虽然写的东西轻浮,但人意气风发,历经磨难后虽然写的东西意境高远、有内涵,但人心已经垂垂老矣。对于普通人来说,年轻时写的文字虽然矫情,也能看出几分轻狂、自信,我们还认为自己站在世界中央,充满了不切实际又美好的幻想,而后,成长会让人慢慢发现自己的平庸、泯然众人,人生苦难教会了我们承受,也教会了我们沉默,因为普通人实在难有才情挖出词汇来形容这份人生厚度。

所以,嘲完乐完,释放掉那一点吐槽和鄙视矫情的欲望之后,最好不要以为自己站在了制高点,而是把朋友圈设为半年可见,QQ空间日志设为私密,微博开好小号,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作者系媒体人)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来源:南方周末 廖媛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立场,与蒜丁网无关。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